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377章 这话我爱听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你什么心思我就不懂了,不过你今天一整天对我说的那些话,我还真的误会得不是一星半点!”叶安然眨了眨一双水眸,故意一副无辜又天真的语气说道。

    那话里说得轻松,可是这里人的都是知道其间关系,听叶安然这么说,哪还能听不出薄佑霖说了些什么话呢?

    “我对小婶婶说了什么话呢?”薄佑霖开口就问,大有叶安然说出任何话,他都会矢口否认。

    不过叶安然可不是真的无辜天真小单纯,什么都不懂呢!

    她故意抿着嘴,十分认真地说道:“你确实也没有说要跟我破镜重圆,你也就是总提及过去的感情,总一副现在才知道我最好的语气,当然,我也觉得你不可能是还想追回我,你大约是想着念及旧情,我会把股份给你?”

    叶安然说到这里,微微地顿了片刻后,又道:“不过你总提旧情,你也不想想,你曾经做了多少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为什么要以德报怨呢?我又不当圣母,我又不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再者了,我爷爷留给我的股份,就因为你要跟叶柔心离婚我就让出来,我这是要当不孝孙女去替你弥补你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犯的错事?”

    叶安然几乎是连枪带棍,连打带削地把一番话说得明确。

    她刚刚是认真地想过了,既然薄靳煜一进门就先发制人,那么她就不能再容让了,她也要先发制人,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了。

    她倒要看看,谁还敢提让她给出史氏股份的话!

    薄老爷子看向了叶安然,这个女人,从嫁给小儿子后,在他面前就一直扮着乖巧,这回是真面目露出来了吧?

    厉害着呢!

    “爸爸,我知道你心里在想着什么,你一定是想着,就知道叶安然不是个乖善的女人,之前装得那么乖巧,这会儿全露出真面目了吧?”

    叶安然就算不看薄老爷子的脸色,她也知道他一定会这么想,不过她既然这么做了,那就算好了老爷子会这样反应,所以也是打算一番解释的。

    “不过爸爸,我想你也不会希望靳煜娶一个什么都不懂,只会装烂好人的妻子吧?我承认我不是纯良之辈,但是我只肯定地知道我身上有一种美德就是:谁对我好,我就一辈子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也记一辈子!”

    “噗……”秋丽雅听到她最后这一句话,没忍住一口茶都快喷出来了。

    她快速地拿着手帕捂着唇,以免失态,只是眼底却透着笑意。

    她发现自己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儿媳妇了。

    这说话就是逗趣啊!

    薄老爷子被她这一连番的话也是说得一脸无言以对。

    要说她坏吧,她明明每句话都是对的。

    他当然是希望儿子能娶个能干的女人啊!

    只不过,是能干,还是精于算计,却还是有区别的。

    “好了,我话也说完了,你们有什么话就说吧!”叶安然摆了摆手,认真地做了总结。

    薄靳煜并不知道叶安然今天晚上竟然会准备了这么精彩的一番话,一时也被她的话给愣住,回头,看向了她。

    就见她冲着自己狡黠地眨了眨水眸。

    逗得他眼底笑意浓郁。

    叶安然确实是临时决定的,因为她看得出来如果她不出来当这个黑面人,那么这个黑面人就得薄靳煜当了。

    她还是,心疼老公滴。

    ……

    “我真没想到弟媳这么能言善道,什么话都让你说尽了,似乎我们也不便启口了,只是弟媳,你是否还知道一点?”薄大爷缓缓地开口,看着叶安然。

    “大伯请讲。”叶安然弯着乖巧的笑容问道。

    “你还叫我一声大伯,那么你就是薄家人,虽然这事情是佑霖犯了错,可是毕竟是薄家的事情,你这么说,是不是不把自己当薄家人呢?”

    “大伯你这话说得就严重了,我可是法律上认可的薄家人呢!”

    “一家人,你却说两家话?”

    叶安然眨了眨眼睛,一派天真地回了一句:“啊?我是说我是薄家人,我没说跟你是一家人啊?咱们不是分家了吗?都公证了呢?”

    薄大爷被她一句话梗得差一点儿吐血。

    薄老爷子本来也是生气着叶安然,谁知道叶安然这一句已经分家,又让他把怒火转向了大儿子了。

    分家这事就是老爷子心里的大病啊!

    他甚至听到叶安然的话,生出一股子:大儿子不听他话,自做自受的爽快感。

    不过,到底是亲儿子占了上风,他还是压下了那无法言喻的爽快感。

    “好,原来二弟跟弟媳是因为分家的事情跟我有了生份了啊!”

    “大伯,这件事情其实我是觉得很奇怪的。”叶安然不应他的问话,只一脸不解地问了一句。

    薄老爷子这个时候接了一句:“什么奇怪?”

    “大伯在s市的名望很高啊,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薄家的长子传人,更因为他这些年来把薄氏经营得越来越好,有声有色,人口称赞……可是他怎么会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叶柔心呢?”

    这一前一后两段话,简直就是说得精妙,直接让薄大爷吐血。

    他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说他能力行吧,那怎么就对付不了叶柔心呢?

    说他能力不好吧,这种话,他怎么可能承认。

    “其实,你们不应该总往我史氏股份这方面想,其实你仔细想想就知道这是叶柔心有意出的心计,她知道我注重爷爷的遗产心血,我想拿回我们老史家,我不想有朝一日史氏更名为叶氏,所以她才会出这个难题,是想着要让咱们举家不合,说句不好听的,我真答应了,她未必就满足,因为人心是不足的,这么轻易就能让你们逼我拿出股份,那么她怎么可以不借此机会,狠狠地继续敲一笔呢?”

    叶安然语重心长地说道。

    薄靳煜发现小安然最近这段时间真的是变化极大,在处事方面,说话方面,越来越有自已的一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