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0章 关于她和温时墨的新婚夜

时间:2022-03-23作者:六月生花

    乔燃手机一开机,就接到宋志远打来的电话。

    “燃燃,你在哪里?爸爸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担心死我了。”电话那端传来宋志远担心的声音。

    乔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在朋友家,手机没电了,现在刚开机。”

    “回家住吧,这些年是爸爸不好,爸爸一直想找机会弥补你,现在你和温时墨离婚了,爸爸想好好疼你爱你,弥补这些年对你的亏欠,你给爸爸一个机会,今天回来好吗?”

    呵,父爱?

    要不是她手上有温家补偿的四十亿,他会打这个电话吗?

    更别说是弥补对她的亏欠了!

    乔燃假装不愿意的拒绝,在宋志远求了好几遍后,才勉为其难地道:“妈妈生前就想让我回宋家,但我一直觉得你辜负了妈妈不愿意回去,妈妈临终还念着你,她那么爱你,说明你是值得她爱的人,我不应该让她在天之灵看到伤心,我先回去住一段时间,实在不适应,我再搬出来。”

    “好好好,我一定会让你适应的,我现在让人做好吃的等你,你快点回来。”

    挂断电话,乔燃微微弯唇,勾起冰冷的弧度。

    宋志远和乔燃母亲乔文惠结婚后,两人开了一家裁缝店,乔文惠不仅做衣服的手艺精湛,设计衣服的款式也让人拍手叫绝,小小的裁缝店很快发展成一个小服装公司,再慢慢演变成当地的龙头企业。

    生乔燃弟弟乔辰的时候,乔文惠大出血,被切除子宫保命。

    乔辰三岁不会走路,不会说话,只会傻笑,被诊断为智力落后,发育迟缓。

    宋志远被人耻笑生了一个傻儿子,偌大家业,后继无人,以后是一个绝户头,但宋志远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每天带着乔辰出门玩耍,让深爱他的乔文惠很内疚,不想拖累宋志远的乔文惠以死相逼,让宋志远和她离婚。

    离婚后乔文惠带着一对儿女远走他乡,到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生活。

    然而乔文惠到死都不知道,多年疾病缠身,最后因五脏六腑衰竭而亡的她,不是因为身体生病了,而是中了一种无色无味,非常罕见的慢性毒药,才去世的。

    在给弟弟乔辰治病时,乔燃也提炼到她母亲身上极少量的相同毒素,由此推断出她母亲身上的毒是在她怀孕的时候中的,因此导致乔辰发育迟缓,智力低下。

    一个怀孕的女人中了那么奇怪罕见的毒,要说不是有人故意为之,有谁会信?

    乔燃站在蒙蒙细雨中,透过雨雾看着面前豪华明亮的别墅,眼里冷若寒霜。

    这个房子是她母亲亲自设计的,原本应该是他们一家四口住在这里的。

    如今却住着别的女主人和别的孩子。

    这次来宋家,是要查清她母亲中毒的真相,让那些毒害她母亲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二小姐,你到了怎么不按门铃,衣服都淋湿了,这么冷的天,别冻感冒了,快进来。”佣人吴妈打着伞出来,看到站在大门口的乔燃,连忙拉开门,给乔燃打伞。

    “我也刚到,正准备按门铃你就出来了。”乔燃低声乖顺道。

    “快进去,老爷太太都在等你呢!”

    乔燃在吴妈的带领下,走进别墅客厅,宋志远看到乔燃头上身上都是水,连忙关切的道:“小燃,你衣服湿了,快上去洗澡换身衣服。”

    “小燃,阿姨带你去换衣服。”徐雪漫亲切的道。

    “麻烦雪姨了。”乔燃乖巧懂事的回答。

    “不麻烦,一家人不要这么疏离,这也是你家。”徐雪漫说着亲昵地拉着乔燃的手往楼上走。

    “这是阿姨为你安排的卧室,你看你满不满意,要是不喜欢,我明天找人按你喜欢的换。”徐雪漫推开一个卧室门,温柔地道。

    和温时墨结婚的这三年,宋志远对她并不热情,每次联系她,都是要求她让温家帮他达到什么目的,反倒是徐雪漫,对她非常温柔有爱。

    甚至外界猜测是乔燃害她女儿宋晚晴变成植物人,她还帮着乔燃对外澄清,说她女儿的车祸没有谋杀,没有陷害,只是一场正常的交通意外,让外界不要过多猜测,不要网暴伤害无辜的乔燃。

    乔燃不是一个单纯无知的人,她知道徐雪漫是一个能笑着置人于死地的危险人物,因为要查她身上的秘密,这几年,她也没有揭穿徐雪漫的伪装。

    演戏嘛,谁不会?

    “不用,我很喜欢这个卧室。”

    “那你先洗澡,洗好下来吃饭。”

    这天晚饭,宋志远对乔燃嘘寒问暖,夹菜倒水,像极了一个温柔慈爱的好父亲,对乔燃极尽宠爱。

    也出乎乔燃预料之外的能忍,没有和她提钱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换了地方认生,乔燃做了一夜噩梦。

    一会梦到小时候被恶狗咬,一会梦到与母亲和弟弟在乡下的快乐时光,一会又梦到和温时墨的新婚之夜,在痛苦的窒息中,从梦中惊醒。

    关于她和温时墨的新婚之夜,乔燃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对温时墨的钦佩。

    为了让温时墨和她圆房,温正良在他儿子酒里动了手脚,还把房门反锁,不让他们出来。

    温时墨怀疑是她为达目的,无耻的对他耍手段,差点把她活活掐死。

    昨天她中了药,药产把她磨的什么脸面,自尊都顾不上了,温时墨那天却能靠洗冷水澡和自制力熬过去。

    这让乔燃觉得他的自控力,真是强大到让人无法想象。

    朦朦胧胧的胡思乱想中,乔燃又睡了一个回笼觉,在徐雪漫一声声温柔的呼唤中醒来。

    “小燃,时间不早了,起床吃早餐了。”

    “小燃,空肚伤身体,吃完早餐再睡,快起床吧!”

    “……”

    那慈爱而又富有耐心的温声软语,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徐雪漫是她亲妈,而不是继母呢!

    “知道了,我一会下去!”

    半个小时后,乔燃走到餐厅,在宋志远右手边坐下。

    “小燃,昨晚睡得好吗?”宋志远关心的问。

    “挺好的!”

    “你睡得好,爸爸就放心了。”

    “远哥,你黑眼圈这么重,昨晚没睡好吗?”徐雪漫边用公筷给乔燃夹鸡蛋饼,边关心的问。

    “公司出了点事,昨晚一晚上是没怎么睡。”

    “发生了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我能处理。”宋志远说着看了一眼旁边低头吃饭的乔燃。

    “究竟是什么事,你说嘛,看我能不能帮你分担一下嘛,就算我不行,还有小燃在,她一向聪明,一定能帮到你。”徐雪漫关切的道。

    听着他们两人一唱一和的讲双簧,乔燃假装听不懂的继续低头吃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