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六十一章 喃喃低语

时间:2019-06-15作者:左耳JK

    “姑娘,先前多谢你仗义执言,诸位若还打算在客栈入住,一应用度便都消了,聊表谢意。”刘掌柜满面疲态,强挤出笑容,向郑秀荷道谢。

    “不必如此,我只是见不惯江湖骗子蒙骗百姓谋取私利罢了。”郑秀荷客气了两句,又主动打听起刘掌柜疯儿子的情况。

    林恒等人自然也颇感兴趣,便寻了张空桌落座。

    刘掌柜满心烦闷,正要与人宣泄一番,便吩咐店小二去厨房做些酒菜。

    菜肴尚未上桌,刘掌柜便拿来几坛老酒,苦笑道:“这两坛酒本是待我儿中举之际以作庆祝,如今看来,却是等不到那天了。”

    “世事无常,令公子若有福气,未必不能恢复正常,只要人还活着,日后总有机会。”林恒劝慰了一句。

    刘掌柜给他们倒上酒,“诸位都是读书人,明事理,懂是非,但那老骗子能言善道,蛊惑人心,乡民受其蒙骗,对其深信不疑……”

    不必他人询问,刘掌柜便在喝酒之际,讲明了一切来龙去脉。

    因独子患病,疑似中邪,刘掌柜经人介绍,结识了传闻颇有道行的老道士,而在见识了老道士的诸多神奇‘法术’后,刘掌柜便对其大为信任,觉得儿子这回有救了。

    转折在昨夜。

    深夜其子病重发疯,躲藏在屋中角落啃噬血肉。

    当时老道士的表现让刘掌柜失望之极,丢下他落荒而逃,以至于他晕倒在屋中,所幸疯儿子并未对他动手,而后很快店小二就带人寻来,将他给救醒。

    清醒之后,刘掌柜便对老道士的本领道行产生了怀疑,而老道士则一番推脱糊弄,但刘掌柜为人颇为精明,并未上当,双方便产生了矛盾纠葛。

    昨夜交涉时,刘掌柜要求老道士偿还钱财,便不追究此事,如若不然,他便要大肆宣传,让世人都知晓这老道士不过是个胆小如鼠之辈,并无真本领。

    老道士迫于压力,一番讨价还价后,愿意偿还一部分钱财。

    刘掌柜自认倒霉,以为这场闹剧便就此结束,却万万想不到第二天,老道士立刻鼓动了百姓,带人来客栈闹事。

    “他就是在报复我!十两黄金,我辛苦了半辈子,攒下所有的家当也不过如此,眼下都要拱手相送,可恨,可恨啊!”

    刘掌柜言罢,大口灌酒,根本顾不上吃菜。

    张贺愤慨道:“当真欺人太甚,这老骗子道貌岸然,竟是如此无耻老贼!”

    待刘掌柜情绪稍显平静,林恒方才问道:“掌柜的,如若不介意的话,可否与我们谈谈令公子之事?听闻令公子曾也是位读书人?”

    刘掌柜苦笑点头:“如若一切正常,我儿如今当也是秀才,要与诸位一同赶赴会试。”

    略作停顿了片刻,他缓缓讲述出来。

    原来刘掌柜在经商之前,也是个立志科举的读书人,只是天赋有限,十数年苦读始终成不了秀才,索性没有钻牛角尖,改行经商,也算小有成就。

    但读书科举始终是他的一个执念,于是在生了儿子后,便精心培养子嗣,期盼这位独子能够继承自己的志愿,与科举一途上光宗耀祖。

    儿子没让他失望,从小便聪慧异常,懂事善良,是远近闻名的才子。

    刘掌柜本以为儿子能够完成自己未尽的心愿,考上秀才,甚至更进一步成为举人乃至进士,光耀门楣。

    一年前的某天,儿子疯了。

    “事发突然!他外出访友归来后便有些不对劲,时常精神恍惚,偶尔关在在屋中自言自语,像是在与人对话,然而屋内只有他一人!此后一段时日里,他病情越发严重,我不知寻了多少名医大夫给他诊治,却始终无有效果。时至今日,已是毫无理智,竟砍伤自己生母,所幸伤势不重,没有性命之忧……否则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刘掌柜满脸痛苦,忍不住落下泪来。

    众人受他情绪感染,也是大感同情。

    “以此看来,令公子若非是突遭打击,刺激太大,精神失常,便是中了邪祟。”林恒出言询问:“你可问了,他外出访友期间,可有遭遇甚么怪事,或受了甚么打击?”

    刘掌柜抹了把脸,不住摇头:“自是问了清楚,也寻了他几位同窗好友打听,可都说并无异常发生,我儿更是一言不发,实在问不出甚么来。”

    末了也是补充道:“我一直都怀疑他是中了邪,大夫都言我儿身体正常,若是依照常理,应不会有此劫难。”

    也正是如此,他才花费重金寻了老道士为儿子驱邪,然钱花了不少,却是受到蒙骗,钱财损失事小,若害的儿子丢了性命,那真是后悔莫及了。

    众人宽慰了一番,见时辰不早,刘掌柜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便让店小二将人抬走,而后也就各自回房休息。

    林恒回到屋内,在窗边朝外打量,夜色很浓,如浓墨泼洒在天地间,小镇寂寥无声,便连鸡鸣狗叫都不曾听闻,寂静的如同一切皆为虚幻。

    准备了一番,他便灵魂出窍,离开了客栈,向宗祠走去。

    宗祠不大,小镇中以刘、李两家姓氏为主,宗祠内便供奉着两家的祖宗牌位。

    林恒径直穿过了宗祠的院墙,便见到两个青壮汉子,一左一右靠在门边呼呼大睡。

    踏入宗祠之中,绕过牌位香炉,在后方有一小屋,平时放置杂物,眼下便用来关押刘掌柜那疯儿子。

    刚刚来到门外,却听里面传来话语声:“你太傻了,他们如此欺你辱你,更要把你活活烧死,你还要为他们着想,世上怎会有如此痴傻的蠢货?”

    “你心中难道毫无恨意?这一年来,你救了他们多少次,但哪一次不是被人打骂欺辱,忍无可忍,自是要奋起反抗!”

    “听我的吧,这些都是美味可口的食物,只要让我吃饱,我便能满足你的一切愿望,这个买卖你稳赚不赔!”

    话音低沉,像是在人耳边不断喃喃。

    若是整天都要听如此唠叨,换做旁人怕也是要疯了。

    林恒并未感到困惑诧异,脚下略作停顿后,迈入小屋之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