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211章 当成公主一样宠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叶安然却很快地缩起了自己的手,看向了他:“我已经不爱你了。”

    “安然,爱一个人,不爱一个人,并不是用嘴巴说出来,我从你的眼里,看得出来你还依旧爱着我!”莫世恪想起了叶柔心说的话,他看着安然的眼神,不由霸道执著了几分:“安然,我不会放弃你!”

    “莫世恪,我真不知道你现在会变得如此盲目,你从何看出我还爱着你呢?我告诉你,我爱的人是我的丈夫,我将一生对他忠诚,深情!”

    对于他的执著,她真的是感到很无奈。

    莫世恪却是扭曲了她话里的意思,以为他所谓的忠诚只是建立在婚姻上,无关爱情,所以他更觉得自己要重新追回安然,给她一个相爱,幸福的家庭。

    “安然,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放弃你!”

    叶安然看着他,突然间有些无力,她突然间就沉默了下来。

    服务员将她点的餐送到了她的桌前,叶安然却半点儿动手的欲-望。

    莫世恪看着她,同样没有开口,只是细心地将服务员送来的牛排移到了边上,低下了头,拿着刀叉,动作细心地把牛排切成了一小块一小块,切好之后,他轻轻地将自己的那一盘移到了安然的面前:“你太瘦了,得多吃点儿肉。”

    看着面前这一盘切好的牛排,叶安然差一点儿忍不住掉下眼泪。

    牛肉被切得整整齐齐,一小块一小块地排列好,而当中,还有两块是切成了心形形状,摆在正中间。

    她低着头,几乎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不让眼泪流出来。

    每个人都会有脆弱的一面,她的脆弱点,恰恰于此。

    于安然而言,懂事之后,生活变得百般不顺,莫世恪的出现,恰如那一片阳光。

    他像是园丁一般,呵护着她。

    他温柔阳光,而且特别会照顾人。

    每一次吃牛排,他总会替她把牛排仔仔细细地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给她吃。

    那是她人生懂事以来,第一次被另外一个人,当成公主一样宠着。

    她记得第一次的时候,她当场就泪流满面,在异国他乡,哭得像个傻瓜。

    当时莫世恪当时说的话,她还清淅地记在脑海里。

    他说:“安然,你不要哭了,我心疼,以后,你吃牛排,我都亲自给你切!我还会去学一学艺术切法,下次给你切一个心形的肉块。”

    只是后来,他们就分开了,她也没有机会吃到这心形的牛排肉。

    只是现在,看着切成心形的牛排肉,她的感概良多。

    事过境迁,可是有些东西,却会一直留在心里。

    隔了很久很久,久到叶安然以为过了一个世纪一般,她终于抬起头,眸光平静:

    “世恪,我承认我曾经是很爱你,甚至在分手后,我心里还一直期盼着,我们应该还会相遇,还会重新走到一起,毕竟我们是那么爱着对方,可是……有时候,你不得不承认,时间是能够战胜一切的,我们在错误的时候相爱,注定没有未来,而现在的我,与我的丈夫,却是在对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所以我想就这么安稳地过下去,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她说完后,站了起来就要走。

    莫世恪赶紧追了上去,用力地拉住了她:“安然,我不信,我不相信你不再爱我了!”

    他的语气有些急促,眼神中透着不安与痛苦,紧紧地与她注视。

    叶安然用力地想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莫世恪捉得很紧,她抿了抿唇,看向了他:“莫世恪,你就当我们没有相遇,好吗?”

    “不好,安然,一点儿也不好,我怎么可以当成与你没有相遇呢?我是专程回来找你的,这几年来,我一直想着你,有时候,整夜的失眠,我好不容易有机会来找你了,也终于可以娶你了,你让我放弃?我如何能放弃呢?”莫世恪悲痛地说道。

    他紧紧地捉着她的手,用力地将她抵在了墙角,低头急切地就要去吻她。

    他不愿意放弃,所以他的心选择了相信叶柔心所说的都是真的。

    “不要!”叶安然用力地挡住了自己的嘴,死死地瞪着莫世恪:“世恪,不要让我恨你!”

    ‘恨’这个字从叶安然嘴里出来的时候,莫世恪几乎是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有些发愣地看着她,深邃的眸底,幽幽沉,仿佛溢满悲伤的大江。

    他几乎不能相信,安然会对他用上‘恨’字。

    他更是害怕。

    所以他的手,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收了回来,不敢再去碰她。

    叶安然也知道自己的话伤了他。

    可是他刚刚的情绪那么激动,如果她不这么说的话,他也许会真的当众吻了她。

    这是她不允许发生的。

    转身,她几乎是快步地冲出了餐厅,她跑得极快。

    而此时,薄佑霖与叶柔心正好要走入餐厅,叶安然一个脚步刹不住,差一点儿撞上叶柔心。

    “啊……”伴随着叶柔心一声尖叫,薄佑霖一个侧身,直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叶柔心的面前。

    “唔……”叶柔心娇娇地呼了一声,脸上是挂着一惯人前的楚楚可怜,一双眼睛望着薄佑霖,委屈又充满感激:“佑霖……”

    “没事吧?”薄佑霖关切地问道,语气透着紧张。

    叶柔心轻轻地摇了摇头:“幸好有你在,我没事……只是姐姐怎么突然间这么鲁莽呢?”

    薄佑霖听到叶柔心的话,一双眸子,带着疑惑地望向了叶安然。

    “叶安然,你是故意的吧?你明知道柔心怀孕了,你这么用力地撞过来,要是她摔倒的话,孩子都没了!”他的语气充满愤怒与质疑,愤怒地盯着叶安然:“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死心呢?”

    叶安然简直莫名其妙极了。

    她承认她刚刚因为莫世恪的行为而有些慌了神了,所以才会没有注意到门外的这两人,只是薄佑霖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他这话什么意思?

    以为她是故意对付叶柔心?还是为了他?

    简直莫名其妙得可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