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358章 你这是谋杀亲夫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左艾艾,你要谋杀亲夫吗?”季南风低沉的声音清冷吼道,一边说着,一边倒吸了一口气。

    这一撞可是很痛很痛,那下巴都有点要脱臼了。

    左艾艾咬着唇,回头看着他,眼底透着紧张,声音却还故意装得十分淡漠:“你没事吧?”

    “痛!”季南风剑眉因为吃痛而蹙成了一团,那眉心上都纠成一个川字。

    季南风的五官是有别于薄靳煜精致俊美的另外一种,比较硬朗几分,下巴如刀削一般,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刚毅霸道。

    他因为多年的部队生活,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而此时那下巴处,已经泛起了红,估计得瘀青。

    左艾艾来是想着狠下心不理他的,可是走了两步,却还是没忍住,开口说了一声:“我去找点药给你上。”

    她身后的季南风,轻轻地摸着下巴,嘴角却悄悄地弯了起来。

    深邃的眸子就凝视着她单薄的背影。

    如果被撞一下能换到她的关心,他觉得他可以每天被撞一下。

    当脑海里这么一个念头一闪而过的时候,季南风自己都想笑话自己的傻气了。

    可是偏偏,他还真的是这么想的。

    叹了口气,从来没有追求过女生,当初也是艾子先追求的他,他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追求一个女生。

    左艾艾在房间里找了找,找出了医药箱,提着就站了起来。

    只是拿着医药箱的时候,她又有些郁闷了。

    自己为什么要去关心他呢!

    他痛关自己什么事情呢?

    明明说好要恨他,不要对他好!

    可是……

    可是爱情,哪里是自己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呢!

    心里叹了口气,转身,提着医药箱走向了他。

    季南风扶着下巴,一脸吃痛难忍的模样,就那么盯着她看。

    左艾艾有些没忍住,嘴角就上翘了几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季南风这么可怜的样子。

    他在自己的面前,一直都是霸道又硬气,每次都用着部队里的那一套来制约她,简直就是顺他者昌,逆他者亡。

    此时看着他可怜地扶着下巴,她就觉得有意思极了。

    可是那嘴角一弯,却很快就收了回来。

    自己是在笑话他,可是他万一误会自己打算原谅他了可就不行了!

    于是小脸又是一冷,瞪了他一眼后,就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化瘀的药膏,而后就递给了他:“这个去瘀伤很好,你涂上吧。”

    季南风看着她,却是不接。

    “拿着啊!”

    “你帮我涂。”季南风说道。

    “爱涂不涂!”左艾艾见他竟然得寸进尺,本来就为自己一时心软帮他拿医药箱心里不痛快了,他还说这话。

    她直接把药膏的瓶子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转身就去洗澡!

    季南风:……

    苦苦一笑,他在想着,要不要再哀求一下扮下可怜呢?

    一时也是不懂女生的心思,又想着她刚刚嘴角那不经意露出的点点笑意。

    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她笑过了。

    于是季大市长,掏出手机,点进一家据他无意中听到的热门论坛,重金发了一条求助信息:

    求助信息才发上论坛就因为重金大赏的原因一下子冲到了最新。

    底下很快无数留言。

    ……

    于是乎,一下子上百条留言,可是有人说可以装,有人说意义不大。

    但大部分还是说要装,还教了市长大人如此扮可怜哄女朋友欢心。

    季南风听到浴室的门打开的声音,淡定地把手机关上。

    轻轻造在了沙发上,一言不发地紧闭着双眸,一只手,捂着下巴。

    左艾艾洗好澡走了出来,一边拿着毛巾拭着头发,一边走向房间,在从门口经过的时候,看了一眼门外,就见季南风靠在沙发上,那药膏,还在原位,看来是没有涂上。

    贱!

    不涂就不涂!

    她才不会动手替他涂药膏!

    左艾艾直接走向了房门。

    季南风听到她的脚步声似乎是往自己这儿来,于是便想了想,做出一副吃痛的模样“咝……”。

    砰!

    结果,就听到一声,略为响亮的关门声。

    季大市长,扮可怜,严重失败!

    季南风睁开了双眸,冷峻的脸上,透着一抹失望。

    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去拿药膏。

    这点小伤对于他而言根本就不能算伤,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以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经常受伤。

    左艾艾是关了门,然后就笑了起来。

    走回到床边,找出吹风机,一边吹着头发,一边想着季南风。

    ……

    ……

    薄靳煜十二点多才回的家,轻轻地推开房门,原以为她应该已经睡着了,却发现房间里的灯还亮着。

    望向了床上,就见叶安然抱着枕头就瞪着一双大大水汪汪的眸子,幽幽地望着他。

    那可怜的样子,让他的心一下子就疼了。

    “怎么了?怎么看起来这么可怜呢?”薄靳煜的声音透着心疼,赶紧走了过去。

    来到床边,就见叶安然轻轻地搂着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小腹处,声音闷闷不欢:“老公,我不可怜,我只是担心艾子。”

    “怎么了?”薄靳煜听到她这话,轻声问道。

    “我怀疑她跟季南风并没有断掉,而且我担心,她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了。”

    在一起三年多,两人几乎每天都同吃同住,彼此都十分了解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她才会这么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