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离婚后前夫他追悔莫及 第122章 乔燃,你好样的

时间:2022-05-03作者:六月生花

    下巴像是被捏断一样痛,但苏凝还是笑眼挑衅地看着顾斯年。

    “你要不是胆小鬼,你有种现在就向小燃表白,证明给我看你有种。”苏凝顾斯年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松开苏凝的下巴,全身颤抖地蜷缩在沙发上,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

    苏凝见状,连忙熟练地从顾斯年西装内袋里掏出一个白色药瓶,从里面倒出六种颜色的小药丸放进顾斯年口中,快速拿起桌子上的水杯让顾斯年喝水。

    服下药丸三分钟后,顾斯年身体慢慢停止抖动,但额头上已经溢出一层汗,额头的碎发被汗水浸湿,使他看上去多了几分病娇之美。

    “顾总,我知道你是因为身体,怕陪不了小燃多久,才不敢向她袒露心声,但生命本就短暂,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最重要的是生命过程,你真的甘愿自己弥留之际,带有深深的遗憾吗?”苏凝目光心疼地看着顾斯年。

    一起相处这么多年,顾斯年又如何不了解苏凝刀子嘴,豆腐心的性格。

    她说那些挑衅他的话,不过是想让他勇敢地像乔燃表白。

    只是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又中了毒,每月都要发作两次。

    要不是乔燃为他研制的药物吊着生命,只怕已经化成一堆白骨了。

    因为身体原因,他即使再爱,也只能小心翼翼地隐藏爱恋之心。

    当听到乔燃要为爱勇敢一次,嫁给温时墨的时候,顾斯年心痛到一天晕倒几次。

    但他只能放手,放手让乔燃去追求她的爱人。

    因为他不能给她长久的爱。

    “这是我的事,以后不许再多管闲事!”顾斯年冷声命令。

    ……

    当宋晚晴轻轻推开病房门,看到躺在病床上,上半身打着石膏的温时墨,正在对着架在半空中的平板电脑,挥动手指时,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

    “阿墨,你明明受了这么重的伤,为什么要骗我到海外开拓业务?”宋晚晴声音哽咽心疼地问。

    正在处理文件的温时墨抬头,看到走进来的宋晚晴,眸底快速闪过一抹震惊。

    他秘密转移到这家医院,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宋晚晴怎么会找到这里?

    短暂的震惊过后,温时墨很快明白。

    除了乔燃,没有人能把他受伤住在这里的事情告诉宋晚晴。

    “这次受伤有点严重,我不想让你担心。”温时墨压下心底对乔燃的愤怒,目光温柔地看着宋晚晴。

    “就是受伤严重,才更要告诉我啊,我们很快就是夫妻了,夫妻之间就是应该要相互帮助,相互扶持的。”

    宋晚晴看着温时墨手臂上的瘀青,脸上的伤痕以及前胸上的石膏,声音哽咽心疼:“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是谁伤的?”

    “应该是竞争对手出的阴招,当时对方人多势众,我以一敌众,虽然死里逃生,却也身受重伤,为了不让你和家里人担心,我就偷偷在这里养伤,想等伤好了再回去找你们。”

    宋晚晴和温时墨相遇的时候,就是因为温时墨被人追杀,从小就被宋志远教认豪门贵公子的宋晚晴,一眼就认出温时墨是温氏集团的继承人。

    才忍着害怕,不顾众人反对救下温时墨。

    所以温时墨说被竞争对手追杀受伤,宋晚晴并没有多想。

    “那我以后就留在这里照顾你,一直到你完全康复出院为止。”宋晚晴温声软语地道。

    “不用,太辛苦了,这里有医生护士,还有周煜,有事我叫他们就好了,你身体也不好,别留在这里累坏了身体。”

    “不行,这次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每次我受伤,都是你陪伴照顾我,你受伤了,我也应该照顾你,我要亲眼看着你康复出院,我才放心。”宋晚晴握着温时墨的手,语气坚定。

    温时墨知道,一旦被宋晚晴知道他在这里,想赶宋晚晴离开,就不再是易事。

    想到是乔燃把他受伤的事情透露给宋晚晴,温时墨好看的眉头微蹙。

    乔燃,你好样的。

    ……

    乔燃养了二十天的伤,才回去宋家。

    本以为被人人视为克星毒瘤的她,回到宋家,一定会遭到各种嫌弃。

    没想到一回到宋家,众人就对她一阵嘘寒问暖。

    “真没想到沈慕白看着温润如玉,竟然是一个违法犯纪之人,还好国家查得及时,否则你就被连累得更深了,我看官方通报的新闻说你身受重伤,你现在身体怎么样了?”宋老夫人关心地问。

    “奶奶,小燃是大名鼎鼎的joy医生,她受再重的伤,她也能自己治好自己,这点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那些人有没有对小燃严刑逼问。”

    宋晚晴说着目光关心地看向乔燃:“小燃,你在里面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我和沈慕白一结婚就发生这种事,而且我们还没有领证,算不上真正的沈家人,他们并没有对我逼供。

    查清楚事情真相,沈家财产清算分配好后,就放我出来了。”乔燃解释道。

    从楼上走下来的宋志远,听到财产清算,眼睛都亮了,快步走到乔燃面前,笑容温和地问:“小燃,你分了多少钱?”

    宋志远让律师分析了一下,沈慕白虽然犯了罪,但沈家的万亿财富。

    即使清算各种赔偿之后,沈氏集团还能剩个几百亿。

    沈慕白嫡系亲属死光,身为沈慕白妻子的乔燃,将会继承最大比例的遗产。

    “爸,政府人员说了,我和沈慕白没有领证,又是结婚第一天出事,沈家财产分配与我无关。”

    “什么?你和沈慕白没有领证?你们结婚前天天出去约会,怎么没去领证呢?再说谁规定没有领证就不能分配财产了?

    你们办结婚酒席,整个安城上流圈子的人都知道,你就是沈慕白的妻子,怎么能不给你分配财产呢?”宋志远情绪激动地说。

    乔燃肉眼可见地看到宋老夫人的脸色由慈祥变得冷漠起来。

    原来他们对她好,还有这个原因。

    想要瓜分沈家财产的一杯羹。

    “爸,你就别计较这个了,我们应该庆幸姐姐没有和沈慕白领证,没有和沈家牵扯太深,如果领了证,说不定姐姐就没有这么快回来了。

    钱财都是身外物,姐姐能平安回家才是最重要的。”宋晚媚声音温柔,目光温暖含笑地看着乔燃。

    不过时隔二十天,再看到宋晚柔,乔燃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一身精致名牌加身的宋晚柔,看上去气质高贵,温柔婉约,身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千金贵气,再无半月前的一丝乡土之气。

    最重要的是宋晚柔身上散发出的乖巧气质,像邻家妹妹一样,让人看了无比舒服,心里不自觉涌出想要保护她的冲动。

    她五官初看没有宋晚晴惊艳,但细看之下,却非常的柔美动人。

    真真是人如其名,就像春天的晚风中,柔到像一汪清澈怡人的春水,让人心旷神怡。

    “几天不见,晚柔摇身一变,比那些从小在上流圈子里长大的名媛气质还要高贵优雅几分,如果在街上,我怕是都认不出晚柔来了。”乔燃微笑道。

    “妈妈怕我闹笑话,给家里惹笑话,就给我报了名媛培训班,学了一些皮毛,让姐姐见笑了。”宋晚柔温声细语地乖巧道。

    宋晚柔身上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雅气质,又岂是二十天的名媛速成班能达到效果?

    只有从小到大坚持不懈,才能达到这种自然无形中流露的风华气度。

    这个表面乖巧,像邻家妹妹的宋晚柔绝非等闲之辈。

    因为乔燃根本就查不出宋晚柔一点成长资料。

    她就像从天而降的仙人一般,在凡间查不到一丝信息。

    可但凡是在人世间成长的人,又怎么可能会不留下一丝人间烟火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