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1417章 夫君

时间:2019-07-15作者:茶暖

    “眼下已是到年关了,各家各户都过的苦,这孔氏也是着实不容易,准备些东西,送到那边的院子里头吧。”

    “记得。”卢少业抬手:必得大张旗鼓,让所有人都知晓,尤其是孔家那边的人。”

    友安顿时会意:“小的明白,小的知道如何去做,公子便瞧好吧。”

    说罢,便是兴冲冲的往外头跑去了。

    沈香苗若有所思的看着卢少业,嘴角高高扬起,满脸都是狡黠的笑容:“你这个人啊,表面瞧着是个好人,这背地里做的,到全是阴损的招数呢。”

    “世间哪里有人这样说自个儿的丈夫?”卢少业笑了起来:“若是论起来,咱们岂非是彼此彼此?”

    “哪里哪里,我不过是坑了人家一个金镯子罢了,卢大人方才的举动,是要让那孔氏不得安宁呢。”沈香苗阴恻恻的笑了笑。

    “大张旗鼓的让人送东西过去,可谓是世人皆知卢侍郎你心地善良,不忍孔氏过年凄凉,博了一个好名声,可实际上送去的东西,却都是不当用的东西,或者不值钱的,孔氏若是因此勃然大怒,四处说卢侍郎的不好,却是无人相信,孔氏只能吃上一个哑巴亏。”

    “而孔家那边得知了这个信儿,觉得孔氏平日里的哭穷都是说谎,必定会寻上门来想着捞一把油水,孔氏如此,孔家的人必定甚之,必定会无所不用其极,必得捞点东西才肯罢休。”

    “如此一来,孔氏当真是吃上一个十足的亏,却又是无处申诉,如此让人吃闷亏的方法,卢侍郎还说自己做的不是阴损的招数?”

    “好,我承认。”卢少业见自己的计划已经被看的清清楚楚,便点了点头,随即阴恻恻笑一笑:“不过既是有人说我阴损的话,那……”

    卢少业脸上的笑容越发“狰狞”,接着便是张牙舞爪的扑向了沈香苗。

    而沈香苗发觉周围有了危险气息时,便慌慌张张的想躲,只可惜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跑,便已是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已经是在卢少业的臂弯里头,被打横抱了起来。

    “放我下来……”沈香苗下意识便挣扎,尤其是看到采绿等人急忙低头准备退下时,越发觉得羞红了脸颊,挣扎的便是越发狠了。

    “我不。”卢少业熟视无睹,反而是索性抱起来往里走,口中更是布满道:“索性你说我阴损,那我便阴损一次如何?”

    说着,便将沈香苗放在了床上。

    外头,立刻便响起了关门的声音,于此同时,是落在脸上,唇上,以及脖颈上头的细细密密的吻。

    对于这种事情,身为一个现代人,既是不抵触,但心中多少是颇为犹豫和不安的。

    沈香苗在回应的同时,双手几乎是紧紧攥住了卢少业背后的衣衫,整个人更是紧张绷直了身体,四肢更是微微发凉。

    “害怕了?”卢少业停了下来,在沈香苗的眼角处轻轻吻了一下:“你放心吧,我哪里舍得强迫你,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在洞房花烛夜了。”

    卢少业翻身,顺势躺在了沈香苗的身边。

    而沈香苗,则是顺势窝在了他的怀中,重重的喘了口气,接着便是一记拳头砸在了卢少业的胸口:“讨厌,就知道戏弄我。”

    “谁让有些人说自己夫君阴损?若是不小惩大诫,往后不得翻天了去?”卢少业满脸宠溺笑容,没忘记将沈香苗方才因为挣扎散落下来的发丝给拢上去。

    自然了,也是没忘记捏一捏沈香苗的小巧的鼻子。

    “讨厌。”沈香苗伸手去揉被捏的有些发胀的鼻子:“就知道欺负我。”

    “那你来欺负我?”卢少业索性抬起了手,大字的躺好,双手更是枕在脑后:“我不反抗,如何?”

    “既然卢侍郎这样慷慨,那……”沈香苗微微一笑:“我就不客气了!”

    随后便是灵巧的如一只猫一般,快速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接着便是双手在卢少业的腋下与腰间,一阵的鼓捣。

    可一番的折腾之后,沈香苗发觉卢少业根本就是无动于衷,没有半分的反应,依旧是笑盈盈的,面色淡然的看着她,似乎方才那一通的挠痒痒,对他没有任何的作用。

    这让沈香苗顿时挫败感十足:“什么嘛,忘了有些人根本没有痒痒肉的,根本没有用……”

    “好了,你不客气完了,便是轮到我了?”卢少业坐了起来,笑盈盈的看着沈香苗,那笑容里头的不怀好意更是越来越浓烈。

    “没有,不行,绝对不可以。”沈香苗自认为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痒痒肉,断然是不能被卢少业这样恶作剧的,否则当真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难受无比。

    “那不行,自古礼尚往来,到我这里如何能失了礼数?”卢少业说着话,便是往这边挪了过来。

    这步步紧逼,让沈香苗是越发心生畏惧,只能慢慢缩到床的角落里,抬了头,一脸可怜巴巴的卖惨:“卢大人,人家知道错了,饶了人家可好?”

    “不成……”卢少业一脸大灰狼笑容:“除非……”

    “除非什么?”沈香苗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丝希望,甚至觉得只要是不太过分的要求,她都可以答应。

    “除非,你唤我一声夫君。”卢少业摸了摸鼻子,看向沈香苗。

    “好。”

    要求不高,沈香苗可以说是答应的十分干脆。

    “那好,我听着。”卢少业对于沈香苗答应的这样爽快,也是有些意外,但既然沈香苗答应了,他自然也就喜闻乐见。

    说话的功夫,卢少业已经是端端正正的坐在了那里,更是微微侧了侧脸,显然洗耳恭听的模样。

    而沈香苗这边呢,方才答应的是豪情壮志,眼下真要说出口的时候,反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稳了稳情绪,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张了口。

    “夫君……”

    沈香苗的声音,细如蚊呐。

    “没听清……”卢少业将手放在耳边。

    “夫君……”

    第一声说出口去,第二声自然也就觉得顺口了许多,少去了几分的羞涩感,声音甚至也大了些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