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81章 这话挺伤人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坐在长椅上,叶安然已经平静了下来。

    “薄老先生,有什么事情,您请说吧!”

    她的平静,让薄老爷子有些意外。

    薄老爷子突然间有些怀疑那病历的来由,她真的像佑霖所说的私生活极度不检点吗?

    薄老爷子其实也就见过叶安然五次,有四次是薄佑霖带她见面。

    那个时候的叶安然,一抹娇羞,极为普通的一个小女孩子。

    可是此时,她的眸光,清澈如玉,冷静无比,透着一抹聪慧,冷静得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子。

    她应该已经猜出了自己此来的目的了,但还能这么冷静,很难得。

    他笑了笑:“你应该猜到了我来的目的吧?”

    “我想听听老先生要怎么说服我放弃薄小叔,嗯……希望老爷子不要出俗招。”叶安然轻盈一笑,算是承认了自己知道他的目的。

    轻轻一笑,她又仿佛回到了这个年龄的气息。

    “什么叫俗招呢?”薄老爷子顿时好奇地问道。

    “俗招就是扔一张支票在我脸上啊!俗称拿钱砸人!”叶安然嘴角含几分笑,说这样的话时,也不见十分生气,语气十分轻松,仿佛就算此刻薄老爷子说什么,她也不会生气一般。

    薄老爷子被她这一句话给堵得一时发愣。

    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像被眼前的女孩子将了一军呢?

    他其实,还真的就是打算拿钱砸人呢?

    对于一个商人而言,钱就是最直接也是最好的办法。

    虽然他没有让人去细细打听,但是做为一个继女,李雪文那样一看就是尖酸刻薄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她很好呢。

    不过此时听到她这么说,自己还真一时内心翻腾了。

    叶安然一看薄老爷子的表情就轻轻地笑了起来:“还真让我猜中了呢?”

    “嗯,是啊,来的时候,的确是打算拿钱来砸人。”薄老爷子叹了口气,难得的竟然也笑了起来。

    看着她,一时觉得有些可惜。

    如果作风不是那么差的话,他还真是有点儿犹豫起来。

    此时的叶安然显得不卑不亢,即没有讨好,也没有生气,更难得即不显得低下,又不缺晚辈的那种顺服。

    “哦,那我能问一下薄老先生,打算拿多少钱来打发我呢?”叶安然笑道。

    这话里也没有几分讽刺,倒仿佛真的仅只是好奇而已。

    薄老爷子看着她,突然间觉得这个女孩子,是真的挺特别,但……

    他缓缓开口:“一百万。”

    “哗,是挺多的,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叶安然夸张一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虽然她脸上粉-饰-太-平,终究心里不可能真的做到什么也不在意,什么也不在乎。

    但是又不想在外人的面前让自己变得更加不堪。

    “安然,你跟靳煜并不合适。”

    她拿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什么也不说。

    薄老爷子竟然觉得自己有些难以启齿,总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仗势欺负小女孩子一般。

    而事实上,他还真的就是如此。

    “佑霖与你妹妹已经订婚,你如果再嫁给靳煜,这会让薄家被人笑话。而且……”薄老爷子说到这里,突然间顿了一下,看向了叶安然:“而且,靳煜是我最得意最出色的儿子,我希望他能娶一个与他共担当的女孩子。”

    “薄老先生这话挺伤人呢!”叶安然呵呵一声冷笑了起来。

    才能叫你儿子出色?

    我就很差吗?

    如果此刻,外公还在的话,如果此刻,妈妈也还在的话,她哪里需要坐在这里,让人如此看不轻呢?

    她也曾经是家人心里的一个宝。

    叶安然突然间鼻头一酸,难受无比,几乎想大哭。

    可是她忍了忍,低下了头,不想让自己的狼狈被别人看到,其实很多年前,她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哭,只是软弱的象征。

    哭,只会让敌人更嚣张。

    缓住了内心的情绪,她平静地抬起了头。

    “我并不是说你不好。”薄老爷子看着她,越发觉得自己好像很坏。

    人老了,这心啊,就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铁硬了。

    叹了口气,轻轻地说道:“安然,你也在vmm上班了,你应该清楚靳煜的状况,他需要的不仅是一个妻子,还需要一个有力的妻家族能为撑着他,更需要一个有出色能力的妻子。”

    这些话,薄老爷子还是第一次说出口,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对叶安然说。

    薄老爷子的确是因为叶安然的作风而坚决不要她。

    但是,在最初的考虑之中,其实他心中,担忧的还有这一点。

    靳煜这些年一直不肯回国,薄家的事业都捉在了建国的手里。他现在人还健在一切都好说,但一旦自己不在,剩下丽雅还有靳煜孤儿寡母,建国不可能善待他们。

    叶安然看着薄老爷子。

    薄老爷子也看着叶安然:“你这么些年过来,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她的确是明白了。

    同父异母,同母异父,这种事情,何其相似。

    她在vmm公司,的确是看出了,薄小叔虽然挂了一个总经理的职位,但是明显,他并没有拿到任何实权。

    叶安然咬了咬唇,点下了头:“我明白老先生的意思了,我……我会离开薄小叔。”

    薄老爷子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这么果断地同意了,一时反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叶安然看着他,倒是先笑了起来:“不过我还是希望老爷子能长命百岁,薄小叔人很好,我也希望他过得很好,不过老爷子你说得没错,我还真的是不合适他,我俩在一起,那就是一个泥菩萨一个旱鸭子,谁都别想过那河!”

    薄老爷子听她直接喊了自己老爷子,那语气倒是亲和了许多,而且这比喻也打得十分有趣,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如果有难处,可以过来找我。”老爷子开了口。

    叶安然轻轻一笑:“我跟薄小叔之间的爱情是干净的,分手,我也希望是干净的,所以再难也不可能去找您啊!”

    她说完,站了起来,轻轻地拍了拍裙子:“好了,老爷子你赶紧回去了!我也要回宿舍了。”

    “很久没进学校了,这感觉很好,我想再坐一会儿。”

    “那老爷子您先坐,我还得回去洗澡。”

    叶安然说完就回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