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222章 这意外出得巧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这不关你们的事,事出紧急,世恪他……他一定会没事的。”叶安然轻声地说道。

    走到了手术室门口,盯着那扇门,分明什么都看不见,可是就这么看着,她仿佛也能安心一些。

    他还是这么善良,希望上天保佑他一定会没事。

    轻轻一叹,她双手合十,默默地在心里祷告。

    “叶小姐,本来这件事情我不应该打电话给您的,只是先生最近的心情很差,整个人格外消沉,我担心如果重病之中,他又失去了生存的念头……所以才会冒昧打给您。”

    叶安然难过得差一点儿哭出来,她微微仰着小脸,把眼泪眨了回去,只轻轻地说道:“你打给我是对的,他在这边也没有什么朋友。”

    汤克不再说什么。

    叶安然就一直站在门口处,一动不动。

    她不敢去想莫世恪如果会死……

    她才发现,心里那么那么难爱,这几年来,她从爱他到恨他再到想念,最后渐渐释然,她以为对他的感觉已经淡了,可是现在,连她自己也不懂了。

    但她知道,她不希望他有事。

    ……

    “二爷,暗中保护夫人的保镖打来电话,说是莫世恪出了车祸正在抢救,夫人去了医院。”查利走进公寓里薄靳煜的私人书房向他禀报。

    薄靳煜正在拿着文件的手,微微一滞,脸色一沉,看向了查利:“是否意外?”

    “说是个意外,但也不能确定一定就是意外。”

    “什么意思?”薄靳煜问道。

    “这是保镖调来的出事酒店门口的监控录像,属下刚刚看过,莫世恪在看到的时候,好像是停顿了片刻后才冲上去,所以,大概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查利将手机视频递给了薄靳煜看。

    薄靳煜看完后,沉默地坐在那儿,手指轻轻一动,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没有叶安然发来的信息,也没有她打来的电话。

    这个时候,她就不记得要打个电话过来吗?

    心里,轻轻一叹,到底是介意了。

    “二爷,要不要,我去看看呢?”查利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不用了。”薄靳煜叹了口气,淡淡摇头。

    查利:……

    二爷竟然没有发怒发飙,二爷竟然能如此淡定……

    这明摆着就是莫世恪橇墙角橇到门口了啊!

    二爷,您这再这么淡定下去,那好不容易娶回家的娇-妻,可是要被人抢走啊?

    “二爷,要不我把这视频给太太看下?我看着太太是个聪明人,肯定也能看出问题。”

    原本吧,看着二爷为情所困,查利应该是内心喜大乐奔的,谁让二爷爱虐人呢?

    可是看着二爷一脸淡定的样子,他又乐不起来了!谁让他一颗红心向二爷呢?

    果然,他就是有着一颗纠结的内心啊!

    “莫世恪被撞是事实,而且他现在在手术室里生死未明,你拿这个视频给她看,她能相信才怪!”薄靳煜淡淡地扫了一眼查利。

    那眼底,明白写着:你脑子被狗吃了吗?

    查利:……

    好虐!!

    但坐以待毙也不是薄靳煜的风格。

    安然不打电话给他,他就打给她啊!

    拿起手机,拔通了她的电话。

    低柔的音乐声,却把叶安然吓了一跳,她没有看手机已经知道是谁的来电。

    这首铃声,是专属于薄小叔一人。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出来了,也没有跟小叔说一声。

    咬了咬唇,原本今天晚上回去是打算将莫世恪的事情告诉薄小叔,现如今莫世恪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叶安然做不到就这样离开,就算是最普通的朋友,也不能这样。

    深吸了一口气,她接通了电话。

    “小叔。”

    “在做什么呢?”低沉的声音,夹着笑意,浅浅传来。

    “小叔,我正在医院,就是今天晚上你见过的那个莫世恪,他出了车祸了,正在动手术。”

    “他出了车祸?”薄靳煜的声音微微拔高。

    叶安然应了一声:“嗯,然后他在s市也没有朋友亲人,我想在这儿等他动完手术,看看情况再回去。”

    “在哪家医院呢?”

    “民心医院。”叶安然应道。

    薄靳煜挂掉了电话,叶安然却有些愰然。

    她担心了半天,薄小叔却什么也没有说。

    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薄小叔。

    但是……莫世恪现在生死未明,她也不能就这么走啊!

    双手,紧紧地交叉握着手机,她缓缓地走到了手术门口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汤克,看了叶安然一眼,而后又收回了目光。

    ……

    薄靳煜收了手机后,转身就起了椅子,对查利交代道:“你们这几份文件发出去,我去一趟医院。”

    “二爷,您要去医院?”查利不解。

    “自家的老婆,当然要看好!莫世恪……嗯,小角色罢了!”薄靳煜眼底闪过一抹高傲。

    查利顿时笑了。

    薄靳煜迈着大步走出公寓,开着车子就直奔民心医院。

    叶安然一直安静地在手术室门口等着,整个手术的过程十分漫长,她将脸埋入双膝之间,脑海里一会儿是莫世恪的手术是否成功,一会儿又是回去要怎么跟薄小叔说呢?

    她跟莫世恪并没有什么不清不白,可是他出了这样的大事,自己不能不来看,但薄小叔,会不会这么想呢?

    如果是自己,自已只怕也不会认为没关系吧?

    头昏沉沉地,直到眼前,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在眼前出现,她微微眨眼,顺着那纯黑色质感的手工精制西裤缓缓向上看去,就看到薄小叔的脸,他的脸上,透着几分担忧,几分心疼。

    她惊讶地问道:“小叔,你怎么来了?”

    “即是你的朋友,我怎么能不过来!”薄靳煜浅笑,在她的身边坐下,轻轻地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拥入了怀里。

    她的身体,微微一僵,却还是眷恋着他身上的温暖与安全感,轻轻地靠入他的怀里。

    “不用太担心,我刚刚问了院长,他的情况很乐观,只是几处外伤处理起来会慢一点儿,不会有生命危险。”

    “不会有生命危险吗?”叶安然抬头问道,眼底终于有了丝丝光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