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从城隍庙开始 第六十章 剑斩鬼影

时间:2019-06-15作者:左耳JK

    老道士非但能言善道,且还展示了一番玄妙法术。

    便是观察入微的郑秀荷,对其展示的剑斩鬼影,心中纵使怀疑不信,可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破绽漏洞,耳听周遭百姓欢呼声不断,气愤又无奈。

    她坚信老道士就是个江湖骗子,决心拆穿其真面目,可到头来却毫无办法,气得俏脸通红。

    郑安上前宽慰道:“算了,你就别钻牛角尖了,此事与我们无关,不要耽误时间,我们还要赶路呢!”

    郑秀荷银牙咬了下红唇,“可是,真要让他们把人给烧死?”

    “若真是邪祟妖物,烧死也是为民除害了。”林恒站了出来,沉声说道。

    “林大哥,你也不信我?”郑秀荷颇为伤心。

    林恒却是摇头:“你先入为主的认为这老道士是个骗子,便排斥其所说的一切话语,即便老道士真是个江湖骗子,但你敢确信,这个年轻男人是无辜的,他没有沾染邪祟,不会祸害百姓?”

    听闻此言,郑秀荷愣了一愣。

    而在他们谈话间,老道士已经鼓动了族老乡亲,给刘掌柜施压,要其花费重金购买祖宗亲传的符箓,解救儿子,否则便要将其活活烧死!

    众怒难犯之下,刘掌柜只得选择屈服,他只有这么一个独子,便是得了病,也不能眼睁睁目睹儿子被焚烧成灰,白发人送黑发人。

    只是十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刘掌柜好说歹说,总算是得了两天宽限时间,筹集钱财,至于其儿子,便被关押在宗祠当中,族老特地安排了一些青壮看守。

    一场闹剧,眼下方才暂时落幕。

    因郑秀荷耽搁了时间,天色已晚,连夜赶路自是危险,只得在镇上再过一夜,回客栈的途中,郑安责怪了妹妹几句后,又连番向林恒三人致歉。

    “实在过意不去,家妹任性,耽误时间,给大家添了麻烦。”

    林恒摆摆手,朝情绪低落的郑秀荷笑道:“秀荷妹子,你其实是对的,那老道士的确是个江湖骗子,所谓剑斩鬼影,只是骗人的小伎俩罢了。”

    他原先听到老道士驳斥郑秀荷肉眼凡胎时,以为这老道士有真本事,或如自己开了天眼一般,能见到那疯男子身上缠绕、散发出来的邪祟黑烟。

    但见了其展示的剑斩鬼影后,便大失所望。

    “林大哥,你看出破绽了?”郑秀荷眼前一亮,赶忙问道。

    郑安、张贺与李翰也都好奇的看过来,他们其实也有些被老道士给唬住了。

    林恒解释道:“老道士的符纸、符水都是提前准备好的,符纸上提前用碱水画出恶鬼的图案来,水迹一干便消失无形。而符水则是姜黄水,含于口中喷在符纸上,鬼影立刻显形。”

    前世一些魔术便运用了类似的原理,而此世处在封建蒙昧时期,又有邪祟鬼怪出没作乱,类似的江湖把戏往往都能令百姓深信不疑。

    便是李翰、张贺与郑安等读书士子,受其蒙骗,也都情有可原。

    “碱水……姜黄水?”李翰听罢若有所思,半晌后说道:“我曾在一本古书杂谈之上,倒是见过与此类似之事,碱水无形,可写下密文,再以姜黄水将字迹呈现,起到保密之效。不料竟有江湖术士,以此行骗!”

    “原来如此,若不是子瞬解释,我还真将那老道当做世外高人,都欲寻其求个护身符呢!”张贺摇头苦笑。

    郑秀荷瞪着他:“老道士方才还诅咒我等,你倒好,竟要买他符箓!”

    “我只是有所打算,并未付诸行动……”张贺连忙摆手:“秀荷妹子,你切勿误会,我自是站在你这边的。”

    郑秀荷娇哼一声,却又不解的问林恒:“林大哥,为何你先前不当众将其拆穿?”

    “世人多愚昧,况且论及鼓唇弄舌的伎俩,我不如那老道,怕是难以让百姓信服。”林恒摇头道。

    除此之外,其实他还有其他打算,因而并未当众拆穿老道。

    郑秀荷并未多问,只是蹙眉道:“若那男子果真是邪祟,这老骗子岂不是要害了镇上百姓?”

    骗子自然是无法真正斩除邪祟妖魔的,既如此,骗人钱财不提,反倒还要令百姓遭难!

    李翰左右看了看,猜测道:“我看那老道士颇为精明,口中所言要将疯子烧死,不过是威胁之语,目的只为了骗取钱财,待刘掌柜奉上十两黄金,其定要溜之大吉。”

    “博文所言甚是。”张贺颔首道:“若掌柜儿子真是邪祟附身,火攻无效,反而会将其激怒,令其发狂……说到此处,我当真佩服伯宁兄的勇猛。”

    最后还不忘打趣一番郑安。

    郑安心中有些后怕,但嘴上自是不肯服软,冷哼一声:“我可不像你手无缚鸡之力,便真是邪祟又如何?当初我与子瞬联手,僵尸妖怪,都曾斩杀过!”

    张贺笑道:“你可别往脸上贴金,抢占了子瞬之功。”

    林恒咳嗽了一声,提醒道:“晚上都小心一些,若有异动,便立刻来我屋中,切勿单独散开。”

    听他此言,众人齐齐一惊,郑安愕然道:“子瞬,那疯子果真是妖邪附身了?”

    他们不信老道士,可对林恒自是信服不已,若论及应对妖邪鬼物的经验,林恒也谈得上经验丰富了。

    毕竟身为凡夫俗子,能多次经历邪祟鬼物事件而幸免于难的实在少之又少。

    林恒沉声道:“依我看来,那疯子多半是邪祟附身。”

    张贺便提议道:“既然如此,晚上不如都集中在一间屋子里,若是突生变故,也好彼此照应!”

    林恒看了眼郑秀荷,说道:“不必如此,我们屋子相邻,晚上我会守夜,若有意外发生,会第一时间赶往相助。”

    若无女眷,他们四个男人同处一室自然无有大碍,但眼下就得注意一二了。

    张贺闻言也是立时反应过来,连忙点头,没有再提了。

    回到客栈之中,冷冷清清,无有几个客人,店小二也不见了踪影,等了好一阵,刘掌柜与店小二才折返回来,皆是疲惫不堪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