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9章 望情山事件

时间:2022-03-23作者:六月生花

    “爸爸,你不要生气,半年之后就可以取了,而且公司不是你一个人的,是你和所有董事的。”

    “每次出事你都自己掏腰包把钱补上,这对你不公平,也会让他们养成习惯。”

    “导致他们以后不管出什么事,不想解决问题的方法,就第一时间吵着让你补上。”

    “别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是有钱,把钱留在自己名下,不比补到公司更好吗?”乔燃温声道。

    “我也知道你说的是对的,可是眼下不是解决不了问题吗?”宋志远烦躁地道。

    “爸应该知道我和徐可欣打赌的事情了?虽然徐可欣被开除了,但我一定会给公司拿下与hot的合作秀,到时我们就可以不损失一分钱,也能让那些股东乖乖闭嘴。”

    “只是以我们公司眼下的形象和名气,想和hot集团合作谈何容易?”宋志远觉得乔燃说的话就是无稽之谈。

    “爸,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不能拿下hot,我就找温家二老借钱给你填补损失怎么样?”

    股票损失本来就是经营公司该承受的正常风险,宋志远本就没打算真正把钱补上。

    只是找乔燃要钱的一个借口罢了。

    乔燃这样说,对他来说,要么收获钱,要么收获和hot的合作,左右都是他赚了。

    “好,如果你成功让公司和hot集团合作,爸就让你当销售部总监。”

    站在二楼拐角处的徐雪漫无目的听到他们的对话,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

    想和hot合作?

    乔燃,你就到地狱找他们合作吧!

    ……

    十一月的深夜,北风冷冽,山顶上的寒风更是刀刃一样寒凉。

    乔燃坐在草地上,面前燃烧着一排五颜六色的烛火。

    烛光后面,是一片花海的墓地,墓碑上的照片,是女人二十多岁拍的,与乔燃有七八相似。

    只不过她的脸是温婉柔美的,而乔燃的脸则带着几分冷艳绝美。

    乔文惠是一个喜欢把生活过成诗,爱做梦,爱幻想的女人,她不要和别人挤在一个小小的墓地。

    让乔燃把她葬在面朝大海的大山上,可以仰望天与山海连成一片的美景。

    乔燃精心选择了之后,就把乔文惠埋在了这里——望情山。

    希望在天有灵的乔文惠,知道宋志远的真面目后,能忘记宋志远那个渣男。

    也希望乔文惠下辈子,能找到一个真正深爱她的人。

    “妈,我听你的话,放过他,也放过自己了。”

    乔文惠临终前对乔燃说:“燃儿,妈妈知道你很爱温时墨。”

    “但爱一个人,不是占有,而是要他幸福。”

    “只要他幸福,能远远的看着他就够了。”

    “你将他困在婚姻里,痛苦的是你们两个人,妈希望你想开。”

    这是乔文惠的爱情观,因为她深爱宋志远。

    不忍看他被人嘲笑有一个傻儿子。

    不忍看他被人嘲笑是绝户头。

    不忍看他被人骂是上辈子缺德事做多了,这辈子生个傻儿子来讨债。

    所以她将自己的一切拱手让人,带着一双儿子远走他乡,只为了能让她爱的男人幸福。

    乔燃和她母亲的爱情观恰恰相反。

    她觉得喜欢就要争取。

    她靠自己的努力争取到很多东西。

    觉得爱情也可以靠努力获得。

    即使不成功,但只要努力就不留遗憾。

    “叮咚……”信息提示声,在安静的山顶格外响亮。

    乔燃拿起手机,看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消息。

    “下来,我在你家楼下。”

    虽然没有自报家门,但看简单的几个字,乔燃就知道是温时墨发的。

    “我不在家,如果你能找到我,我就如你所愿把新文撤下来。”

    乔燃回完短信,又坐了半小时,身后传来一些异响,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弧度。

    鱼儿上钩了呢。

    “妈,山上太冷了,我就不陪你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先回家了。”乔燃说着起身就走。

    “呵呵,你不用上班了!”

    随着女人阴冷的声音传来,昏暗中,一个身影从山下露出来。

    “徐可欣,是你?半夜三更,你来这里干什么?”看着一步步朝她走来的徐可欣,乔燃慢慢往后退,声音警惕的问。

    “你说来这里能干什么?当然是为了让你永远的和你妈作伴了。”徐可欣声音冷血的道。

    “你要杀我?就凭你?你忘了我是如何发现你的奸计,并把你加了料的酒还给你,爆光你和吴庆强的丑事了?”乔燃冷嘲地问。

    “很好,你居然敢承认那些事都是你做的了,乔燃,你毁了我的人生,我当然不会让你这么孤独的下地狱了,我好心的带来几个男人服侍你,让你快活的登上极乐世界!”

    徐可欣说完身后走出来五个又高又壮的男人,徐可欣恶狠狠的瞪着乔燃:“昨天让你这个小贱人跑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往哪里跑?”

    “徐可欣,你做了那么多犯法的事,不知悔改就算了,居然还要杀人灭口,你还真是无药可救了,你之前犯的事,只要你赔偿做的好,坐个一年半载牢,就可以出来,你要是现在杀了我,就是死罪,你知不知道?”乔燃冷声问。

    “什么死罪?你因为被吴导潜规则,成为全国的笑柄,无颜苟活于世,在你母亲坟前跳海自杀身亡,关我什么事?”

    徐可欣冷笑几声:“说起来这还要谢谢你给你母亲选了这么一处雅静,偏僻,无人打扰的深山老林处当墓地,再也没有比这地方更适合让你消失了。”

    “你们几个,今天给我好好侍候乔小姐,乔小姐叫得越凄惨,越无助,我给的奖励就越高。”

    看着几个男人朝自己走来,乔燃满脸害怕的乞求道:“可欣,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了我,我以后再也不和你作对了。”

    “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从你把我和吴导的事情发到网上的那一刻,你就应该想到我一定会杀了你。”徐可欣目光阴鸷的道。

    “是你想杀我,还是宋晚晴想杀了我?如果我没猜错,是宋晚晴给你出的主意,让你到墓地来杀我的吧?”

    徐可欣表情一愣,乔燃怎么知道这一点?

    “不是,是我自己想到的,我知道明天是你妈妈忌日,所以今天晚上来埋伏,没想到你居然提前来了。”徐可欣否认道。

    乔燃冷嘲道:“你撒谎,你才没有那么聪明,是宋晚晴告诉你,我怕你们明天来找我麻烦,一定会选择凌晨来拜忌我妈,让你们现在过来伏击我。”

    “为了事情的合理性,她只是让你制造我因为被网曝想不开自杀身亡的假象,并没有让人羞辱我,是你自己咽不下被我曝光你恶行的气,私自做主让人羞辱我,对吗?”

    徐可欣心里一惊,伪造乔燃自杀身亡的主意的确是宋晚晴出的。

    宋晚晴的确没说让人羞辱乔燃,是她不想乔燃死得太便宜,才让人羞辱乔燃的。

    她觉得乔燃被扔进大海后,会被海里的东西吃掉,反正别人也查不到什么,就要让乔燃受尽折磨之后,再丢进大海。

    “死到临头,你还想套我的话害晚晴,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一切与晚晴无关,都是我自己的主意,你今天晚上横竖都是死,我劝你还是老实一些,少受些皮肉之苦。”徐可欣冷笑道。

    “哈哈哈……”乔燃仰天冷笑起来。

    “你笑什么?”徐可欣愤怒的问。

    “我笑你可怜又可悲,被人利用了,还把她当宝一样护着,宋晚晴就是想用你的手除掉我,让她既报了心中大仇,又能干干净净地当她的温太太。”

    “而你,这事之后还是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你说到时候,她让人在里面多关照你几下,你能活着出来的机率有多少?”

    如果说之前徐可欣还觉得乔燃说的一切都是巧合,这会儿,她心里开始有些迟疑了。

    不过心里的仇恨让她很快就打消了顾及。

    宋晚晴可是为了救她,连刀子都敢捅在她自己身上的人,怎么可能会伤害她?

    “你就别在死到临头,还苦苦挣扎了,我是不会给你活着下山机会的,你们几个给我上。”

    徐可欣一声令下,五个凶神恶刹的男人一起跑向乔燃。

    乔燃在躲了几下之后,被两个男人抓住。

    “救命啊,救命啊……唔……”乔燃凄惨的声音在深夜的大山里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