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119章 早安,小叔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嗯,我知道了。”叶安然应道,快速地进了房间,用力地关上了门。

    直到这一刻,她才开始有了要结婚的感觉。

    之前只是受了刺激冲动说出来的领证,却没有意识到领证的真正意义。

    直到刚刚,‘老公’两个字,终于让她意识到,这是要嫁人了,要领结婚证了。

    从此,她就不再是一个人了,从此,她也是有男人的人了!

    那一刹那,有些心酸,但更多的是激动。

    父亲带来的伤害,也在这一刻,淡化了许多。

    躺在床-上,她激动地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好觉,脑袋里一会儿是父亲那淡漠无情的话,一会儿又是与小叔结婚的事情。

    头涨得厉害,昏昏沉沉。

    直到天空一线光亮照射在了脸上的时候,她终于是醒了过来。

    看着阳光,看着这陌生中透着熟悉的房间,她的大脑在几秒空白之后,终于回过神来。

    想起昨天傍晚王叔叔说的那些话……

    想起在别墅里听到父亲与李铭说的那些话……

    更想起她今天要跟薄小叔去领证。

    领证。

    她一个激灵,一下子全醒了,快速地起床,进了洗手间,找出柜子里的一次性牙刷牙膏,快速地刷牙洗脸之后就开门走了出去。

    走到楼下,就见那个男人坐在椅子上,修长的腿交叠着,手里是一份财经报纸,微倾的半边脸庞,立体,精致,透着一股油画般的高贵美感。

    那一刹那,犹如王子一般。

    叶安然不觉间就放轻了步子,就怕吵到了他。

    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他,都说他执绔不羁,不务正业,可是她看到他每天早上看的报纸,都是财经报纸呢?

    还有他书房里的那些书,也有很多,财经管理的书。

    可是偏偏他身上却完全看不出商人的那种金钱的味道,仿佛高贵而散漫。

    在公司里也是如此,虽然她进公司没有几天,可是看得出来,他几乎没有怎么管过事情?

    为什么呢?

    她走向了他。

    薄靳煜听到脚步声,从报纸中抬起了头:“起来了?”

    “早安,小叔。”

    “我已经帮你请好了假了,吃完早餐,咱们就去领证。”

    “小叔,你真的确定要跟我结婚吗?”

    “我看起来像在开玩笑吗?”薄靳煜淡淡勾笑反问,那语气带着淡淡的调侃的味道。

    叶安然摇了摇头:“我只是觉得,我没有那么好,为什么你还要娶我呢?”

    她其实想说的是,娶我,你真的不会后悔吗?

    婚姻,她其实,隐隐害怕。

    薄靳煜收报纸的手微微一停顿,食指在报纸上轻轻地摩挲了一下后,说道:“你之于我,就是最好!”

    “或许,你还需要再考虑考虑?”他又问道。

    叶安然摇了摇头,轻轻一笑:“我不用考虑了!”

    嫁给薄小叔,怎么看都是她占了大大的便宜,她不应该后悔。

    而且,她也只有嫁给薄小叔,才不至于在叶家那么被动。

    她必须尽早拿到股份才行。

    “嗯,如此很好!”薄靳煜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吃饭吧!”

    “我还得回一趟叶家拿户口薄。”

    “吃完饭我陪你回去。”薄靳煜点头。

    “小叔,我们领证的事情,你能不能,先暂时保密几天呢?”她犹豫了片刻后问道。

    这个请求,她问得十分心虚。

    “能告诉我原因吗?”薄靳煜没有拒绝,只是抬头,凝视着她。

    薄靳煜是真的很喜欢她,所以,他希望她主动把事情告诉他。

    当然,她如果不愿意说,也没有什么,只是他的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叶安然低下了头,斟酌了片刻后,终于把整件事情告诉了他。

    说到最后,怕他误会,她又急急地解释道:“不过小叔,我必须声明一点,要跟你结婚,我承认我是受了刺激,也是想要夺回股份,但我对你,并不是单纯想要利用,我其实……我其实也喜欢你。”

    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男人表白,脸上,难掩羞涩,就是当初薄佑霖,她也从来没有表白过。

    削薄的唇,轻轻地勾起了愉悦的笑决,长臂伸了过去,轻轻地握住了她的小手:“安然,我很高兴你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我,我也相信,你不可能不爱我!”

    叶安然笑着看他:“可是,我这里面,多少还是存了一丝利用,你会不会很生气呢……如果,如果你觉得被伤害了,我们也可以不领证。”

    “能被利用,说明我有用啊!傻丫头!”薄靳煜低低一笑,手指微微一用力,捏了捏她的手心。

    叶安然只觉得手心一阵酥麻,如电流一般流窜全身。

    她看向了他,突然间小脸格外认真:“小叔,虽然我是有所利用,可是结婚后,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也会好好地帮你!我们,我们夫妻一起努力。”

    话一落,她自己的脸先红了。

    薄靳煜看着她那一脸的小认真表情,只觉得分外有趣,点头:“好,我等着你好好地,爱,我。”

    不知道是叶安然多心还是怎么地,她觉得薄小叔那一个‘爱’字,怎么咬得那么重呢?

    一抬头,正好就撞入了那一双带着戏谑带着暧昧的眸子里,顿时明白了他嘴里的爱跟她嘴里的爱,区别有多大!

    索性低下了头,装做听不懂地吃饭。

    她的身份证倒是一直带在身上,就是户口本这个有点儿难,两人吃完饭就回叶家拿户口本了。

    “小叔,我等会儿会偷偷进去拿户口本,如果他们在家里的话,可能会比较难办,到时候我见机行事。”

    跟小叔领证这件事情,必须秘密进行,不能让人知道了,要不然,叶国利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挠,所以她只能悄悄进去偷户口本。

    “我找个人进去偷吧。”看着她这个样子,他实在是放心不下。

    “那不行,我进去偷,那是自家人,就算报警捉了也没事,你找个人去偷那就是犯法了,要是被捉到了,麻烦就大了!”叶安然驳回了他的提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