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3章 谁敢给她动手术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快就轮到了叶安然,她走进了诊室。

    诊室的医生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女医生,戴着黑边眼镜。

    “身体有什么问题呢?”

    “医生,我要做无痛人流。”

    女医生听到她的话,抬起了头,目光中透过了一丝异色,却很快归于平静。

    也许是见惯了这种事情,她淡淡点了点头:“我这儿开张单子,你先去缴费,然后去做检查。”

    叶安然接过了医生开的单子,转身出了诊室。

    在收费处缴了费后,她拿着单子就去做了血检,尿检还有b超检查,最后到了六楼心电图室做心电图检查。

    走进检查室,她才发现做心电图检查的医生竟然是男的。

    那男医生看了叶安然一眼,语气尚算温和:“把门关上,躺到床上,把文胸衣解开,衣服撩高到上方,裙子也撩到大腿根部。”

    这样的检查对于少女而言是十分羞涩的,尤其是这还是个男医生,叶安然简直就懵圈了,她站在那儿,咬着唇,苍白着脸,有些不知所措。

    那男医生说完后开始调机器,一回头就见叶安然站在门处一动不动,眉头一皱:“怎么站着不动?”

    “能不能换个女医生检查?”叶安然的手不知觉握紧了衣摆,尴尬地问道。

    那男医生笑了笑:“姑娘,在这检查室里,只有医生与病属,没有什么男人与女人关系,所以,你只要把我当成一个医生看待,放自然,放轻松,一会儿就好了!我每天检查那么多病人,大半的女生,每个人都是一样。”

    “嗯~那行吧。”叶安然其实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据说现在有些b超都启用男医生。

    这种事情对于病人而言的确是羞涩到了极点,可是她们在医生的眼里,真的就只是病人而已。

    她回头关上了门,本来过来做人-流就心理压力特别大,此时还遇到男医生,压力一时大到了极点,整张脸都煞白了一片。双手,死死地攥着手心,手指都要把手心给掐破皮了。

    她走到了检查室的房间里,躺在床-下,忍着内心的羞涩,轻轻地把裙子撩到了大腿根部,又伸手解开了胸衣,可是还是不好意思把衣服整个撩起来。

    就在这时……

    “砰!”

    一声巨响,检查室的门被人用力地踢开。

    “谁敢给她做手术!”薄靳煜的声音,阴冷到了极致,混着一种犹如地狱来的煞气,暴戻而狂肆。

    “你是什么人?这儿是医院,由不得你在这儿撒野!”男医生看到薄靳煜走进来,顿时迎了上去。

    薄靳煜戻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目光扫向了检查室,对着身后的查利道:“把人给我带出去!”

    “是,二爷!”查利应了一声。

    直接就上前动手。

    那男医生文文弱弱,哪里是查利的对手,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直接被查利一个利落地剪刀手,直接就给掐着脖子押了出去:

    “喂喂喂……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这儿是医院……这儿是医……”

    “砰!”

    伴随着门再一次关上,将医生的大怒声音给隔色在外。

    叶安然吓得整个人就坐了起来。

    瞪大了眼睛向着帘布外望去。

    就见那帘布由外被人掀起,薄靳煜一脸怒气沉沉地走了过来。

    原本应该紧张的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他的那一刻,突然间就松懈了。那压在心头的压力,一下子就好像洪水找到了出口,一下子就散开了。

    “薄小叔,你怎么来了?”

    “叶安然,你竟然真的要打掉我们的孩子!你怎么敢?!”薄靳煜双手撑在了她的双侧,整张俊颜逼近了她。

    那一张俊美清贵的容颜上,那对往日里总是温柔如水,盛着宠溺的桃花眸子,此刻蕴满了怒火,直瞪着叶安然,那一刹那,叶安然甚至觉得,薄靳煜想要杀了她。

    咽了咽口水,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盛怒的他,这一刻真的感到十分害怕,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喉咙哽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嫁给我那么为难你吗?”

    “……”

    “你竟然宁可打掉孩子也不嫁给我?”薄靳煜此刻真是气疯了!

    这几天本来是想着给她点儿空间让她好好地想清楚,他本来以为她总是会想明白,毕竟自己比薄佑霖那浑小子要好上几百倍,是个眼睛没瞎脑子没坏的女人肯定都会选他不选薄佑霖!

    谁知道这个蠢女人!

    要不是自己当时留了心眼让人跟着她,说不定她就已经把孩子给打掉了!

    想到这里,他一腔怒火就汹涌冲上来了,他咬牙怒视着她:

    “薄佑霖那样的人你都愿意嫁,你竟然不愿意嫁给我?你这个女人,你是不是不长脑子呢?你眼睛瞎了吗?我怎么也应该比他好上一百倍吧?”

    叶安然咬着苍白的唇,水眸蓄着水花,就这么看着他。

    被他这么一吼,心里装了这么久的压力,还有委屈难过,一下子就好像哗地全跑出来了。

    黑亮的睫毛轻轻一眨。

    ‘哇’地一声,她直接就大哭了起来。

    “薄靳煜你这个王八蛋,你就是个坏人,你为什么不戴安全-套呢!你不戴安全-套,害我怀孕,害我一个人要自己跑来打-胎,还要脱-光光给一个男医生做心电图,我有多委屈啊……你以为我想打掉孩子吗?我也不舍得啊,那可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啊……结果你还来吼我骂我……你以为我好受吗……哇……”

    叶安然平时看着倔强,可是这女人,一旦哭起来,却是惊天地泣鬼神,简直就是洪水破堤。

    薄靳煜本来是气得想掐死这蠢女人,谁知道她这么一哭,他顿时就慌了神了,看着她哭得像只可怜的小狗一般,那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就没有了,只余下自责还有心疼。

    “你说你怎么可以吼我呢?我都这么可怜了,你还来骂我吼我,你有没有良心啊你……”

    叶安然越说越觉得自己委屈可怜极了,越想越气,抡起小拳头就捶向了他的胸,发泄着心里的委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