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287章 你在暗示什么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叶安然松开了他,笑了起来:“谢谢老公,老公对我真是太好太好了!”

    薄靳煜看着她一脸的狡黠模样,伸手轻轻地点了点她的鼻头。

    他只是不想委屈了她,她从前过得那般糟糕,所以薄靳煜想尽自己的所有,把她的不幸在未来的日子里全都补全,他要让她知道,她是美好的,她是值得别人珍贵藏之。

    她是值得最好的对待~~

    所以,刚刚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让店员把那枚鸽子蛋大的粉钻也给订下了。

    八千万。

    其实,很划算。

    至少,他想象着她看到的时候,一副肉疼又欢喜的纠结可爱小模样,就觉得,值当!

    牵着她的手,轻轻地护着她上了车,自己也跟着上了车。

    ……

    叶柔心坐在车座上,只觉得肚子一阵阵丝丝的疼,唇膏都咬得花了,看着血色苍白。

    薄佑霖越看越不安:“去医院看一下吧?”

    “不用了,就是一时气到了,所以这肚子就疼了些,我之前看过医生,医生说是心情郁结所致,开了药给我,说是不舒服的时候服上几颗,安胎的药,我带在身上,一会儿回酒店吃上几颗就没事。”

    叶柔心轻轻地摇了摇头,尽管小腹还在发疼,可是她却还是强撑起一抹笑。

    这个时候,她怎么敢去不熟悉的医院诊治呢?

    说什么也要熬到结婚后!

    “可是我看你的脸色实在是很差,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薄佑霖不放心地说道,伸手,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发现她的手都是凉的。

    薄佑霖这个人说到底也不是太坏,只是太自负又太自以为是,但是在对于孩子这一方面,却还是有着薄家男子有的担当与父爱。

    对于这个孩子,他也是十分在乎。

    “真不用了,怀孕初期是这样的,我回去睡一觉,好好休息休息就没事了。”叶柔心心底已经开始慌了,她真的害怕这个时候肚子出事,万一让薄佑霖察觉到什么,那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她轻柔地反握住他的手,轻轻地将自己埋入他的怀里:“佑霖,你抱一抱我吧,我就是觉得心情难受。”

    薄佑霖轻轻地环住了她,再次问道:“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真的不用,我现在已经感觉没事了,大约是刚刚气极了一时动了胎气,都怪我,我不应该为薄靳煜那样的人生气,佑霖你年轻有为,他就算真认识个什么大人物,那肯定也是薄家的关系来的。他那样的无能之辈,也长不出什么出息来。”叶柔心偎在他的怀里,一边捧着他,一边慢慢地转移话题。

    薄佑霖自负,他这种人,最爱听的就是这些话,而叶柔心,总会时不时捡这些话说,所以也是很得他欢心。

    果然,薄佑霖一听,心思一下子就转到薄靳煜那儿去了:“主要是得查一查背后那人是什么身份,先做好防备,谁知道他结交这样的人物有什么动机!”

    “嗯。”

    叶柔心娇柔地应了一声。

    此时,心里才松了半口气,剩下半口,却是肚子还在丝丝疼着。

    她咬了咬牙,强忍了下来。

    回到酒店的时候,叶柔心一进房间就找了安胎药吃了几颗,想了想,不放心,看着薄佑霖正在处理公司,她出了房间,直接去了咖啡厅,然后就打电话给李雪文,要她找医生询问一下怎么办。

    李雪文一听也是慌了,叶柔心这个时候要是流产,那就是功亏一篑了,而且此时她人在上京,要是被医生看出月份不对,那只怕薄佑霖都要震怒了。

    于是赶紧打了电话找认识的咨询。

    ……

    薄靳煜带安然出来也是想带她看看上京的风景,正是夏季,荷香动人,两人选完首饰后就直接驱车来了上京的小西湖公园赏荷。

    小西湖闻名已久,走在雕栏小桥上,望着小西湖的湖面上那荷叶翠绿、荷花粉白,挨挨挤挤美不胜收,叶安然的心境也在一下子就淡静了下来。

    也握着护栏,闭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满怀荷香宜人。

    薄靳煜轻轻地搂着她,微侧着脸,欣赏着她的每一个动作,眸光宠溺含笑,仿佛她就是最美的荷花。

    叶安然一睁眼就发现他盯着自己看,眼也不眨,看得她都不好意思了。

    “干嘛一直看我呢!”

    “多看一眼就是多赚一眼,这道理都不懂?”薄靳煜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脑门,笑了起来:“走吧,带你到处散散心,你最近压力太大了!”

    叶安然嘟着嘴,见他又要走,终于拉住了他的手:“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吧!”

    这小西湖已经转了有半个小时了,昨天晚上折腾了半宿,她现在腿已经开始发软了,而且难得的总统套房,一如他的话,多呆一会就是多赚一会儿啊!

    “小太太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薄靳煜看着她,微微挑眉,唇边几分戏谑。

    “我有暗示什么吗?我绝对没有!”

    “嗯,都说女人口是心非,我能不能把小太太刚刚的话理解为绝对有呢?”

    “不能!我就是想回去享受一下总统般的待遇!”叶安然一本正经地说道,完全忽略薄小叔开船的前奏。

    薄靳煜一听,轻笑出声:“好吧,我的小太太,那咱们回去享受总统的生活吧!”

    “还有哦,本宫今日身体不适,无法侍寝,吩咐敬事房把本宫的牌子给收起来了!”叶安然弯着小唇,挺着略大的胸脯,十分认真地说道。

    “……”薄靳煜无奈一笑。

    “不许笑,本宫是很正经地在说着这件事情,本宫是娇花,娇花需要呵护,需要休息,才能绽放得更漂亮。”

    “小太太,我原本今天就不打算要啊!”薄靳煜也一本正经地说道。

    叶安然看了他一眼,心底默默腹诽:信你才怪!

    “走吧,我们回去了。”薄靳煜牵着她的手,两人回酒店。

    ……

    叶柔心在咖啡厅里焦急地等着叶母的电话,吃了药后小腹还在隐隐作疼,她的眼底难掩慌张,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叶母的电话,她赶紧接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