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386章 过河拆桥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你不懂?网上的事情不是你做的吗?其实我本来就不赞同爸爸用股份来做为离婚的条件,我对你的爱,我跟你的婚姻,我们就是因爱而在一起,我也想过了,没有了子宫的我,怎么还配成为你的妻子呢?我本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可是现在……”

    “柔心,什么网上的事情?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呢?”薄佑霖,眼底闪过狡猾,嘴上却挂着笑。

    “网上的事情,你不知道?”叶柔心收起了哭腔,开口反问。

    “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关于史氏的股份,我现在真的是没有办法,你也知道爸爸跟小叔刚刚分家,小叔因为这件事情就积怨在心,昨日找了爷爷许多次,爷爷给小叔施压了,我只听爷爷说小叔会有办法解决这件事情,让我们不用担心。”

    “……你的意思是,网上的事情都是薄靳煜与叶安然做出来的?”叶柔心咬牙切龄地问了一句。

    薄佑霖缓缓地坐直了身体,他的面前,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上,正是一条条关于谴责指骂叶柔心的评论。

    他的唇勾起了阴狠的笑,应了一声:“到底是什么网上的事情?我现在去网上看看。”

    “对,一定是叶安然,上次小李的事情,她后来就是通过网络公关水军给处理的,这一次,她一定又是故计重施,那个贱人,她怎么可以这么狠呢?我还是她的妹妹呢……打断骨头都连着筋,她简直就是冷血无情啊……”叶柔心狠狠地哭道。

    “你,注意着身体。”薄佑霖,突然间就说了一句。

    叶柔心原本也不过是虚情假意,她只是明白这个时候,更不能跟薄佑霖对着干把事情闹僵。

    可是当听到他这一句话的时候,莫名地,眼泪就流了出来。

    她对薄佑霖也不是真的没有一丝感情,只不过是没有用情过深罢了。

    薄佑霖,毕竟是她第一个想嫁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她想为他生孩子的男人。

    “佑霖,你恨我吗?”叶柔心,轻轻地问道。

    薄佑霖眼底划过阴狠,声音却很消沉:“我不知道。”

    “对不起,佑霖,我,我只是太爱你了,我太想要成为你的妻子,我太想跟你厮守一生了,我才会做出那么傻的事情来……”

    “柔心,不要再说了……”薄佑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又说了一句:“先把身体养好,然后我们和平分手,好吗?”

    “好……”叶柔心趴在床头,痛哭出声。

    这一次,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痛哭,她一直觉得薄佑霖并不爱她,可是这一刻,在她一连遇上这么多波折的时候,他如此简单的两句关怀,却让她的心,瞬间崩溃。

    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算计叶安然,如果不去算计叶安然,那么她此刻最多也就是没了孩子,她还会是薄佑霖的妻子,她还会拥有一个令人艳羡的薄家小少奶奶的身份啊。

    薄佑霖挂掉了电话,薄唇就勾起了冷笑。

    看着电脑屏幕,他阴冷地关上了电脑。

    ……

    叶柔心痛哭一场之后,突然间觉得她所有的痛苦所有的遭遇都是叶安然所害,愤慨痛恨让她痛叫出来:“妈妈,妈妈,都是叶安然这个小贱人,都是她,佑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怎么可能呢?”李雪文有些觉得不太可能。

    “怎么不可能呢?我刚刚打开佑霖,他根本就不知情,我就说他不可能对我真的这么狠心,而且他也不会想到这样的招数,这样的招数,就是叶安然惯用的招数,你还记得上一次吗?上一次她不就是黑了你吗?”

    “啊,这个小贱蹄子,我当初就应该直接把她给掐死算了,简直就是个大祸害啊!这么害人!”李雪文一听顿时觉得有理,不由怒骂起来。

    叶柔心越想越愤怒,便给叶安然打了电话。

    叶安然自然是不会接她的电话,她可没有心情听叶柔心嘴上放便。

    直接将手机关了静音。

    回头一看薄靳煜正在看着她,她轻轻一笑:“把你吵醒了?”

    “没有,就是腿有些麻了。”薄靳煜初醒的声音,透着慵懒低沉,格外好听。

    她弯唇就甜甜地笑了起来,赶紧坐了起来,小手就往他的大腿上轻轻地捏了几下:“一定是我把你的大腿给枕得麻了……”

    “别,别……疼。”薄靳煜被她一捏,只觉得那麻痛要了他的命啊,赶紧把她的小手给捉开了。

    “就得顺一顺那血液流通了才不难受呢!”叶安然说道。

    “没事,我轻轻动一动就好了。”薄靳煜轻笑,却是握着她的手不让她再乱碰了。

    叶安然咬着唇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

    薄靳煜见她还跃跃欲试,赶紧开口道:“这大腿摸着摸着,一会儿你又不给个痛快,你这不是要把你老公给憋出毛病来吗?”

    “要上班了!”又眯了一会儿眼后,叶安然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看着时间差不多,应该去上班了。

    “今天还要去上班?”薄靳煜心疼地问道。

    “怎么不去啊?我最近已经请了几次假了,总不好一直请假,做为副总裁,我要做好榜样作用,不能自己有事没事就请假啊!”叶安然跳了起来,扭了扭腰,又扭了扭脖子,做了几个伸展运动。

    实在是又困又累,可是她却不想因此就不去上班。

    这种事情是有懒惰性的,一旦自己精神上放任自己累了就请假,以后就会有一种习惯。

    “昨天晚上那么晚才睡,你这会儿去上班肯定困!要不就别去了,也不差这半天时间。”薄靳煜发现这小丫头一旦认真起来真的就是拼命三郎也追不上。

    “没事,又不是没熬过夜,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有时候灵感来了赶设计稿,还试过两天两夜没睡呢,我先去吃个早餐,去了公司再泡一杯浓茶,一早上就撑过去了,中午不是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吗?我到时候再睡一觉补回来。”叶安然一边说一边打着呵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