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95章 我想要……2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安然觉得此刻自己死的心都有了。

    每什么每一次喝醉酒都会遇上薄小叔呢?

    为什么每一次醉来都是这么尴尬的场面呢?

    而且,这一次的场面,比上一次,要尴尬一百倍一万倍……

    就更悲催的发现,下面,也吃了东西……

    好想哭……

    叶安然用力地闭紧了眼睛,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到底怎么回事呢?

    她脑海里那断片,一小段一小段地拼凑了起来。

    拼凑成的画面,竟然无比地污,无比地羞人。

    好像,又一次是她……吃了他呢?

    艾子这个小王八蛋,为什么不把她带回宿舍?为什么要把她留下来呢?

    叶安然内心悲伤已经逆流成河。

    好想就这么不要醒过来……

    太丢人了。

    但是,现实不容许她这么趴下去,总要面对。

    她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怎么反应,一双大大的水眸瞪得更大了,就那么,傻呆呆地瞪着他,仿佛瞪一眼就能把他给瞪跑一般。

    好不容易要退出来,然后一下子又回到了开始。

    她看向了薄靳煜,就见他也在看她。

    面无表情,淡漠沉冷。

    “嗨,小叔!”叶安然故做轻松地应道。

    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

    “安然,你说怎么办呢?”薄靳煜的声音很淡,很冷,表情,十分淡定。

    那表情,让叶安然捉摸不透。

    明明下半身火火热热,上半身却又如此……冷。

    “什……什么怎么办呢?”叶安然睁着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扑扇,开口问道。

    “你说我帮了你一次又一次,你睡了我一次又一次,这要怎么偿呢?”

    因为晨醒,薄靳煜的声音透着慵懒低迷,眸光平静,却偏偏让人觉得无比迷魅惑,再配上一脸淡漠的禁欲系表情,简直不能再妖冶了。

    叶安然:……

    她怎么好想哭呢?

    “小叔,这种事情,你对我的帮助,我特别感谢,至于睡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又不是单方面的事情。就算是我睡了你,可是你不也爽到了?”

    干嘛每次都说得好像她占了他好大的便宜一样呢!

    “安然!”薄靳煜缓缓地动了动。

    叶安然简直就是全身的神经地崩了起来,差一点儿就要尖叫出来。

    她想移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点儿不敢……

    薄小叔的目光,太冷了。

    可是这样的场面,真的好尴尬啊……

    好想哭。

    “小叔,我能起来吗?”叶安然委屈地问道。

    “安然,你必须清楚一点,就是从昨天,就是一直是你吃着我,我并没有压倒你啊!当时,是你,坐到了我的上面,解开了我的裤头,然后,掏……”

    叶安然简直要被他的吓到,赶紧打断了他的话:“小叔,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我知道我错了……”

    为什么要这么详细地说出来啊……

    她觉得自己没脸看他了。

    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要出来了。

    其实,虽然醉后都断片了,可是偏偏,薄小叔说的这一段,她竟然,记得……

    他真没有诬蔑自己……

    真的是她自己主动……

    “嗯,你知道错了就好。那么我们就来说一说接下来的问题吧。”

    “接下来,什么问题?”叶安然一脸不解。

    “你刚刚说的,我们同时都爽到了的问题。”薄靳煜淡淡启唇。

    叶安然睁大了眼睛:“难道你没有爽到?”

    她才不信呢!

    “我爽到了!”薄靳煜的声音低沉,平静,没有反驳地认下了。

    她松了一口气,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呢?

    薄小叔好像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吧?

    她看着他。

    “接下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说一个恩客去**,如果妓也一起爽到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不用付钱呢?”

    我……晶!

    “小叔,你不是妓,我不是恩客!”

    “这只是个打比方,就是要告诉你,你睡了我,是不争的事实!就算我爽到了,那还是我吃亏了。”

    叶安然:……

    “那怎么办呢?”宿醉之下,她的头本来就疼,此时听到薄小叔的推论,她觉得头更疼了。

    又羞,又躁,又头疼……

    偏偏薄小叔的眼神好冷,好吓人。

    明明这么旖旎的场面,为什么要冷霜着一张脸呢?明明他的下面都灼热如铁了,为什么他却面无表情呢?

    她不懂……

    不都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吗?

    “你说呢?”薄靳煜淡淡地说道。

    “我不知道。”她摇了摇头,装傻。

    薄靳煜心里暗暗发笑。

    这小丫头可能自己不知道,她每一次遇到没办法解决的问题时,总爱装傻,可是偏偏每一次装傻的时候,那眼珠子却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分明就是在动小脑袋。

    “安然,既然我们已经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了,那么我不可能白白地让你睡,懂?”

    “不懂!”叶安然摇头,索性装傻装到底。

    因为她不能懂啊!

    “好吧,既然你不懂,我也就讲明白吧,商家讲究利益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你睡了我几次,我就睡你几次……”

    “可是……”叶安然想说什么。

    薄靳煜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你放心,次数睡够了,我们就结束,而在此期间,我们就以地下接触的形式进行,纯关系,绝不涉及现实生活与感情。”

    听起来,好像是那么回事。

    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那么亏呢?

    薄靳煜:你本来就是在亏。

    “考虑考虑?”薄靳煜淡淡地说道。

    “我就想问一下,我睡了你几次呢?”叶安然可怜楚楚地问道。

    这话,也算是答应了他这个要求。

    总归,欠着人情不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