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145章 我只要你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真的要见吗?”他轻声问道,语气柔柔,伸手搂着她。

    “嗯,见吧,横也是一刀,竖也是一刀,总要面对啊!”叶安然点了点头。

    薄靳煜笑了起来,他还真就喜欢她这副倔强的小模样,伸出手指,轻轻地刮了刮她的鼻头:“那好,走吧,回去见公婆!”

    叶安然脸上一红,点了点头。

    ……

    ……

    此时薄家,气氛十分凝重。

    薄老爷子满脸怒容,秋丽雅的脸色也格外难看。

    薄建国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林霜霜虽然一脸平静,可是眼底却还是闪着几分压抑不住的兴奋。

    而薄佑霖,显得冷沉到了极点。

    出了叶家后他就直接回老宅了,而且把父母也叫了过来。

    薄靳煜做出这些事情,他于公于私都是要向爷爷汇报,当然,他也很期待爷爷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最好的情况就是让薄靳煜与叶安然马上去离婚。

    薄佑霖虽然已经不要叶安然了,可是一想到叶安然嫁给了小叔,他就有一种深深的,来自灵魂深处的妒忌。

    佣人看到薄靳煜到达的时候,就进来通禀了:“老爷,夫人,二少爷回来了。”

    “他有没有带一个女子回来?”秋丽雅抬头问道。

    “有,带了一个女孩。”佣人应道。

    秋丽雅看了老爷子一眼,神色一动,却不再说什么。

    薄靳煜牵着叶安然下了车,看着她的脸色,伸出手指,轻轻地弹了一下,戏谑笑道:“怎么了?害怕吗?要不,咱们不进去了?”

    “开什么玩笑啊,都到门口了,怎么可能不进去呢!”叶安然嘟起了嘴,又咬了咬唇,有些紧张:“再说了,就算今天晚上不进去,难不成还能一辈子不进去吗?”

    此时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真的是比当年高考还要压力山大。

    不过还不至于逃跑。

    “不用太紧张,一切都有我。”薄靳煜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蛋,笑盈盈地说道。

    知道她心里紧张,他轻声地哄着她,长臂轻轻地放在她的背后,轻轻地抚着,给她传递力量。

    “嗯。”叶安然点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放心吧!我没事!”

    伸头是一刀,缩头是一刀,总是要面对。

    两人走进去的时候,房间里数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叶安然。

    薄老爷子眸光睿冷,凝视着她许久许久,那眼底是一抹压不住的怒火。

    想不到自己竟然让一个黄毛丫头给骗了,她竟然一边假意答应自己不与靳煜交往,一边又暗中跟靳煜领了证!不得不说,这心机极重!

    再想到她年纪小小就打了两次胎,更是肝火上升。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能进薄家呢?

    薄靳煜目光淡淡地扫了一周,唇边就弯起了风华绝代的浅笑,一副慵懒却随意:“都在啊,那正好,我宣布一个好消息,我结婚了,这是我的妻子,叶安然!不用多介绍,你们都是认识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呢?这叫先斩后奏吗?”薄老爷子听到他的话就恨不得打死这不听话的小家,冷瞪着这个小儿子,真是一时气梗。

    老来得子,又是跟自己心爱的女人生的孩子,薄老爷子素来是宠着这个小儿子,处处也任着他的性子,只是没有想到,结婚这样的大事,他竟然也敢这么早早地决定了!

    “爸爸,你不是一向教我,过程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先斩手奏也没有什么,你们一直盼着我回国,结婚生子安定下来了,现在多好,这结果就摆在这儿了,我回国了,结婚了,打算安定下来了,指不定明年就能让你们抱上大胖孙子,这结果,应该是你们最满意的啊!”薄靳煜淡淡地笑,脸上是淡淡的不羁。

    薄老爷子简直要郁结。

    秋丽雅也是看得瞪着儿子,这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也不知道他究竟看中了叶安然哪一点儿呢?

    她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小姑娘,长得很清丽秀美,是那一种乍一看挺好看,细细一看却是极为漂亮的耐看类型,眉眼清澈,却也是不美得惊艳绝伦啊?

    “婚姻大事,你甚至连知会我们一声也没有,就这么把这个女人给领回家了?这叫不在意过程吗?这根本就是乱来!”

    薄老爷子大怒地吼道,手里的拐杖拄得地面砰砰响。

    叶安然也感觉到了秋丽雅的端详,抿了抿唇,有些紧张,她看着生气的老爷子,伸了伸手,小心地拉了拉薄小叔的衣袖,在他的耳边轻道:“小叔,你好好儿说话。”

    小叔平日里明明是个腹黑擅于言辞的人,为什么在面对老爷子的时候,反而是有些直捅直进呢?

    他向来哄人一等一啊!

    谁知道她话才落,就听到薄老爷子又吼了一声:“还有,你看看你领回来的是什么样的女人?!我不要求你要娶什么高门大户,不要求一定要门当户对,但是至少要身家清白一些吧?”

    叶安然的手,微微一僵,轻轻地缩回,表情,瞬间一滞,那一刹那间,心里狠狠一疼。

    咬着唇,脸色就苍白了几分。

    轻轻地松开了手指,脸上尽是难堪。

    叶安然平时看着软软,可是有时候却也是倔得不行,尤其是在这样蒙了不白之冤的时候,如果只是一味地装小媳妇,那不是她的作风。

    她抬起了头,倔强地看着老爷子:“薄老先生,什么叫做身家清白,什么叫做身家不清白呢?我自认自己也只有出身差了一些,没有一个能为我筹谋未来的父亲,也没有母亲,但是请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的人格!”

    “长辈说话,有你小辈插嘴的份儿吗?”薄老爷子大声地吼道。

    “薄老先生,我敬重你,但是,长辈就可以随意侮辱人吗?做晚辈就必须任由长辈随便泼脏水,任意侮辱吗?”叶安然倔强地回道,眸光清澈倔强,虽然胆怯,却也是不移半分。

    “你真以为自己从前做的那些事情,别人都不知道吗?”

    “我怎么不知道自己从前做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我变得不清不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