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总裁老公,宠宠宠! 第4章 小叔,给力

时间:2017-10-14作者:仙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安然你这个贱人!”薄佑霖气得脸色铁黑,顿时风度全失,手举起来就向着叶安然的脸打了过去。

    叶安然瞳孔一紧,双手用力地挥了过去想挡。

    可是有人比她更快,一只有力的长臂,在薄佑霖挥手而来的时候,用力地捉住了他的手腕。

    “佑霖,薄家的男人,不打女人!”

    薄靳煜的语气,淡漠,平静,却带着十足的震摄力。

    薄佑霖气得眼睛都发红了,他向来自负自傲,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而此时周围宾客的窃窃私语,更是让他快气疯了。

    这么狗血又劲爆的八卦,向来是热门话题,众人顿时就找到了乐子,一个个越议论越嗨:

    “啊,快短软,不会就几秒吧……这还有快乐可言吗?”

    “你没听吗,快短软都没有机会,那就是不行啊!”

    “这真是想不到……”

    这真是……越描越黑!

    薄佑霖气极败坏,但是薄靳煜明显护着叶安然,而且在人前打女人,确实也失了男人的风度。

    他阴沉地瞪着叶安然,收回了手。

    薄靳煜也是心服了这丫头的牙尖嘴利,这话一出来,不让人误会才怪。

    哎,他可怜的侄子啊!

    这黑锅,可算是背定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声:“薄老爷子来了。”

    ……

    薄老爷子虽然已经七十高寿,但是看起来精神抖擞,气色极佳。

    一手牵着美丽的娇妻,身后跟着长子长媳,气派十足地走了进来。

    这位老爷子是s市的一个商业传奇,薄家更是s市的高门望族,众人见了,都得恭敬地叫一声:“薄老爷。”

    叶安然心里有些紧张,长辈出来了,她害怕薄靳煜会因为家里的关系而不再帮她。

    想要抽脚离开,谁知薄靳煜将她的手握得极紧。

    她看向他,他却看也不看她,只牵着她的手向着老爷子迎了上去:“爸!妈!”

    “你小子还真是掐着点儿回来啊!”薄老爷子一看到这个小儿子就是又气又无可奈何。

    “这不是飞机误点!要不能提前两小时呢!”薄靳煜听到薄老爷子的话,清贵的脸上却添了几分玩世不恭。

    “你啊,就不能给我提前几天回来吗,还好意思说两个小时!”薄老爷子脸色红润,春光满面地训道,但嘴里虽是责备,眼底却全是宠溺。

    “都是你爸把你给宠坏了!这次你要是再敢出国,我可就不认你了!”秋丽雅是薄老爷子二婚的妻子,生得十分美丽动人。

    当年盛极一时的当红影星却喜欢上了老爷子,不顾着家里的劝阻,在盛极一时的时候选择息影,嫁为人妻。

    “妈,你最近是不是去整容了啊!看着比我都年轻呢?”薄靳煜一笑。

    秋丽雅被儿子一夸,顿时嗔了一句:“就你嘴甜!”

    可是当落到了薄靳煜手里牵着的叶安然脸上时,明显,愣了片刻。

    她虽然从不过问晚辈的感情事,但是薄佑霖跟叶安然交往的事情,她还是知道一二,可是这会儿怎么小儿子牵着叶安然的手呢?

    而此时,薄佑霖的父母,薄家长子薄建军跟长媳林霜霜的表情更显得古怪,薄佑霖要向叶柔心求婚的事情,也是他们默许的。

    在他们看来,更注重的是双方结婚的最大利益化,而明显,在叶家,叶柔心更为重要。

    只是,他们有些不明白的是,叶安然,怎么又跟薄靳煜走到一块儿呢?

    秋丽雅心里疑惑,但是她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个场合不适合问这样的问题,但是一旁的林霜霜却有些忍不出好奇问了出口:“小叔啊,你怎么跟叶小姐在一块儿呢?”

    薄靳煜只是优雅一笑,眸光温润:“大嫂,当然是喜欢了就在一起!”

    噗,这话回答得真是妙。

    小叔,给力!

    叶安然默默地为薄小叔点了三十二个赞了。

    林霜霜表情变了变,隐有不快,却也不再说什么。

    而此时,身旁众人的目光,都显得格外,多彩。

    这真的是一出年度大戏啊!

    “老爷,今天可是你的高寿,我可是让人请了意大利蛋糕大师soso亲自给你做了一个七层的蛋糕呢!”秋丽雅优雅一笑,适时开口解了这个囧局。

    至于儿子与叶安然的事情,回头再问也不迟。

    人前,可不能丢了面子。

    “走吧。”老爷子看似上了年龄,心里跟明镜一般,又哪会不懂这个道理,携着娇妻的手就往小舞台走去。

    管家已经利落地跑去让人将大蛋糕推出来了。

    ……

    ……

    叶安然从头到尾就一直憋了一口气,紧张得连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了。

    看到众人终于是转移了视线,她顺手就拿起了一旁酒侍端着的香槟,一口就喝光了,结果因为喝得太急,呛到了鼻子。

    她轻轻地咳了几下,脸都憋红了,窘迫无比。

    修长的手指,握着一帕方巾,递到了她的面前。

    “谢谢。”叶安然接过手帕,拭了拭嘴,脸色绯红。

    薄靳煜眸底闪过促狭,低头,薄唇贴近她的耳边,轻轻地喃道:“我的表演,还不错吧?礼服的钱,可不许再找我要了!”

    温热的气息,烧得她耳根子发烫。

    他的身上,浅浅的薄荷气息,窜入鼻尖,仿佛一下子就在嗅觉中扩散放大。她的心,微微泛起涟漪。

    这是一个心细而体贴的男人。

    她知道,他并不是在意那礼服的钱,那样的钱对于薄家而言,不值一提,他不过是为了安抚她的紧张。

    眸光闪动,削薄的唇,弯起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