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247章 牛逼哄哄的老公3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叶安然也不是一直惦记着莫世恪带面过去的事,说真的,她还真的是忘记了,只是她习惯性地用手机做提醒,所以才记着这事。

    下了楼后,她就进了厨房。

    厨子已经将骨头熬好了,香香浓浓,比她昨天临时用高压锅压出来的味道要浓香得多。

    她闻了一下,只觉得食指大开。

    于是便动手开始下面。

    放盐的时候,她就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下得淡一点儿呢?

    下得淡了,薄小叔会不会以为她是要迁就莫世恪呢?

    可是下得咸了,分明是很不好吃啊!

    她也不觉得薄小叔喜欢吃咸。

    但是就么犹豫的时候,她的大脑已经做了最好的选择,直接就多下了一点盐。

    端出去的面,看起来,色香都俱全,雪白的荷包蛋,红白相见的五花肉,细细的葱花,点缀得挺有模样,而骨头汤散发着淡淡香气。

    就是味……

    薄靳煜喝了一口汤后,内心就os了。

    昨天莫世恪说了想吃淡一点儿,而他故意说喜欢咸一点,喜欢重口味,小太太今天特意下得更咸了,这是不是说明,小太太还是偏爱他呢?

    他觉得他应该很高兴的。

    就是这也咸得太难以入口了!

    叶安然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在等着他的反应。

    “这味道,还真不错。”薄靳煜只好轻轻地将一口汤汁咽了进去,薄唇弯起了一抹浅淡的笑容,还流露出一副吃了什么美味大餐的表情,然后,自虐一般地浅笑说了一句:“这味道正好。”

    叶安然暗暗忍着没笑,那个面,她自己也尝了一下,实在是咸得咽不下去,她原来是打算再加点儿水,可是一时心里恶作剧起了念头,然后她就故意没往他那碗面里加水。

    看着他忍着咸到发苦的味道还笑得出来,她缓缓地拿着勺子自己也尝了一口。

    薄靳煜看着她,以为她估计要喷出来了,谁知道……

    她笑了笑:“果然我们的口味还是不一啊,那面我觉得太咸了,我自己这碗又加了好多水,这味道才合适一些。”

    “……”薄靳煜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他在想着,要不要忍痛把这碗面吃下去呢?

    估计吃完这碗面,他今天一天得守着饮水机了。

    “莫世恪的面也加了水?”薄靳煜问道。

    “加不加呢?”叶安然故意反问。

    “不加!”薄靳煜斩钉截铁地摇头。

    他在这儿吃苦,当然不能让莫世恪太爽了!

    “那就不加。”叶安然看着他一脸醋意浓浓,轻轻地笑了起来。

    “嗯。”这样的话,这咸面,他还是吃得下去。

    于是拿着筷子的手,又从容地夹起了一筷子,太咸,那就吃面好了。

    叶安然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没有见过有人吃醋这么个吃法,这不纯属自虐吗?

    “别吃了,我把剩下的面都加了水,我给你重新盛一碗。”

    “小太太这是心疼我了?”薄靳煜听到她的话,笑得春暖花开,媚惑无比。

    瞧把他给美得!

    叶安然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故意说道:“我得为国家节约用水!”

    说着便起身重新替他盛了一碗面。

    两人吃完了面后就带着面去医院看莫世恪。

    莫世恪这两天情绪不好,也没有上网,汤克也不敢告诉他网上的事情,所以他并不知道安然遇到麻烦。

    看到她提着大骨面进来,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丝的动容。

    “安然,你来了。”

    “早,今天感觉怎么样?”叶安然似朋友一般,笑着打招呼。

    “今天好多了,也不似昨天那么痛,需要吃止痛药才能止住。”莫世恪浅笑回道。

    “还是要多注意休息,伤筋动骨一百天,需要慢慢调养,嗯,今天的大骨汤是厨房里的厨师熬的,很浓香入味,对你的的腿也很好。”

    叶安然边说,边将面盛了出来。

    莫世恪的目光,就一直紧紧地凝望着她。

    薄靳煜看得眉头紧蹙,却是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叶安然也感觉到莫世恪今天的目光有些肆无忌惮了,之前两天他还会稍微注意,今天这是怎么了。

    柳眉轻轻地蹙了起来,她看向了他,而后将面放在了他的面前:“我今天公司事挺多的,晚上也没有办法过来看望你了,你明天早上还要吃大骨面吗?”

    “要……”莫世恪痴痴地凝视着她,应了一句。

    那一刹那间,眼底溢出的脆弱,悲伤,让叶安然无法直视。

    她点了点头:“好。那我跟我老公先去上班了。”

    她说着,有意地拉起薄靳煜的手,出了病房。

    她希望用这样的行动让莫世恪明白,他们是真的没有可能了。

    莫世恪一直注视着她走出去,脑海里是她刚刚说的那些话,还有她自然而然牵起薄靳煜手时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一种依赖。

    真的回不去了吗?

    他缓缓地拿起了面,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眼眶却是缓缓地红了起来。

    这面是什么味道,他已经不知道了,只觉得满口苦涩,满口酸楚。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这么放不下。

    汤克在一旁看得抹了一把眼泪。

    想了想,本已经到嘴的话就忍了下来。

    明摆着不可能了,何必让先生再去插手叶小姐的事情呢。

    再者公爵身份虽高贵,可这毕竟是s国,到底有些势力无法触及。

    ……

    叶安然出了病房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怎么叹气了?”薄靳煜开口问道。

    “没有什么,就是觉得最近事太多了。”叶安然缓缓地说道。

    薄靳煜听到她的话,只觉得心疼无比,像她这样如花的年纪,本应该是享受着美好生活的时候,却偏偏要面对各种各样的纷争。

    伸手,以一种保护的姿势,将她搂入怀里:“不要太大压力,万事有我。”

    “我知道的。”叶安然闷在他的怀里应道。

    “二爷,太太小心!”

    就在这时,一直远远护着的保镖大叫了一声。

    薄靳煜闻声,几乎第一时间抬头向四周看去,当看到有人提着一桶油漆冲过来的时候,意识到了什么,几乎是一个转身,直接将安然护在了自己的身下,以自己的背迎向了对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