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45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时间:2022-03-23作者:六月生花

    “我,我漂亮吗?”喝完一大杯水的乔燃,醉眼迷离的看着沈慕白。

    “漂亮,你最漂亮了!”沈慕白温笑着回答。

    “既然我漂亮,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是我不够性感吗?”乔燃红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盛满委屈地看着沈慕白。

    “不管你漂不漂亮,性不性感,我都喜欢你,你喝醉了,先好好休息。”沈慕白像对孩子一样温柔耐心的哄着乔燃。

    “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

    “那你亲亲我,你亲了我,我就乖乖睡觉。”乔燃像是一个讨糖吃的孩子,笑容纯净的看着沈慕白。

    看着乔燃如孩子一样无邪纯净的笑容,沈慕白心脏似被什么东西一般,酥麻了一下。

    明明是一个有过三年婚史的女人了,怎么还会拥有如此清澈动人的眼神?

    就像被水洗过的钻石一样,纯净无瑕,让人不忍亵渎。

    仿佛靠近她,就是犯罪一样。

    即使如此,沈慕白还是控制不住朝乔燃靠近,仿佛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着他前进。

    “你在干什么?”

    温时墨一进来,看到沈慕白的唇距离乔燃只有十公分的位置,怒火奔腾的喝斥。

    “你怎么进来了?”沈慕白丝毫没有被温时墨抓包现场的窘迫,声音云淡风轻地问。

    “我怎么进来的,不需要你过问,你现在可以走了。”温时墨声音冰冷的赶人。

    乔燃看着站在床边的温时墨,目光好奇的打量道:“咦!你是谁呀,你长得真漂亮真好看,比我老公还好看!”

    说着又觉得说错话一般,连忙拉着沈慕白的手,一脸紧张的道:“老公,你别生气,在我心里,你是天底下最好看,最帅气,最英俊的男人了,这个男人就是陀屎,跟你不能比。”

    温时墨:“……”

    要不是昨天看到她的智障表现,温时墨现在一定会拧断乔燃的脖子。

    “乔燃喝醉了,我身为她朋友,有责任和义务照顾她,这里就不需要温总费心,温总还是回去照顾你的未婚妻吧。”沈慕白温声道。

    “沈总说的照顾,就是趁她醉酒,趁人之危的亲她吗?还让她叫你老公?”温时墨视线落在乔燃握着沈慕白的手上,周身散发着让人畏惧的寒气。

    “对啊,你还没有亲我呢?老公,你亲了我,我就相信你爱我。”乔燃笑容甜甜地看着沈慕白。

    温时墨:“……”

    很想杀人怎么办!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这个女人喝醉酒后就智商降到三岁半。

    还是智障的那种。

    “你不亲我,那我就亲你,用我的实际行动证明我爱你。”乔燃说着拉着沈慕白的衣领就要亲他。

    她的唇还没有碰到沈慕白,一只大手快她一步,扯着沈慕白的衣领,将沈慕白从椅子上拉起来,要将他推出门外。

    沈慕白反手要推开温时墨的手,被温时墨把手快速一拳打在胸口上,巨大的惯力让沈慕白往后踉跄了几步。

    “我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乔燃醉酒后做的事,我不会配合她,更不会轻薄她,这一点你放心。”沈慕白忍着胸口的疼,声音严肃地道。

    “你会不会趁人之危我不知道,但你是小人这点我很确定,我不会让她和一个小人待在同一个房间的!”温时墨说着将乔燃从床上拉起来,拥着她的肩膀就要走。

    “老公,快救救我!”乔燃目光求救的看着沈慕白,对温时墨又踢又打,试图挣脱他的手。

    “温时墨,你有什么资格带她走?前夫还是姐夫?”沈慕白伸手挡住温时墨前进的路,眸色清冷地问。

    温时墨目光看向沈慕白,两个极具杀伤力的目光在空中交汇,碰撞出滋滋作响的火花。

    “前夫姐夫都是夫,不管是哪个夫,都比你这个外人有资格。”温时墨说着胳膊肘推了一下沈慕白,让他后退几步,带着乔燃离开。

    “老公,救我,我不要跟这个坏蛋走!”乔燃努力地挣扎,试图从温时墨身上下来。

    “哦,我和温时墨已经离婚了,我一定是又在做梦了!”

    “瘟神,你不要打扰我美梦,我还没跟美男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在乔燃的眼里,她又做美梦了。

    她还没调戏够美男呢,就被人打扰清梦了。

    心里别提有多生气了,挣扎不出的她,对着温时墨的肩膀就狠狠咬了起来!

    温时墨忍着肩膀被咬掉肉的疼痛,像夹小鸡一样带着她往前走,任凭她怎么挣扎都不放手。

    这个该死的女人,又把现实当梦境!

    她究竟做了多少和美男春宵一刻的美梦?

    想到这,温时墨胸腔里的怒火似要将他燃烧一样,带着乔燃离开的脚步更快了几分。

    乔燃被温时墨动作粗鲁的带进洗手间,拿着花洒往她身上冲凉水。

    “啊……啊……”刺骨的凉水让乔燃惨烈的大叫起来,同时,冰冷也让她彻底清醒。

    她调的那杯思年华,解药就是冷水。

    只要冲一个冷水澡,人就会瞬间清醒。

    看到眼前浇她冷水的人是温时墨,乔燃眸色顿时变得如利刃一样寒凉。

    “我最讨厌别人往我身上泼冷水了,尤其是我喝醉酒之后!”乔燃说着迅速出拳砸向温时墨。

    温时墨见她拳风凌厉,迅速闪躲,两人在你攻我躲间,从卫生间打到客厅,又打到卧室。

    每一次出招都被温时墨化解,乔燃怒了,出招更加危险致命。

    温时墨见乔燃每一招都是要让他断子绝孙的危险,深怕一个不小心被乔燃打残了,出动大招,一下将乔燃禁锢在柔软的地毯上。

    “目前为止,能和我过招十几个回合,还没伤一根头发的,你是第一个,没想到你不仅医术好,武术也不差。”

    温时墨说话时,温热的呼吸从后面吹拂在乔燃脖子耳朵上,让乔燃身体一下紧绷起来。

    “放开我?”乔燃喘着粗气,有些恼羞成怒的低吼。

    乔燃一直知道自己不是温时墨的对手,所以每次苏凝提议让她把温时墨打服,都被她否决了。

    但不是都说一个人在喝醉酒,被人欺负后,威力是无穷的吗?

    她刚才也觉得自己一招一式打得都很有气势,很厉害,为什么还是伤不了温时墨分毫?

    真是气死她了。

    “技不如人,恼羞成怒了?你不用气馁,其实你的武功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了,只是不能和我比而已。”温时墨说着将头往前伸,想看乔燃的脸色。

    这时,乔燃也回头看向温时墨,同时转向对方的两人,双唇在同一时间划向对方的唇。

    刹那间,两人被对方柔软微凉的唇触碰的惊到忘记了反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