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3章 二爷吃醋了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安然说不清那一刻是什么感觉,就是有一种,特别闷的感觉。

    “你跟薄二爷是怎么了?”江云也看出了两人最近不大对劲,不由问道。

    叶安然咬着唇,看着江姐,只缓缓地说了一句:“江姐,有时候,人就是不得不认命。”

    江云看着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然,你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长,认什么命呢,拼了才是最重要。”

    叶安然抬头,轻轻地笑了:“江姐说得有道理。”

    “好好做事,女人啊,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想着靠别人,自己有能力,才是真的有底气!”江云是个独立自强的女人,她的思想,永远是站在最高层。

    她喜欢安然,也知道安然不是那些打算依附在男人身的女人,所以才会对她掏心掏肺说这些话。

    叶安然想了想也是有道理。

    轻轻地笑了笑,一下子就想通了。

    就是啊,她还年轻,日子还长,她总会拿会外公的心血,她总会找到一个好男人嘛!

    ……

    ……

    “安然啊,这是你张叔叔朋友的儿子,叫张子杰,人长得端正,在市政府里上班呢!前途极好。”

    “你好。”叶安然平静地伸手与对方握手。

    对于叶爸爸的相亲安排,她显得十分淡定,来者不拒,而且每一次都显得‘格外积极’。

    “你在市政府里面上班吗?薪资多少啊?”叶安然‘热情积极’地问道:“你家里有房有车吗?不过公职人员都有五险一金,如果没房子也不怕,公积金买也是可以……”

    张子杰本来看着叶安然的长相还有些满意,没想到她一张口就问这些问题,顿时脸色一变。

    “安然!”叶国利也斥了一声。

    叶安然小嘴一嘟,撒娇道:“爸爸,我问的都是实际问题啊!现代人的生活压力多大啊,没有房子,将来生活得多大压力啊!”

    “你还有爸爸,只要人可靠,就是爸爸将来送你一套房子当嫁妆也没问题!”叶国利眼波微动,温沉一笑。

    叶安然也笑,突然间有些凄楚。

    爸爸现在真是是使足了劲儿想把她给嫁出去呢!连送一套房子当嫁妆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那张子杰本来对叶安然有些不满,可是一听到这里,顿时表情就又丰富了起来。

    “叶小姐,我家里有三套房子,一套在a城市中心,两套在a城市郊,所以这一方面你不用担心。”

    “啊,那将来嫁了,这些房子要加我名字!”叶安然一脸的精明市侩。

    张子杰笑容就更尴尬了:“这个,房子都是在我爸妈名下……”

    “那怎么行?那不等于咱们还是没有房子吗!”

    “我是独生子,我爸妈百年后,房子还不是我的。”

    “我不依,我觉得没保障,至少咱们结婚,你爸妈得把市中心的那一套房子过户给咱俩!”

    “安然!”叶国利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叶安然那点儿小心思呢!顿时大怒。

    声音微大,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

    沈齐坐的位置正好就在二楼的包间窗口,一眼看到了叶安然,眉目一笑,顿时来了兴趣:“薄二,那不是你上次带去的那个小姑娘吗?”

    “叶安然?”薄靳煜淡淡挑眉,语气平和,说完后一派慵懒地坐在那儿,一动不动。

    沈齐这下子好奇了,站了起来,探头出去看:“看这样子,好像是在相亲呢?”

    薄靳煜眼波微动。

    沈齐顿时冲着他挤眉弄眼。

    要说薄二对那丫头没感觉,他才不相信呢!

    可是薄二这人,永远就这副傲娇表情,瞧瞧,淡定得跟没事人一般。

    他故意问道:“要不,我下去看看是不是在相亲?”

    “这男人长得真丑,这丫头是怎么看上眼的呢?”

    薄靳煜淡淡挑眉,眸光清浅,看向了沈齐:“沈齐,已烯雌酚吃太多了吧?”

    “什么意思?”沈齐眨了眨眼,没听懂薄二这话是什么意思,转头问一旁的纪凯:“凯子,薄二这话什么意思?”

    “已烯雌酚,雌性激素药!”纪凯看了他一眼,脸上已经笑得有些繃不住了。

    “卧草,薄二,你骂我!”

    “哦?我哪个字骂了你了?”

    “你说你还不是骂我,你暗示我雌性激素太多了,还不是骂我八卦娘们!你简直就是太毒了!”

    “哦~~你还知道自己八卦娘们啊?”薄靳煜缓缓地吐出了这一句话。

    沈齐:日~~

    薄二这混蛋就是个贱人!

    骂人不带脏字!而且欺负他学问不高啊!

    一旁的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沈齐跟薄二吵,那不得自找没趣吗?

    都以为薄靳煜不为所动的时候,这家伙却突然间就站了起来,往前一步,突然间就把窗口的沈齐往一旁拔开,探头出去。

    目光,凝视着一楼。

    今天的她穿了一件小黄花的短裙,长发扎了起来,看起来青春扑面。

    只不过……薄靳煜眸色中透着几分怒意:真当自己是小黄花啊!那黄花早让自己摧残了!

    想到这一点,薄二终于找回点儿心情了。

    目光灼灼。

    正在斗智斗勇的叶安然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抬头,找了找,没看到有任何相熟的人,抿了抿唇,低下了头。

    张子杰还在说着关于他在机关里的那些事儿。

    她发现有些男人,能耐不大,牛却能吹得很大。

    做为一个公务员,张子杰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叶安然好怀疑这家伙是从古代穿越过来,一副我是当官的,你们这些商家子女,能跟我攀上关系,那是无上的荣耀。

    她真的不知道他这种优越感究竟是从何而来。而向来冷沉的叶国利,今天更是一副岳父看女婿,怎么看怎么好的表情。

    懒懒地打断了他的‘汇报’,她站了起来:“抱歉,我上个洗手间。”

    站在镜子前,叶安然叹了口气。

    走到这一步,实属无奈,但是父亲的做法,真的是让她寒了心了。

    那么急着要拿到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吗?

    本市的人知道了,竟然就把对象移到了外地了。

    真是费尽了心机了。

    眼底,淡淡的讥讽溢出。

    站了一会儿后,她转身出了洗手间。

    才走出洗手间,一只大手从一旁拉住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