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1020章 无奈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章弘钰顿时怔了一怔,伸手抹了抹眼泪,停了哭泣。

    着样子是明显听进去了,夏冰十分有眼力见的端了一盆温水过来,拿了帕子,帮章弘钰将脸洗干净,又招呼了旁人一起退下,只留下沈香苗,吕氏,铁蛋与章弘钰四人在里头。

    “罢,到底出了何事?”沈香苗再次询问。

    章弘钰抽了抽鼻子里头残存的鼻涕,低头犹豫了一会儿,许久才抬起头来:“我爹……他要续弦,要给我娶继母了。”

    “弘钰哥哥,这不是好事儿么,先前不是还想着劝你父亲早日成亲,怎的你现在又为此不高兴?”铁蛋有些不解。

    “那能一样么?”章弘钰撇撇嘴:我劝他是我劝他,可我这话还没开口呢,他倒好,不和我商量,自己先决定了不,连人家都定下来了,还过了年四月份便要将人娶回来了!”

    “这算什么?先前和我永远不会再娶,即便是我现在要提议他娶妻,也是必须要我先了,满意了才行,他凭什么食言,自己先定下来了?”

    “那他先前所的话算什么,在我娘面前立下的誓言,算什么?”章弘钰着,声音便哽咽起来,眼泪更是跟着往下落,只是大约是因为觉得方才沈香苗所的哭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所以也不哭出声,只是无声的落着眼泪。

    这幅倔强的模样,越发的让人心疼。

    但这样的事情,也着实让人无奈。

    从章弘钰的角度上来讲,大人食言,违反了从前的诺言,这便是十恶不赦,不可原谅之事。

    更是因为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最终没有换来章筠庭的欣喜,反而是被告知了一件相同的事情,这让章弘钰也是无法接受。

    就像是现实社会中你主要做一件事情时,别人突然就强硬的要求你来做,心里突然变得不爽快一般。

    沈香苗能明白章弘钰此时的难过。

    但话又过来,站在章筠庭的角度来,身为知府,身为人父,京都的大章家又是有着那样错综复杂的局势,许多事情只怕也是有难言之隐。

    此时不能一味的劝章弘钰理解章筠庭,又不能一味的就认定此事必定是章筠庭之错。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想必就是如此了。

    沈香苗有些无奈,但章弘钰现如今几乎是她亲弟弟一样被待,现在又是跑到家里头来,此事到是不得不管。

    “事情倒是大概晓得了,你也先别生气难过,先休息一下吧,这两日……”

    沈香苗顿了一顿,接着道:“暂且先住在这里吧。”

    方才章弘钰脸微红,连章寻都气喘吁吁的,想必一路上是跑着过来的,天寒地冻,身上衣裳穿的比较厚,这一路跑来的,想必也是累坏了。

    “嗯。”章弘钰点头,一张带着泪的脸上,挤出了些许的微笑。

    “嗯,弘钰哥哥,先休息会儿吧,去我屋子里头,瞧瞧我这几日的字写得好不好?”铁蛋十分机灵,拉着章弘钰就往里头走。

    临走的时候,自是没有忘记端着那盆琥珀核桃仁走。

    两个人进了屋,关上门,窃窃私语了一阵,不多会儿的功夫,到是传来的嘻嘻哈哈的笑声。

    吕氏在门缝里了许久,这才直起身来,面带笑容:“平日总觉得铁蛋老气横秋的,现在倒是也机灵多了,三言两语到是把弘钰给哄的开开心心的。”

    “到底也都是孩子心性的,烦恼扔就扔,到是也是常事。”沈香苗嘴角笑容微微淡了几分:“只是这事儿……”

    沈香苗抬了眼皮,喊了夏冰和冬青以及在外头等着的章寻进来。

    “夏冰去准备一下晌午饭,蒸个八宝饭,炖个萝卜排骨,做个酥肉,炒土丝,凉拌芹菜花生米,再做一个家常腐,再切了藕片让我待会儿做做个菜就好。”

    “冬青准备些零嘴吃食,热上一盅梨汤给弘钰和铁蛋送过去,弘钰刚哭的狠了,天气又冷又干的,怕伤了嗓子。”

    “是。”夏冰和冬青依次领命,各自忙碌去了。

    “我也一起帮着去做菜吧,夏冰一个人只怕是忙不过来。”吕氏站起身来,也往灶房去了。

    吕氏自认性子软,又见不得弘钰哭,只好暂且躲去灶房,让沈香苗处理这件事了。

    众人离去,屋子里头顿时只剩下了沈香苗和章寻两个人。

    “沈姑娘……”章寻开了口,却也不知道该什么,只好又闭上了嘴巴。

    “方才弘钰到是了个大概,和章大人起了争执,因为章大人续弦之事。弘钰哭的伤心,我也不好过问细节,你到是,究竟发生了何事。”

    沈香苗道:“此事我也不是想过多想干涉章家之事,只是弘钰的性子你也晓得,章大人的脾气你也知道,倘若这样放任他们两个回去自个儿解决,只怕是要闹上个天翻地覆,两个人比从前还要不像父子俩。”

    “弘钰时常在我家,我拿他当弟弟,他也拿我当姐姐,章大人自不必,对我们也颇为尊重,我心中感念,自是想让他们都好好的,不出什么岔子。现如今我话他还能听进去几句,我也只能厚颜做这和事佬,能不能从中和,也算是让你们章家和睦。”

    这番解释,为的是向章寻明她沈香苗并非是想从中谋求所谓的好处,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让章弘钰好。

    章寻急忙点头道:“沈姑娘的意思的都明白,平日里沈姑娘对我家少爷如何,的都是在眼里的,晓得沈姑娘的心意。”

    “今日的事的确是……哎,一言难尽。”

    章寻叹了口气,道:“原本今日少爷十分高兴,一直和的商量,要不要今日和老爷续弦的事儿,的就鼓励少爷尽早了,少爷也就听了,欢天喜地的去寻老爷。”

    “不曾想,到了房门口的,还不曾进门就听到里头老爷和福管家在话,少爷和的就在门口听了一会儿,结果就听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