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380章 叶柔心,等着打脸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秋丽雅会心一笑,点了点头:“也好,终究多了解一些是没有错的。”

    “我这段时间其实也让人去史氏那儿查过叶安然了,于她这个年龄而言。她的能力确实不错,手腕也足够高明。”

    “我就说你怎么突然一夜之间就对她大有改观,原来是让人查了她啊!”秋丽雅一笑。

    薄老爷子低头看了一眼妻子,笑:“你不是早就猜到我肯定让人去查她了吗?”

    秋丽雅的聪明,是很少有女人能及得上的,只是她生来属于会过生活,优雅从容的女子,没有野心,若是她真想往商场上去,以她的智商还有情商,只怕也是要有一番大作为的。

    “算是吧,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你想些什么,我还能不清楚吗?”秋丽雅笑笑,也没有否认。

    “说真的,靳煜真是什么都随了你,若是生为女子倒也好,生为男儿,总觉得可惜了啊!”薄老爷子长长一叹。

    这个小儿子,情商智商样样都随了秋丽雅,偏偏这闲适生活的无野心性子也跟妻子一模一样,有时候啊,看开些觉得他过得开心就好,有时候又觉得,心里那个憋啊!

    秋丽雅看了一眼丈夫,眼底闪过异光,想说些什么,但到了最后,却还是没有开口,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好了,生活是给自己过的,又不是为别人过的,他过得舒畅开心才是最星要啊!”

    “也是。”薄老爷子应了一声。

    ……

    ……

    薄老爷子这一句夸,可是在薄家所有人的心里都像扔了一颗炸弹。

    薄大爷一家三口坐上了车,在一阵的沉寂后,薄大爷终于开口:“当初不是说叶安然这个女人,一无是处吗?在叶家不被看重,长得一般,又呆笨无才能吗?”

    “这娶妻娶贤,挑挑选选,最后换了叶柔心那么个东西!也不知道你的眼光都怎么回事了!”薄大爷盯着薄佑霖,没好气地说了一声。

    心想着当初如果娶的是叶安然,此时哪有这些麻烦呢?

    而且在他看来,叶安然比叶柔心强太多了,就她今天晚上那么淡淡地说出来的几番话,绵里藏针,虽然听着可气,但如果这是自己的儿媳妇,那就不一样了。

    薄佑霖此时也是后悔,他哪里知道,以前看着平平没有什么特色的叶安然,就这么几个月的时间,竟然脱胎换骨,仿佛变了个人一般。

    他此刻内心也是后悔死了。

    尤其是一想到那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要不是自己不要,也轮不到薄小叔,他就更觉得难受。

    “不就是认识几个网上的人吗?又有什么了不起呢!当初要不是因为叶柔心怀孕了,我还给咱们儿子找一个名媛呢!”林霜霜不服气地说道。

    薄建国看了一眼妻子,长长一叹。

    的确,要是当初给儿子娶个门当户对的名媛,哪有这些烦恼呢!

    “算了算了,先把这个婚离了再说吧!”薄大爷说道。

    ……

    叶安然与薄靳煜才回到家的时候,她就接到了叶柔心的信息:

    叶安然一边将包包放在架上,一边低头脱鞋子,女佣将拖鞋摆好在她的面前,她一边穿着一边给叶柔心回信息。

    歪着小脑袋,满脸的小心计:

    叶安然真想直接一点儿告诉她,你明天就会尝到打脸的滋味了。

    可是想想还是忍了,万一让叶柔心察觉先有了防备总归不好,于是只平静地回了一句

    “跟谁发信息呢?瞧你一脸小古怪。”薄靳煜看着她一边发信息,一边笑得那么古怪,低声问道。

    “给你看看!”叶安然将信息点开,递到了他的面前。

    薄靳煜看完,淡淡地挑了挑眉,语气平缓地说了一句:“嗯,你明天早上记得发个信息给她。”

    “什么?”叶安然抬头。

    “让她记得现场直播打脸。”薄靳煜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

    叶安然迟了半秒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薄靳煜这个人真是太坏了!

    不过她觉得他这个主意为什么听起来那么好呢?

    叶柔心要是明天早上收到她这条信息,肯定直接气得背过去了!

    薄靳煜看着她笑,薄唇也勾了起来。

    伸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发,她顺势就往他的手心里挤了挤。

    ……

    ……

    点开邮箱的时候,就见薄佑霖的证据已经发了过来,叶安然点开看了一遍后,内心暗暗地一阵嫌弃。

    虽然叶柔心确实是挺恶毒的,但薄佑霖也是个冷血的。

    瞧这些证据,那真是详细无比,看来他已经做好了随时要对付叶柔心的准备。

    不得不说,婚姻中遇到这种男人,有时候真的是会被啃得连骨头也不剩半点。

    薄靳煜洗好澡走出来,正好见她蹙着眉头,走了过来,看着屏幕,低头看她:“是不忍吗?”

    叶安然摇了摇头:“没有,就是觉得薄佑霖做得太狠了,连叶柔心跟之前几任的亲密相片都找出来了,这有些过了吧?”

    薄靳煜看了一眼:“是有些过了。”

    “我是说假如有一天我们离婚的话,你会对我这么狠吗?”叶安然抬头看着他,开口问道。

    问完顿时觉得这个问题太不妥了,于是赶紧‘呸呸呸’了三下,甩了甩脑袋:“我真是脑袋瓜子秀逗了,怎么问出这样的问题呢!”

    薄靳煜轻轻地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语气温柔:“第一,你说的对,你这次的问题是秀逗了,不过我还是要回答你,一,我们不会离婚,二,如果真的有朝一日,迫不得已离婚,那么我会选择净身出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