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268章 腹黑薄小叔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这几天我让汤克在双尊公寓里买了一套房子,出院后大概有一段时间会在那儿,你如果有空,也可以来做客。”莫世恪说道。

    叶安然笑了笑婉拒了他:“大约是没有时间了,我最近的工作太忙了,估计怎么也得忙到年底。”

    莫世恪觉得心里特别难受,可是嘴角却还得苦笑维持着。

    他想到了什么,将目光投向了汤克。

    汤克意会到公爵的意思,于是开口:“叶小姐,你能陪我去医院问一下主治医生公爵大概哪一天能出院吗?”

    叶安然看向了汤克,其实汤克提这个要求,挺古怪的。

    毕竟这种事情,不需要也陪着去。

    但想着汤克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要跟她私下说,心里权衡了一下便点头:“嗯,好的。”

    “老公,我跟汤克去一下。”叶安然说道。

    薄靳煜点头,冲着她宠溺一笑,手伸了出来,轻轻地在她的手心握了一下:“去吧!”

    汤克是真怕叶安然不答应,公爵给自己下的这个任务实在是让他挺不安的。

    毕竟这理由太挫了。

    但难得的叶小姐还挺体贴人。

    走出了病房,离了一段距离后,叶安然才问道:“汤克,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呢?”

    哪里是他有话要单独对叶小姐说呢?

    分明是公爵有话要单独对薄靳煜说啊!

    但他也只能找个话题说了。

    “叶小姐,你能不能抽抽时间多来看看我们家公爵啊!你都不知道,他对你一往情深到了什么地步,这段时间,我看着他一天比一天消沉,食欲不佳,情绪失落,我真的是好担心!”

    叶安然抬头,看着汤克,微一沉吟后道:“汤克,我想你应该是比莫世恪理智的,你要做的是劝他放手,我已经是嫁人了,你也看到了,我跟靳煜很幸福,我跟莫世恪是绝没有可能了。”

    汤克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正是看得出来,才会替公爵难受。

    这场爱情里,谁都没有错,但终究,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有些时候,不是不够爱,只是造化弄人。

    “我也知道,但是看着公爵难受,做为下属我,我们也是很难受。”

    “只是一个过渡期吧,再说了,这么多年也过来了,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想通。”叶安然说道。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心境已经如此平静。

    也许,对莫世恪那丝丝的情与爱,在薄靳煜的温柔与宠爱之中,已经渐渐溃散。

    ……

    “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叶安然看不出来,薄靳煜却是看得出来,莫世恪有意支开安然,目的在他。

    “薄先生果然是十分聪明。”莫世恪微勾嘴角,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些过场白就不需要多说了。”

    他的聪明,已经从太多人的嘴里知道,莫世恪这夸,还真不需要。

    “薄靳煜,我不会放弃安然。”莫世恪思量了许久,但他觉得,做为一个男人,他要光明正大地与薄靳煜挑战。

    “哦?支开安然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一句话?”薄靳煜听到莫世恪的话,不怒反笑。

    他的唇型本就十分漂亮,此时微微翘起,一脸艳泽。

    “这还不够吗?”莫世恪却也笑了。

    “我只是觉得这个话题,挺有趣!”

    “薄靳煜,你不必装得一脸淡定从容,我知道你内心不是这么淡定。”

    “哦?莫先生又知道我内心是怎么样的想法?”

    “你不要说什么你已经得到安然的人,也得到她的心,你也不用装得十分自信。”莫世恪看着他说道,说到一半的时候,他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你如果真的淡定的话,就不用每次来都故意刺激我了!”

    “你刺激我,恰恰说明你的内心不自信,你还是没有完全掌握住安然的心,所以你不安!”莫世恪斩钉截铁。

    薄靳煜不得不承认,莫世恪这个人,太聪明了!

    而聪明人与聪明人对话,有时候,真的是累!

    他缓缓地笑了起来,细长的桃花眸子,三分潋滟,七分冷酷:“就算你说的对了,但是,我却可以很肯定,安然不会跟我离婚!”

    “世事无绝对!”莫世恪应了一声,仿佛想到了什么,长长一叹后又道:“当初的我,也觉得我会娶安然,谁又想到突然间就出了一场车祸,打乱了我全盘的计划呢!”

    他当时是知道父母不会同意他与安然的婚事,所以他已经做了计划,但是,计划却永远赶不上变化。

    “嗯,世事无绝对,这倒是真的,不过也有一句话叫,事在人为!总归,此刻娶她的人是我,能光明正大地抱着她睡的人是我,她越来越爱的人也是我!这就够了。”薄靳煜淡淡地说道。

    清贵的脸上,透着倨傲与睥睨之色。

    他相信人定胜天,从来就不认为,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

    “你很自信,但是,我也很有信心。”莫世恪道。

    薄靳煜看向了莫世恪,眼神微微一动,眼底闪过一丝精光,而后,他缓缓地问了一句:“也不知道你的信心从何而来呢?难不成你觉得安然还爱着你吗?”

    “你应该很清楚,安然还爱着我,至少,没有像她自己所说的,已经对我没有感觉了,只是普通朋……”莫世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病房的门被人轻轻推开。

    叶安然从门外走了进来。

    莫世恪的表情,微微一滞,最后一个‘友’字卡在喉咙头根本就说不出来。

    薄靳煜的眼底,闪过算计的腹黑光芒。

    莫世恪终于明白,他让薄靳煜给算计了,薄靳煜一定是听到了安然的脚步声,所以故意问出那一句话来。

    他有些不知道如何解释。

    叶安然走了进来,面容平静:“世恪,我刚刚问过医生了,他说你后天就能出院了,医生开了一些药,汤克下去给你拿药了,你出院后也要注意一些,定时要过来换药。”

    “好。”莫世恪心里不安,他盯着叶安然看,想知道她有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但她的样子太平静了,他实在是看不透她。

    “好了,我还有些事就先走了。”叶安然说道。

    莫世恪应了一声,想解释,却无从开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