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六十八章 世人多面孔

时间:2019-06-18作者:左耳JK

    方然的态度格外坚决,甚至抱着张贺的大腿不肯松手,正主是林恒,但他不敢造次,而张贺好说话,便劝了几句,如此林恒才答应了下来。

    稍作休整,众人便在刘掌柜父子以及镇上百姓的相送下离开。

    郑秀荷回头看,须臾功夫,只剩下刘掌柜父子依旧站在路口,便忍不住感慨:“这镇上百姓大多薄情寡义,唯有这对父子乃性情中人。”

    张贺颔首,附和道:“秀荷妹子此言不假,那刘睿遭鬼物附身,长久以来都为了庇护镇上百姓而苦苦煎熬,事后百姓非但不理解他,反而处处刁难,如此他还以德报怨,称得上君子。”

    “我方才见他向人道歉时,当真替他感到愤慨。”

    郑秀荷娇哼一声,“若是换做我,除了自身亲近者,他人如何又与我何干?更别提如此薄情寡义之人,暗处庇护他们已是仁至义尽,向他们道歉,那是绝不可能的!我看此人未免太过窝囊了!”

    “毕竟要在镇上居住,无论如何也要与乡亲父老缓和关系啊。”张贺倒是替刘睿辩解道。

    郑秀荷便浑不在意的说:“大不了一走了之,天下之大总有容身之处!”

    “秀荷妹子乃是性情中人,不过若那刘睿真的一走了之,其家人又该如何处置?”

    李翰面带深思之色,“不过我却觉得这对父子并非就如表现出来的那般良善忠义,便如那老道,初看时仙风道骨,颇有威仪,实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乃是个江湖骗子。世人多面孔,单凭片面之词,又怎能看穿其本性如何?”

    “他们应该不是此等两面三刀之徒吧?”张贺皱眉。

    “诸位公子,我倒是听了一些镇上百姓的闲谈,在他们口中刘掌柜有个刘大户的诨号,在镇上口碑风评并不是很好。”方然此时插嘴了一句。

    “竟有此事?”张贺愕然:“依我看来,刘掌柜倒是位儒商,言谈举止都颇有风度。”

    郑秀荷则看向林恒,好奇问道:“林大哥,你有心事?”

    他们讨论的热切,林恒却是一言不发,保持沉默,时而凝神蹙眉。

    “我只是在担心,那只鬼物怕没那么容易被祛除。”林恒沉声道。

    他抽空看了卷轴,并未发现自己斩除鬼物的记载,而香火、功德也并未有所增加,如此状况,尚属初次发生,林恒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都已经烧成灰了。”郑安说道:“我看那只小鬼,便如咱们曾经斩杀的僵尸无异,并非多么难缠。”

    正是因为太过轻松的将其斩除,林恒才心有困惑。

    他摇了摇头:“待会试之后,再来这小镇看看吧。”

    众人自无意见,郑秀荷又向林恒问起,他是如何看待刘掌柜父子的。

    林恒方才沉默不语,但也将众人的争论听在耳中,当即说道:“事无绝对,善恶也只存于一念之间,我也并不善于相面,看不出他们本性如何。”

    话虽如此,他对那刘睿,却也心存疑虑,此人言语不尽不实,有隐瞒之处。

    昨夜林恒灵魂出窍,前往祠堂看望刘睿时,分明听到刘睿与小鬼打赌,可事后刘睿又声称,他主动寻小鬼搭话,小鬼都不理不睬,显然是前后矛盾。

    不过也许是多想了,此人给林恒的感官还是不错的,称得上心怀良善。

    至于刘掌柜,林恒则道:“可曾记得,昨日那老道来客栈闹事时,刘掌柜特地寻了衙役差人相助?若非有那老道士装神弄鬼,镇上百姓自当不敢与之抗衡。如此看来,刘掌柜若在往日里欺压百姓,倒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镇子偏僻,如今又是乱世,只靠过来往旅人攒下十两黄金的家业绝无可能,恐怕少不得吞并良田,欺行霸市的行径。”

    “子瞬所言极是,十两金子在这贫瘠的小镇,绝对是一笔天文数字,昨日那老道士只是狮子大开口,当刘掌柜一口应下时,其表现得颇为惊诧。显然也没料到,刘掌柜竟然真能拿出这笔钱来。”李翰开口道。

    郑秀荷与张贺二人则有些不太认可,林恒摆摆手:“方才所说只是我们的猜测,真相如何,并不知晓,或许刘掌柜祖上阔绰,留下了不少遗产。”

    昨日老道士鼓动镇上百姓来客栈闹事,群情激奋,民心所向,除了百姓畏惧妖邪,担心遭受迫害外,对刘掌柜是心怀怨怒的。

    正如方然所言,刘掌柜在小镇上风评不佳,林恒也有所耳闻,若时间允许,他倒不介意留在镇上查明真相,但眼下也不再多想,赶路要紧。

    众人一路闲谈,天色渐黑时,赶到了一处县城。

    许是因为会试在即,城中客栈大多无有空房,众人接连寻了几处,终于在一家装饰颇为高档大气的客栈落脚。

    开了客房后,便在大堂用餐,因人数较多,便多费了些银钱,开了雅间。

    不同于前世的饭店包间,虽称雅间,却也不过以屏风阻隔,好在晚上食客不多,倒也还算清净。

    等待菜肴上桌时,旁边的雅座突然传出叫骂声:“姓刘的好不仗义,我们兄弟几个替他干了多少腌臜事,多给几两银子茶水钱都不乐意,那老牛鼻子张口便要十两黄金,他眉头不皱一下就给了!”

    “十两黄金?他怎拿得出来?”

    “这老货心黑手毒,同乡妇孺都狠得下心坑害,多年下来自是攒了不少家业,这里面也少不得弟兄们的功劳,现如今咱哥几个捞不到他多少便宜,却要给那老牛鼻子占去了!”

    林恒等人闻言,皆是皱眉,郑秀荷细听了两句,言道:“声音有些耳熟,这里应当没有熟人才对。”

    郑安则敲了敲屏风:“兄台劳烦安静些,莫要吵闹。”

    “哪里来的野狗乱吠!”

    伴随咚的一声巨响,屏风却被一脚踹开,几个浑身酒气的衙役怒目以示,当前一人更是拔出了腰刀。

    “昨日刘掌柜找来的衙役!”郑秀荷立刻认出了其中两人,正是昨日刘掌柜寻来的帮手,当即柳眉紧蹙:“他们方才所言的莫非是刘掌柜?”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