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57章 永远也解不开的结

时间:2022-06-27作者:六月生花

    _: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57章 永远也解不开的结

    “十年前,上面组织发下一个任务,由我担任队长,带领一支30人的团队去犹国缉拿一个贩毒团伙,我们一路追踪,将对方人手杀到所剩无几。

    最后追着仅剩的几人来到一片森林里,我们以为那场战役我们会必胜,却发现进了森林之后,不管我们怎么找,怎么跑,最后都会跑到相同的地方。

    在我们分析可能进入对方设置的迷宫时,一个诡异的声音传来,说我们的确进入他们设置的异术迷宫中,就算我们跑死,也不可能跑出他们的异术迷宫。

    我们不相信他的话,努力找突破口,觉得只有是人设计的迷宫,就一定会有突破口,但不管我们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在无限循环的森林里跑了一天一夜,筋疲力尽之时,那个诡异的声音又响起。

    他说他要收网了,让我们选一个人出去复命,告诉我们的领导,招惹他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在经受那样的生命考验之后,大家没有一人流露出对死亡的惧畏,异口同声把活着出去复命的机会给了我。

    他们说一是因为我是队长,一个团队,要是连队长也覆没,就会影响后来者执行任务的信心,不能因为他们丢了军魂,二是因为我年纪最小,他们身为兄长,理应保护年幼的弟弟。

    任凭我如何反驳,他们都不改变想法,坚持把活命的机会给我,接着几十头狮子像是从天而降一般,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立刻拿起武器想要射杀狮群,诡异的是我们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手脚一般,怎么也提不起武器反击。

    更让我震惊的是,那些狮群明明就在我面前疯狂撕咬我的战友,却没有一个狮子攻击我,我仿佛被施了结界一般,让它们进不来,那我只能像个傻子一样,眼睁睁无力的看着我的兄弟们被群狮撕咬,被它们活活吞吃入腹。”

    说到这里的时候,温时墨双眼赤红,双眸中迸射出浓浓的恨意和杀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身体抖成筛糠。

    眼前是十年前那漫山遍野,血流成河,尸体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画面,让温时墨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陷皮肉中,生生将掌心抠出鲜血。

    周煜见状,连忙拿着温时墨的手,试图掰开他的手。

    “温总,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谁也没有想到那些毒贩还有这么诡异的异术,那些战友的选择也没有错,当时那种情况,如果我是其中一个战友,也会把出去复命的机会给你。

    正如他们所言,作为军人,不管面对什么危险,都不能失去军魂,一个团队的主将回归,对后面军心起到稳定作用,在那种情况下,你确定最适合出去复命的人,你不要因此自责自伤自己,好吗?”

    周煜虽然这样劝说温时墨,但他知道,这是温时墨心里永远的痛,永远也解不开的结。

    因为作为一个局外人,他听了都心痛到窒息,温时墨作为当事人,他的痛心,可想而知。

    温时墨的心的确很痛,每每回想那个画面,身体都会痛到控制不住的颤抖,心更是痛到像是被人揉碎一般。

    他与那29个战友都是从万千兵团中选出的精英兵,一起朝夕相处半年,一起训练,一起参加各种大小任务。

    在他心里,他们不是家人,却胜似亲人。

    让他眼睁睁看着他们被狮群啃噬入腹,却无能为力的画面,比对他行万箭穿心,上刀山,下火海,走钉路之刑还要痛苦万倍。

    “乔燃失去武功,应该就是异术导致,你让人暗中保护乔燃,异术神秘莫测,在没有探查到宋晚柔的实力之前,不要在她面前表现异常,以免打草惊蛇!”温时墨声音凝重地说。

    异术已经害死了他最敬重的29个战友。

    他不能再让异术夺走乔燃的命!

    ……

    宋羽渊在除夕夜绑架乔燃前,给徐雪漫留了一个纸条,说没有姐姐的春节他不想过,他要去国外,等过了正月初一再回来。

    徐雪漫也没有多想,守在电视机前,一边看宋晚柔在春晚上的表现一边刷手机看网友对宋晚柔的评价。

    好评如潮,宋晚柔在春晚上一炮而红地火了。

    许多豪门贵妇给徐雪漫打电话祝贺,说她养了一个宝藏女儿,让徐雪漫在这个丧女之痛的新年中得到了些许安慰。

    然而,过了正月初二,宋羽渊还是没有回来,电话也打不通,这让徐雪漫急了。

    连忙打电话给温时墨,让温时墨出动他的人脉力量,帮忙一起找。

    温时墨报警,在安城进行地毯式搜索,找了三天三夜,最后在猎狗的帮助下,在一个狼窝里找到一个头骨。

    经过基因化验对比,确定是宋羽渊的遗体。

    看到儿子被狼啃到只剩一块头骨,徐雪漫当场哭晕死过去。

    时隔一月再次丧子,而且还是死无全尸的惨烈。

    宋志远不敢再大办丧事,极其简单地在殡仪馆举办了一个家人悼念会,将宋羽渊葬在宋晚晴的墓旁。

    对于重男轻女的宋老夫人来说,宋家失去了唯一的后人香火,受了如此沉重打击的宋老夫人,在孙子入葬后,因为伤心过度,突发脑溢血。

    被及时送到医院抢救的宋老夫人捡回一条命,却成了植物人,以她近八十岁的高龄,醒过来的希望几乎为零。

    面对家里接连遭遇厄运的打击,宋志远也承受不住,住在办公室不肯回家,每日在办公室喝得烂醉如泥!

    “噼里啪啦……”徐雪漫将乔燃睡过的卧室里,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能撕的东西也全都撕了。

    乔燃的照片更是被她写上最恶毒的话,然后用刀刺针扎。

    “乔燃,你害死我儿子,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徐雪漫双目赤红,眼中迸射出阴鸷恶毒的可怕光芒。

    “妈,你冷静一下,乔燃实力太强大,出手太狠毒,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必须要想一个非常完美的计划,确保万无一失后行动。

    我失去了姐姐,又失去了哥哥,我不能再没有妈妈,我求求你,不要冲动行事好吗?”宋晚柔看着徐雪漫,泪流满面的哽咽道。

    对于宋晚柔这个在她二十七岁,生在鬼月,还是七月七日七时七分七秒,至阴至邪到不可思议的女儿,徐雪漫是从未喜欢过的。

    因为她不仅出生的时间可怕到让人心惊,就连生产的过程也是凶险万分,差点要了她的命。

    如果不是母亲把她带走,说她是最佳异术传承人,徐雪漫都要偷偷将她处理掉了。

    因为她也怕身边留一个如此邪乎的人会影响她和家人的命运。

    这次如果不是乔燃实力太强大,他们没把握对付,也不会把宋晚柔接回来。

    如今她的孩子相继被乔燃害死,只剩下宋晚柔这一个依靠。

    徐雪漫看向宋晚柔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真心的慈爱和信任。

    “柔儿,你姐姐被乔燃逼死,你哥哥更是被乔燃害到让群狼分食,生前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你一定要帮你姐姐和哥哥报仇,不能让他们含冤九泉!”徐雪漫悲戚至极地哭道。

    看着徐雪漫眼中的温柔慈爱,宋晚柔眼底快速闪过一抹阴鸷冷邪。

    她想的没错。

    只有折断她所有依靠,她这个狠心冷情的母亲,才会用正眼看她。

    迟来的母爱贱如草,她很期待当她知道真相时,那种悔恨,崩溃,自责,怨恨滔天的表情。

    “妈妈,你放心,我一定会给姐姐和哥哥报仇,但这个仇我们要有规划地报,”宋晚柔声音掷地有声地坚定说。

    乔燃这个绊脚石,她肯定是要除掉的。

    只不过乔燃去世之日,也就是你知道真相之时!

    徐雪漫看着女儿说要除掉乔燃时,身上散发着可怕渗人的冷邪鬼气。

    没错,就是那种阴森至极,让人头皮发麻的鬼气。

    让徐雪漫忍不住心生害怕。

    但转念一想,女儿这样才能制住更加神秘,实力深不可测的乔燃时,徐雪漫就不觉得害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