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320章 床上不合谐1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你没吓着吗?”叶安然嘟着粉唇问道。

    “怎么可能吓着呢?我是觉得你的嗓音不同于那些妖艳j货,特别朴实!”薄靳煜想了想,遣用了几个比较特别的形容词。

    叶安然一听果然就笑了起来。

    笑完,又觉得还是有些晕,索性轻轻地从他的大腿上溜下了车座,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双手抱着他的腰,心满意足地睡了。

    薄靳煜轻轻地抚着她柔软的头发,薄唇勾起了浅浅笑痕。

    真是个有趣的小女人!

    五音不全也有趣!

    他低头,轻轻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动作十分轻柔,却让人十分感动。

    ……

    翌日清晨,叶安然是在一阵宿醉的头疼中醒了过来。

    一醒来,薄靳煜就将一方温暖的帕子轻轻地贴在了她的额头:“先不要急着起床,你昨晚上喝多了,拿个热毛巾敷一下会舒服一些。”

    “嗯。”叶安然甜甜一笑,双手伸展,伸了一个懒腰。

    看了一眼时钟,已经九点半了,想了想,今天早上大约是去不成了,于是索性也就不去了。

    “怎么样?会难受吗?”薄靳煜浅声问道。

    “头有点儿疼……但还好。”叶安然温柔一笑应道。

    刚刚醒来的时候有些疼,可是这热毛巾一敷,似乎就舒服了许多。

    “下次不要喝太多酒了!”

    “哦……”叶安然想着自己平时也不是爱喝酒的人,昨天晚上主要是想装醉。

    结果……

    一想到结果,叶安然就觉得好憋屈啊!

    她本来是想着要装醉躲过唱歌,谁知道一喝醉,竟然直接奋勇地冲上去唱了。

    虽然醉了那记忆有些断片,可是自己唱歌的片段,竟然出奇地清楚。

    “我昨天晚上,吓到你了吧?”她咬着唇,有些不敢看薄小叔。

    她自己的歌声,自己还是特别清楚的,那简直就是惨不忍听啊……

    “嗯,还好,其实我觉得小太太的声音还是很有特点。”薄靳煜轻笑地又复说了一遍。

    看来昨天晚上在车上的记忆,小太太断片了。

    “……我其实自己的声音自己还是知道的。”叶安然难为情一笑。

    唱歌是她的短板啊!

    “老公,下次我唱歌,你一定要用尽一切办法阻止我!丢不起这个脸啊!”

    “好。”薄靳煜摸了摸她的头发,点头。

    “还说不介意我的声音……回答得倒是干脆……”叶安然嘟喃了一声。

    女人那矫情的一面就出来了。

    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唱歌不好啊,可是薄小叔不应该多哄哄自己,至少应该违心地哄她几句啊……比方说,像艾子一样,昧着良心夸夸她其实唱对歌还是会很好听很动人呢?

    “嗯?”薄靳煜听她嘟囔却听不清楚,于是问道:“说什么?”

    “没有。”叶安然摇头。

    “其实,小太太如果选择了歌唱出来还是会很好听!不过我也不舍得让小太太唱给别人听,以后咱们在家里唱……”薄靳煜温声说道。

    叶安然:……

    好感动,好想哭……

    薄小叔真好!

    “怎么了?”见她一脸的感动得快要泪流满面的激动表情,他轻笑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开心,我也觉得,我以后就唱给老公听就好了!”叶安然应道。

    “好了,起来吃饭吧,我让管家给你备着早餐,随时起来就能吃了,是你最爱吃的镘鱼寿司。”薄靳煜站了起来,走向了窗帘那边,伸手,轻轻地拉开了窗帘,温柔的阳光,透着窗玻璃,轻轻地投射进屋内。

    浅黄色的光,流泻在他俊挺的身段上,让他看起来,如阿波罗神一般俊美无双。

    她轻轻一笑:“谢谢老公,老公真好!”

    一听到吃的,顿时觉得饿了,将额头上已经凉掉的毛巾拿掉,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自从进入史氏后,她的每天一都跟打了鸡血一般,准时准点起床,而且从来不会赖床。

    薄靳煜拉开窗帘后,笑着回身看她,见她已经坐了起来,于是走了过去。

    薄靳煜身量极高,而且肩宽高大,此时这么站在床边,给叶安然一种无形的巨人感。

    她微微地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颊。

    薄靳煜见她仰头,轻轻地俯身,在她的额前轻轻地吻了一下,伸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脸蛋:

    “我今天要回老宅一趟,爸爸昨天让法务律师对所有的动产不动产资产做了核算,今天过去,大概是要对分家产的事情要开个会,也不知道过程能不能顺利,可能会忙很久。”

    “分家产的话,是不是会很麻烦呢?”

    叶安然对于这些大家族分家也是有一定的了解,毕竟像这种大家族的资产是多而杂的,不动产还好估价,而那些公司矿厂这些就是一种无法估量的,毕竟前景还有当前状况,没有办法做一个能让双方满意的评估。

    而一旦涉及到钱的事情,亲兄弟反目也不在少数。

    “暂时也不清楚老爷子是怎样的打算,还有大哥,是怎样的心思。”薄靳煜微微沉吟,眼底也闪过一抹难忍的光芒。

    叶安然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薄小叔,她是看得出来薄小叔对薄大爷还是有一定的感情,所以每次提起这些事情,总是难受。

    低下了头,她沉默了许久后抬头:“其实骨肉亲情,确实是很难割舍的东西,如果,就是如果大爷的要求不算过份,咱们就不跟他们计较了。”

    “小太太总是如此良善。”

    “我只是深深地明白,跟最亲的人成为仇人,那其中有多么难受。”叶安然轻轻一笑,眼底闪过一抹受伤。

    虽然已经想开了很多,但事实上,她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她还是有良心的人,所以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真正做到真的冷血无情。

    只是她面临的事情毕竟与薄小叔不同。

    叶国利与叶柔心,他们已经完全是把她当成大仇敌了!

    薄靳煜心疼地抱着她:“好了,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去想了,以后有我。”

    以后有我。

    简单的四个字,有时候却比任何的甜言蜜语,更能打动人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