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329章 喜欢上你,痴于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薄靳煜倒是没有看她,只是关好了后,便将遥控放在了桌上,缓缓地倾身向前,手指轻动,一颗一颗地解着衣扣。

    叶安然咽了咽口水,看着他。

    嗯,要不要拒绝呢?

    她现在吃得很饱,而且一身的味儿,她实在欣赏不来啊!

    薄靳煜看向了她,开口:“把衣服脱掉吧!”

    叶安然:……

    就知道这色狼的心思!果然是要哪啥哪啥!

    算了,今天晚上让他哄得这么开心,就……将就将就吧!

    于是叶安然动作十分利索地开始脱衣服。

    薄靳煜解开了衣扣,轻轻地把衬衫解开,脱下,放在了桌上。

    宽厚结实的上身,胸肌性感,八块腹肌结实。

    看向了小安然。

    就见她,脱了外套,脱-衬衫,连胸衣也一并全脱了,脱完,脸红红地看了他一眼后,又开始脱裙子,脱……内内。

    薄靳煜眨了眨眼:小太太是不是误会了呢?

    一个不解之间,她已经直接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抱着衣服,就一脸委屈地跪坐在他的面前。

    薄靳煜:……

    叶安然:???

    怎么?她都脱光了,他还不动作,是要让她主动吗?

    嘤嘤嘤,得寸进尺了哦……

    而且,他竟然只脱了衬衫,裤子也不脱。

    她是不是脱得有点快了呢?

    “这样的确是凉快一些,不过一会儿还是得穿上一件,不然吹久了容易着凉。”薄靳煜淡定地看着她,眼底有些隐不住的戏谑,却还强作淡定地说道。

    也不好拆穿她会错意这事。

    “……”

    咦?啊?哦……

    叶安然突然间小脸就涨红了,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了。

    她好像理解错误了,薄小叔的意思是让她脱掉点衣服凉快一些呢?

    她,她,她……明明没有喝酒啊?怎么就醉了呢?

    好丢人。

    尴尬地笑了笑,她只好努力装得平静:“呵呵,没办法,这衣服,这衣服都汗湿了,穿在身上粘啊,太不舒服了……可惜了,下次得往车里备上一两套衣服……不会这车的冷气好足,才一会儿就觉得有些凉呢,我还是穿上一件……”

    她一边自说自话,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把内衣快速地套上,穿上a字裙,又把衬衫给穿上。

    穿好的时候,脸已经红得不行了。

    于是只好不停地扇着脸:“啊,这麻辣锅底真辣,辣得我脸烫烫的,估计很红……”

    薄靳煜摸了摸鼻子,缓缓地掩住嘴角控制不住的上升弧度。

    “下次确实要备两套衣服在车里。”薄靳煜淡淡地附合了一声。

    “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叶安然随即说道。

    一抬头正好看到薄小叔的淡定声音背后,一张笑意浓郁的俊颜。

    刷……

    好囧。

    他一定是看出来了!

    太丢脸了!

    不过,就算丢脸,咱也要傲娇淡定地死不认!

    她咬着唇,看来看去。

    都怪他,没事关什么啊,还不说清楚,让她脱衣服,她当然误会啊!

    “来,老公抱抱。”薄靳煜伸了伸手。

    叶安然傲娇地扭过了头:“不要,太热!”

    结果就听到薄靳煜低沉的笑声,很轻很轻,却还是让她想找地洞了。

    “就算是误会了也没有什么,嗯,不过这身上味儿太重了,还是回去洗个澡先。”薄靳煜话中含笑,那话却说得一本正经。

    叶安然好不想理他。

    ……

    薄靳煜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就见叶安然歪在懒人沙发上,背上垫着枕头,银色的笔记本放在腿上,正认真地看着。

    原本有点儿心思,也因为她的认真而作罢。

    心想她最近一直在熬夜,每天很忙,晚上吃了麻辣火锅,容易上火也肯定一会儿就会很渴,于是转身出了房间。

    叶安然听到关门声,只眼尾扫了一下便投入了工作之中。

    过了片刻,就见房门再次被打开。

    轻柔的脚步缓缓而来,她没有抬头。

    就见一杯澄汁放在了她的面前:“鲜榨橙汁,我让人在里面下了些盐,能祛火。”

    她从电脑中抬起了头,看向了他。

    “先喝果汁,等会儿要睡了喝不合适。”

    “谢谢老公,你喝了吗?”

    “我在楼下喝了。”薄靳煜浅笑。

    叶安然这才拿起橙汁一边喝,一边看向他。

    “好了,给你一个小时忙,一个小时后,你就该履行老婆的职责了!”

    薄靳煜说着,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走出了房间,留下了错愕,无语的叶安然。

    “太坏了!这不是扰乱人心嘛,她这样还怎么专心工作啊!”叶安然小声嘀咕着。

    薄靳煜正好行至门口,正好听到了她的嘀咕,顿时薄唇弯起了笑痕,回头:“既然无法专心工作,那就先把职责履行了?”

    卧糟!

    叶安然瞪大了眼,果断道:“能专心,要工作!”

    说完,然后快速地把果汁喝完,就开始工作了。

    薄靳煜也就是逗一逗她,他一直都很尊重她的事业,悄然地拉上了门,他走向了书房。

    ……

    这一个夜,叶柔心最是难眠。

    薄大爷在老宅呆了一整天,出来的时候,薄氏的法务律师也跟他们一起出来,这很明显就是要分财产了。

    “老爷,你说怎么办呢?薄佑霖这家伙也太不像话了,这不是明摆着防着咱们柔心吗?你说说看啊,这分完家产再结婚,那柔心怎么办啊……”

    “你索性直接找佑霖闹,看看能不能让他让出部分财产到你的名下,这件事情实在是不好办,涉及的到底不仅是佑霖一个人啊!”叶国利也是愁了一天。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现在这种情况也离不开薄佑霖,所以这件事情,他们也不敢硬势着挑明。

    “找他能有什么用呢?他要是有心,也就不会瞒着我了!”叶柔心在这方面比谁都清楚。

    薄佑霖那样的人,自私无比。

    而且他本来就不是非自己不娶的,要不是因为孩子,他都可以选择跟自己分手,这个时候打给他,有何作用啊!

    “说的也是,这件事情,实在不好办,这么突然,加上咱们家现在又是这种情况,真跟佑霖翻了脸那就更不利了!”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当然不能!”李雪文愤怒地说道:“老爷,你帮柔心想想办法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