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83章 金钗藏匕首,耳坠里藏药

时间:2022-06-27作者:六月生花

    _: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83章 金钗藏匕首,耳坠里藏药

    “我外孙女才没有胡说,你就是爱雷震,要不是你陷害雷震通敌判国,让我丈夫误会他,也不会发生瑶儿为救雷震挡枪失去生命的事情。

    雷震因为瑶儿离世,心怀恨意,占山为王,你就利用所学异术助他事业越做越大。

    蛊惑他找我们报仇,把我们家害得家破人亡,你坏事做尽,最后还是得不到雷震的欢心。

    还被自己徒弟揭穿当年你污陷雷震通敌判国的秘密,被自己一手调教的徒弟取代地位。

    又被自己徒弟下异术,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死样,这就你坏事做尽的报应和下场。”外婆声音愤恨不平地道。

    “她是宋晚柔师傅?”乔燃唏嘘不已,她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是宋晚柔师傅。

    不过转念一想,也觉得很正常。

    宋晚柔因为她妈妈送她学异术,就恨透他们,要杀光他们。

    对折磨了她那么多年的师傅下狠手,以泄她心头之恨,也情有可原。

    “是的,她是宋晚柔师傅郑猪。”外婆咬牙切齿地说。

    “我叫郑珍珠,珍贵的珍,掌上明珠的珠,不是郑猪。”关珍珠生气的反驳。

    “一个手上沾满鲜血,不知道害死多少人命的刽子手,只配当猪,不对,当猪都是侮辱猪,咳……咳……。”外婆情绪激动地咳了起来。

    “外婆,你冷静一下,不要和一个将死之人计较。”乔燃一边拍外婆的后背,给她顺气,一边劝道。

    “你自己才是活不过三天的人,你说谁是将死之人呢?”

    外婆听到又剧烈咳嗽起来:“什……什么,你活不过三天了?”

    她之前听到郑珍珠说乔燃被下了龙凤蝗术,但她并不懂有多厉害。

    因为她自己也被下了异术,只是每次发作的时候挠心刺骨的疼。

    没想到她才和外孙女相认,外孙女就时日无多了。

    这让她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消息。

    “外婆别担心,我从小学习中医,在中这个异术的时候,就一直在吃药抑制它的威力,它不会要我命的。”

    “真的吗?”外婆不放心地问。

    “真的,外婆,我的医术可厉害了,外面的人都说我是世界天才神医,一点小异术,在我身上根本就不是事。”乔燃充满自信地说。

    “中了龙凤蝗术的人,不吃解药,就没有能存活的,就算你是joy医生都没用。”

    “很不巧,我就是你口中的joy医生,你的龙凤蝗术在我这里真的没什么用,不信你就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五天后我会不会有事?”

    乔燃走到铁栏前,看着女人溃烂到能看到手背白骨的胳膊,声音唏嘘地问:“被自己亲自培养的徒弟伤成这样,你心里应该很不甘,很伤心吧!”

    透过眼前的凌乱发丝,女人觉得乔燃身上像是散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一般,让人心生自卑。

    尤其是近距离的看着那张灿烂青春而又熟悉的脸,女人心里莫名畏惧。

    “有什么不甘心的,成王败寇,愿赌服输,长江后浪推前浪,徒弟赢过师父,不丢人!”女人说着转头就要爬走,被乔燃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啊……”手上腐烂皮肤被紧握的锥心之痛让女人惨叫一声。

    乔燃拉住女人的手,拿起插在头上的手饰,原来的一根金钗,立刻弹出一片锋利的刀片。

    小小的刀片里,倒映着乔燃冷若寒霜的眼眸。

    女人被乔燃身上的冷邪之气惊了一下。

    “你要干什么?”女人强装镇定的声音里,有一点惧怕。

    “你害得我母亲和外婆分离,害得我外公舅舅惨死,不把你凌迟处死不足以泄我心头之恨!”乔燃说着动作快速的挑剔出女人手背上腐烂掉的地方。

    锥心蚀骨的疼痛让女人疼得惨叫连连,她想抽出那仅有一只手,却怎么也抽不出。

    在乔燃面前,她太弱小了。

    惨叫几声后,她发现乔燃并不是要将她凌迟处死,而是在清除她手臂上腐烂的伤口。

    乔燃的动作快而麻利,一看就是非常熟练的人。

    “你真是joy医生?外界都知道joy医生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是你这么年轻的小女娃?”

    “信不信随你。”

    乔燃回话间,已经将女人手上,胳膊上溃烂的地方处理好。

    只见乔燃拿掉耳朵上造型别致的耳坠,转动一个圆珠,从里面倒出一些好闻的液体在女人伤口上涂抹。

    顿时,女人觉得原本火辣辣的伤口变得不那么疼了。

    乔燃用匕首将旗袍的下角割下几块布条,给女人的伤口包扎。

    金钗里藏匕首,耳坠里藏药。

    女人被乔燃的举动惊呆了,透过乱糟糟的发丝不可思议的看着乔燃。

    不知道为什么,这下她相信乔燃就是joy医生了。

    没想到乔燃小小年纪,竟然会有如此逆天的医学天赋。

    在女人打量着乔燃的脸出神间,乔燃伸手移开女人眼前的头发,看到一张让人触目惊心的脸。

    那是一张完全毁容扭曲变形的脸,两只眼睛一只没有了,一只被割掉了眼皮,圆圆的眼珠子正直勾勾的看着乔燃。

    满脸流着粘腻脓黄液体,看得人又惊又怕又忍不住想作呕。

    饶是见多了各种病症的乔燃,也忍不住心里泛起一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还真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和那些被你害死的人相比,你被折磨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一点也不冤!”

    乔燃冷冷的说着将女人乱糟糟的头发放下,不想再开污染她眼睛的东西。

    十年前的宋晚柔还是一个12岁的孩子,绝对不可能有能力让温时墨的战友全员覆灭。

    所以制造那些灾难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就算她现在非常可怜,乔燃也一点也不同情。

    “既然如此,你还救我,浪费你富贵的药干什么?你就不怕我告诉他们,把你这些防身之物收走?”女人冷声问。

    “收走就收走,反正我也没指望这一点东西能帮我毁了这个毒窝,我救你只是为了遵守师父对我的教诲。

    学医之人,不能见死不救,不管对方是恶是善,先尽力而为的救了,后面再算帐。”乔燃淡淡地说。

    “就和国家设立的狗屁法律一样,受伤了给你医治,医治好了照样给你判刑,

    死刑犯也照样判死刑,既然如此,又何必假惺惺的救人?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女人声音充满嘲讽。

    “病人受伤得到医治,是一个人应该享受的最基本的人权,判刑是对人性的束缚。

    如果犯错不需要付出代价,那像你一样泯灭人性的人将会数之不尽。

    如此距离人类灭亡也就不远,人和动物一样,能延续下来,都是源自于善良和爱。

    你不想善良,但不能阻止别人做一个善良的人,但善良不代表有仇不报。”乔燃淡淡的回应。

    “别和我扯什么大爱善良,你安的什么心,我心里清楚的很。

    你不就是因为我是宋晚柔师傅,想让我给你解龙凤蝗术吗?你死了那颗心吧,我是不会给你解的。”女人冷嘲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