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1526章 想不明白

时间:2019-09-06作者:茶暖

    “还好,大约是因为赶路的缘故吧,这段时日又是忽冷忽热的,总感觉身子不太舒坦,大约过几天就好了。”卢少业一边笑着,一边伸手摸了摸鼻子:“说来惭愧,同样赶路,你身怀有孕到是无妨,我这个平日里身子健壮的反而是百般不适了。”

    “人吃五谷杂粮,自然有身子骨不舒服的时候,这几天好好歇息就是了,许多事情让底下人做就好,不必非得亲力亲为。”沈香苗笑道。

    自沈香苗怀孕之后,卢少业忙前忙后不说,许多事情更是不假手旁人,只亲手来做才会放心,这样每天神经紧绷的,自然是熬不住了。

    “好,听你的。”卢少业给沈香苗盖了盖被子,更是用手臂将她圈在臂弯之中:“你快睡吧,我也有些困了。”

    “嗯。”沈香苗点点头,小猫一般的缩在卢少业的臂弯之中,闭上了眼睛。

    孕妇嗜睡,沈香苗尤其明显,即便刚才也是十分的清醒,但现在却也是很快进入了梦想,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卢少业看沈香苗确实已经睡着,才放心躺平了身子,只是这一双眼睛,却是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的。

    是的,自晌午过后,打开了从京都传来的书信时,卢少业便一直处于担忧之中。

    书信上提及,秦铭晟这段时日,越来越痴迷于练就长生不老丹药之事,更是相信了长生不老不仅要靠丹药,更要自己修行才能达到效果,因此在尚阳宫中每天身着道服,采日月精华修行,早朝的数量日益减少,时而大臣觐见也时常见不到面。

    而现如今,毕竟太子秦叡泓现如今监国,许多朝政之事,秦叡泓已经能够处置的得心应手,即使秦铭晟不理朝政,即便秦叡泓刚开始十分不熟练,但假以时日必定也能够独当一面,再加上秦叡泓也是十分明事理之人,往后到是也可以成为一代明君。

    只是,秦叡泓非但不理政事,更是听闻了什么采阴补阳之说,采用什么双修之法,取七月份所生的处子初夜时的心头血,作为长生不老丹药的药引子。

    除此,更是命人找寻一千名的童男童女,亦是取了其心头血来,作为丹药中十分重要的一味药材。

    这样的举动,自然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问政事,不进后宫,每天夜夜笙歌,随后那些被掳进宫中的良家女子也好,宫中的宫女也罢,便会命丧尚阳宫中。

    如此,更是人心惶惶,既让人觉得愤怒,又让人觉得害怕,生怕这样丧命的事情,随时会落在她们的身上。

    随之而来的,是积攒越来越多的民怨以及臣怒。

    许多大臣上谏秦铭晟,奏请他将祸国殃民,居心不良的道士给赶出去,还大秦一个安宁,而有一些资历老的御史言臣,更是怒斥秦铭晟昏庸,希望其能清醒些许。

    只可惜,这些的上谏之言,并不能让秦铭晟清醒分毫,反而惹得他勃然大怒,寻了些由头要将这些人问了罪去,好在秦叡泓拦着,并没有殃及性命,也并未革除官职,只是罚了俸禄这样的处罚。

    但即便罚的不重,这样的行径,自然还是让众位朝臣寒心不已,如此很多人也就选择了明哲保身,不再直言上谏,更不敢多说半句话了。

    而秦叡泓也是几次劝说了秦铭晟几次,换来的也是频繁的呵斥,只说秦叡泓身为儿子,竟是不顾及父亲,不想让父亲长命百岁,不过就是想早早的盼着他死了,好早些继承了皇位去。

    更是扬言,倘若秦叡泓在这般不仁不孝,便废了他这个太子之位,秦叡泓见状,也只能暂时住了口,不再直面劝说秦铭晟,只是竭尽自己所能,安抚朝臣,处理朝政,除此以外,更是减免些许税赋,趁着冬日开粥棚,放粮仓,如此广施恩德,以拉拢民众的心,消除些秦铭晟的胡作非为所带来的民怨。

    有秦叡泓在,暂时还算是上下有序,朝政稳固。

    但这究竟不是长久之计,尤其秦铭晟短短数月便是成了这副模样,往后更是不知道又会做出什么更加出人意料,丧心病狂的事情来,这是让众人最为担忧的事情。

    更让卢少业意外的是,这段时日有关安国候的事情。

    身为突夏国太子,被送往大秦国充当质子的夏征烨,这段时日频频上谏,指责秦铭晟不务朝政,更是在尚阳宫外,长跪三日,恳求秦铭晟惩治妖道,以免祸国殃民。

    虽然按名义上来说,夏征烨既是大秦的安国候,那便是大秦的臣子,是可以被责罚的,但到底是突夏的皇子,加上秦叡泓的劝说,秦铭晟并不曾下旨责罚。

    此事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但众人对这位安国候,却是高看了几分。

    毕竟原本也是敌对之国,眼下秦铭晟昏庸不堪,突夏应该乐见其成才对,如此往后才有趁虚而入的机会,可眼下安国候却并非推波助澜或者闷声不言,反而是直言上谏,如此大公无私,如此忠君爱国,着实令人称赞。

    可是,为什么呢,夏征烨此举,究竟目的为何?

    卢少业感觉,他有些想不明白。

    但他更担忧的是,此时卢泽惠在宫中的处境。

    秦铭晟如此这般,卢泽惠必定也是日夜焦急忧心,且身为此时后宫妃嫔之首,自然不能一直坐视不理,可若是多加劝说,必定是要惹怒了秦铭晟,可若是明哲保身,又要被人说无德无能,没有贤妃的举动,要被朝臣唾弃,可谓是进退两难。

    不过是短短几个月时间,原本太平无事的大秦,怎的现如今就成了这副模样?

    卢少业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个不停。

    满腹的心思,以至于卢少业根本就是睡意全无,直到外头的天有些蒙蒙亮的时候,卢少业才闭上了酸涩无比的眼睛,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了。

    卢少业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下意识的去抱沈香苗。

    可伸出手去,却是扑了个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