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84章 乔燃的逆天靠山

时间:2022-06-27作者:六月生花

    _: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84章 乔燃的逆天靠山

    “我做我的,你怎么想是你的事,你不喜欢我给你包扎,大可把你手上的包扎用嘴咬开。”乔燃说着走到外婆身边坐下。

    “外婆,对不起,如果早知道你在这里,我应该更早来这里的!”

    看着乔燃愧疚的目光,外婆满眼心疼而又慈爱地说:“我的傻乖孙女,你妈妈都不记得我了,你又怎么能知道我的存在呢?

    我能在死前看到你,知道你妈妈还好好的活着,我已经死而无憾了,你千万不要因为没有早点来救我自责。”

    提到母亲,乔燃目光闪烁了一下:“外婆,和我讲讲家里的事情,外公,舅舅以及瑶姨,让我多了解一些瑶姨和雷震的恩怨,说不定我能从中找到解开雷震心结的秘密……”

    “好,我们家在北虹国帝城,你外公是统领三军的总司统陆博杰……”

    “什么?外公是统领三军的总司统陆博杰?”乔燃惊得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从乔燃的语气里,外婆知道乔燃知道陆博杰,声音激动地问:“你知道他?他还活着吗?”

    “陆司统还活着,不过他早就退休了,现在他的儿子陆启山担任一品大将军。”

    “启山还活着?这么说雷震是骗我的?太好了,博杰和启山都还活着,我等了四十多年,终于可以瞑目了……”

    看着外婆喜极而泣的模样,乔燃的心则‘砰砰……’狂跳个不停。

    所以她从一个没有亲人疼爱的可怜人,变成了一个有外公有外婆有舅舅的人?

    外公是前三军总司统,舅舅是一品大将军,她摇身一变,成了有政界护身符的人?

    不得不说,这人脉真是逆天啊!

    “对了,燃燃,你启川舅舅在做什么?”外婆好奇地问。

    “启川舅舅?据我所知,陆老好像只有启山一个儿子。”

    听到乔燃的话,外婆眼中的喜悦之色又退了下去。

    “你的启川早就下地狱了!”郑珍珠冷冷地大笑说。

    外婆的眼泪又像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

    那种有了希望又失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再一次涌上心头。

    ……

    夜深人静的山脚下!

    一身黑衣的温时墨手持最新武器,开始按照陌生人发来的地图上山。

    蒋为民下了军令,任何人不许擅自行动,但他做不到。

    做不到在酒店里安静的等两天之后的行动。

    他要去救乔燃。

    哪怕是死,他也要将乔燃救出来。

    温时墨的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慌乱害怕过。

    就在温时墨刚到山脚下,研究从哪里上山时,手机短信音响起。

    一个陌生人给他发了闯山图,如果他闯关成功,就让他看乔燃。

    如果他闯关失败,死在路上,也是他的命中注定。

    温时墨知道在对方知道他闯山的情况下上山,将会危险重重。

    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上山。

    一路上,温时墨过关崭将,穿过枪林弹雨,打死毒蛇猛狮。

    当他戴着对讲机,按照对讲机里的提示,闯到最后一关时,身上已经遍体粼伤。

    最后一关是以一敌十,赤手空拳,在泥坛里的肉博战。

    那十人个个魁梧强壮,出手狠辣致命,一出招温时墨就知道他们是训练精良的武士。

    以他遍体粼伤的身体,想要战胜他们并不容易。

    但一想乔燃的音容笑貌,他就觉得全身被注满了能量一般。

    抱着带乔燃平安下山的信念,温时墨以一敌十的努力奋战。

    直到打到天空出现鱼肚白,他终于将那十个人打倒在泥浆中站不起来。

    而他自己躺在泥浆池边,拿起对讲机,声音奄奄一息地说:“我闯关成功了,带我去见乔燃。”

    “果然如我所料,你真正爱的人是乔燃。”女人诡异的声音幽幽响起。

    温时墨努力抬起沉重如铅的脖子,看到宋晚柔那张阴森冷笑的脸。

    一只绿色的蛇在她头上张着大口吐着蛇芯转动,使她看起来更加吓人。

    “晚……晚柔,你,你怎么在这里?”

    “顾大哥,你这么聪明,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宋晚晴慢慢蹲在温时墨面前,声音如鬼魅一般:“这些天你和不同女人传绯闻,不就是在故意迷惑我,让我放松警惕,暗中探查我是不是杀害姐姐的凶手吗?”

    宋晚晴的话一出,温时墨迷茫疑惑的目光瞬间变得清明。

    只是很快,他就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

    虽然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这一夜乔燃却睡得很安心。

    可能是因为意外收获一个亲人的原因吧!

    起床后,乔燃给外婆梳了一个优雅的发型。

    和郑珍珠一无所有的牢房相比,外婆的牢房里有一个可以洗濑的卫生间。

    让外婆的卫生问题不至于像郑珍珠那样狼狈。

    虽然没有镜子,但几十年来,第一次梳妆打扮,还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外孙女编头发,外婆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

    两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像是相识已久一般,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

    为了活动筋骨,乔燃还拉着外婆做操跳舞,一边做操一边唱歌给外婆听,完全没有被关在牢里,生命危在旦夕的焦虑和害怕。

    正在两人愉悦的做操中,送早餐的看守人进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看直了眼睛。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有心情跳舞的犯人。

    也许是在山上过得太压抑了,以至于他们送好饭后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铁门前欣赏起来乔燃做操。

    一老一少站在破旧潮湿的牢笼里,脸上带着的笑容却像太阳一样灿烂,让人忍不住想跟着她们跳舞。

    “每天看着我们也辛苦了,几位大哥也一起做做操,活动一下筋骨了。

    再过两天,你们就要有一场生死之战要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跳操都不知道。

    何不趁有时间,让自己的身体舞动起来?”乔燃笑容灿烂地看着铁门外的六个看守人。

    这几个看守人都是从小在山上出生的人,还没有见过山下的世界。

    说实在的,他们心里是不愿意打仗的。

    但他们的父辈都被按排了重要职位,觉得在这里比在外面有人生价值。

    他们割舍不了父母,只能接受父母安排的路走。

    虽然他们的父亲说他们武器齐全强大,那些人布局再强,也不敢强攻他们。

    但他们还是害怕会在两天后的交战中失去生命。

    听到乔燃的话,他们也不由自主的跟着跳了起来。

    地牢入口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双手环胸的看着里面的人。

    雷琰看着乔燃灿烂的笑容,只觉得她身上像是镀了一层光,美到让人窒息。

    清脆悦耳的歌声,像有魔力一般,让人原本压抑,犹豫不决的心瞬间变得清明。

    仿佛迷茫的人生,突然找到活着的意义一般,让人充满能量。

    乔燃,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奇女子,才会在生命倒计时的时候,还能这样没心没肺的载歌载舞?

    跳了半个小时,乔燃跳了一身汗,扶着外婆坐下,自己去拿早餐。

    “谢谢你们送的早餐,等我们吃完早餐,你们要是愿意学,我可以教你们更酷的舞。”乔燃对几个年轻的看守男子笑容灿烂地说。

    几个男子看到乔燃好看的笑容,只觉得如沐春风一般心情飞扬。

    “好的,乔小姐,我们一会再来找你!”

    几个看守人走后,外婆看着乔燃精致的脸,开心地道:“从来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这鬼地方跳舞,这是我这几十年来,过得最开心的一天了。”

    “外婆你跳的舞很好看,一看就是年轻时没少练,以后要多练,才会长命百岁!”

    “再过七年就一百岁了,已经活得够久了,能看到你这么可爱的外孙女,我值了。”

    “就是因为有我这么可爱的外孙女,你才更要活到一百岁啊,我还想你帮我带孩子呢!”乔燃娇声道。

    “哈哈,燃儿说的对,外婆要活到一百岁帮你带孩子,不,我要活到一百二十岁,看着你孩子结婚!”外婆满是皱纹的脸上笑得满是开心。

    “活得老,吃得好,想要带重外孙,你得先吃东西,快吃早餐吧!”乔燃说着拿起一块红薯给外婆。

    看守人送来红薯,玉米,白粥,榨菜。

    虽然很简单,但胜在新鲜能下口。

    送给隔壁牢房郑珍珠的东西则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郑珍珠似乎习惯了这样的待遇,头抬了一下,然后继续躺在干草地上一动不动。

    外婆看着手中的红薯,通过铁栏杆的缝隙丢到郑珍珠面前。

    “外婆,是她制造雷震通敌判国的证据,让雷震占山犯毒,找陆家报仇的,一切的悲剧源头都是她造成的,你为什么还要给她吃的?”

    “找一个人报仇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她痛苦的活着,让她像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吃东西都靠人施舍,不是很有趣吗?”外婆声音清冷地道。

    乔燃对外婆竖了一个大拇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