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六十三章 又生祸事

时间:2019-06-15作者:左耳JK

    刘睿遭鬼物附身,倒是与当初徐庆遭猫妖夺舍的境况有几分相似之处。

    正是因为处理过徐庆与猫妖的事故,林恒才能看出刘睿的魂魄与鬼物勾连很深,若无非常手段,则难以在斩除鬼物的同时,保全刘睿性命。

    白日里,林恒虽未看见刘睿脖子上骑着的小鬼,但见到灰烟邪祟的重重纠缠,心中便有了一番猜测。

    夜间魂魄离体,实际勘察一番,猜测得到了验证。

    “如那小鬼所言,便是刘睿惨遭焚烧,小鬼也安然无恙……然鬼话连篇,多半是哄骗刘睿之言。”

    林恒暗忖,既然小鬼与刘睿魂魄勾连深重,且又是无形之鬼,若无了刘睿这具身躯寄托,便是鬼物不灭,定然也会有所损伤。

    而看那小鬼有恃无恐的态势,怕是准备了后手,应对明日火烧之劫。

    林恒心中打算,待到那时,便寻找机会尽量在保全刘睿性命的前提下,将小鬼斩除!

    一夜无话,翌日。

    清晨时分,林恒便在院中练起了剑,昨夜自祠堂归来后,也并未怎么休息,仗着身强体健,熬个一两次夜,并无大碍,况且还得守夜防备。

    郑安等人中,却是李翰起得最早,打水洗漱时,见林恒练剑便驻足一旁观赏了片刻,待林恒收剑而立,不由称赞了几句。

    他虽不通武艺,可林恒剑术飘逸,实在令人赏心悦目,口中连道壮美。

    林恒自谦道:“武艺剑术,便如学海无涯,又如勇攀高峰,过了一山且还有高山阻路。诸位都称赞我剑术武艺高明,然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我也只翻过几座低矮山坡罢了,但求能走的更远些。”

    李翰则道:“子瞬目光长远,真知灼见。不过人力有穷,譬如说我罢,眼下正值乱世,何尝没有习武之心?只是自身孱弱,曾经倒也在武馆学了两天,最是基本的修炼都坚持不下去,非是我懈怠懒惰,而是身体极限如此。子瞬你则天资纵横,似是能突破极限。”

    林恒闻言,心下也不由为李翰的见解感到惊异。

    心想,此人虽只是软弱书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不通武艺,却能有如此见解,实属不易啊。

    正如李翰所言,林恒便是屡屡打破了极限,方能将剑术武艺提升到如此境界。

    此世习武者众多,却并不像前世小说中所描述的那般,在江湖武者中,有诸多境界之分,譬如先天、后天,又譬如炼精化气,或炼气返虚等等。

    毕竟乱世下,交通不畅,交流沟通多半停滞,便是朝廷都难以将政令下达到方方面面,更何况松散的江湖人。

    江湖上对于武艺境界之分,往往是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并无约定俗成统一的说法,彼此碰上了,也只能通过真切交手,眼力判断,或各自的名声称号,方能知晓孰强孰弱。

    譬如郑老馆主铁掌之名,在淮江附近的江湖地界上,便是屈指可数的名家高手。

    林恒不知自己眼下的剑术、武艺已经到达了何种境界地步,若以郑老馆主为参照,如今的他,敢说一剑便能将郑老馆主枭首斩杀。

    况且有功德之力提升悟性、体质,他还能不断突破自身极限!

    与李翰闲聊了几句,二人来到大堂,郑家兄妹与张贺也都下来了,身后竟还跟着方然。

    “你伤势未愈,便在屋中好好休养,我不是吩咐过小二,让他每日给你送餐吗?”林恒皱眉道。

    方然挠着头解释说:“少爷,我独自一人在屋中实在憋闷得很,听说今天有热闹看,就出来看看……我身体其实已经没啥事了,能跟着少爷一起赶考!”

    自林恒愿意收留他在身边做个小小书童,方然便以少爷相称。

    林恒挑了挑眉,也就随他去了,一同吃过了早餐,听闻街上传来百姓嘈杂呼喊声,店小二与刘掌柜急急忙忙夺门而出,都顾不上与林恒等人打招呼。

    “昨日不是说要在正午时分,将那疯子烧死吗,莫非要提前动手?”郑安诧异的朝外观望打量。

    林恒起身将九幽长剑挂在腰间,口中言道:“我们去看看吧。”

    众人一同出了门,便见到不少百姓都朝着小镇北方跑去,找人问询,大多也不知发生了何事,却是镇上两大族的族长,有事相召。

    小镇并无衙门,宗族势力最大,祠堂便是公堂,两位族长也是此地的土皇帝,族长相召,自是发生了大事。

    跟随百姓来到北边,却是宗族祠堂附近。

    许多人都围在祠堂外,嘈杂声响吵闹不断。

    林恒等人挤进了人群,百姓倒也颇为客气,纷纷给他们让了路,士子在外自是要高人一等的。

    况且昨日郑安展露了一手武艺,制服了发疯的刘睿,也让人敬畏。

    正来到祠堂门外,便听里面传出刘掌柜无奈的呐喊声:“不可,不可啊!我儿昨夜一直都在祠堂,有人证在,又怎能杀害那老道士?绝无此事,我儿是无辜的!”

    老道士死了?

    林恒与郑安等人面面相觑,皆是面露惊诧。

    踏入祠堂,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拄着拐杖,便是镇上两大家族的族长,堂下都是手持木棍钢叉的青壮。

    绑的严严实实的刘睿此刻被两名青壮压在地上,其中一人赤着上身,皮肤黝黑,膀大腰圆,手握一把锋利的杀猪刀,似是要给刘睿开膛剖肚,口中叫嚷着:“我杀了半辈子猪,倒是没杀过妖怪,今天倒要看看这妖怪脖子硬不硬!”

    刘掌柜自是拦着对方,口中不住求饶解释。

    眼见林恒等人进来,立刻求助道:“几位秀才公子,还请你们来主持公道啊!”

    昨夜听了刘掌柜讲述的凄惨经历,郑安等人都颇为同情,眼下便都上前阻拦,李翰言道:“诸位便是要除妖,莫非忘了老道的提醒,妖物畏火,若是能简简单单一刀杀了,昨日又何必耽误时间呢?”

    李翰此言,倒是从他们的立场出发,两位族老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白眉老者咳嗽道:“老仙师死了,定然是这妖怪害人,留不得他!”

    “对,留不得妖怪,必须要杀了!”

    祠堂里外的百姓,皆是齐声呼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