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946章 撒野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假若,穆王府的这一系列灾祸,都与这穆王妃有关的话,那她必定也是十分惶恐,若是看到这身官服,必定会越发的紧张,自然也就容易失言了。

    所以卢少业才,要的就是这样。

    只是这些友安不太懂,只晓得卢少业既是这样的要求,也就“哦”了一声,按照卢少业的吩咐去做事了。

    于是,一身官服的卢少业,堂而皇之往穆王府的方向而去,而且是策马奔腾,招摇过市。

    很快,也就到了穆王府的门口。

    穆王府,距离皇宫并不算远,毕竟是从前先帝的亲弟弟,更是战功赫赫,极具威望之人,又是备受皇恩的,这府邸所在的位置自然是极好的,而且占地极大,十分气派。

    但,大约是穆王府从前一连出事的缘故,穆王府可谓是没了后人,衰败不,大约是因为现如今风光不在,连这大门现在都瞧着多了几分的黯然,再不如从前那般的威严气派。

    大门上的朱漆略显斑驳,就连那上头的铜钉也有了锈蚀的绿色,让人瞧见了都要不由得感慨一番今时不同往日这样的话来。

    卢少业看到这样的场景,终究也是略唏嘘了一声,但还是稳了稳神的,让友安前去敲门。

    来应门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奴仆,约四五十岁,个头矮,身形佝偻,头发更是有些花白,看到友安时,有些不耐:“我家王妃现如今身子抱恙,不见人,你请回吧。”

    这让还不曾伸出手递名帖过去的友安略显尴尬,但毕竟是跟在卢少业身边的人,也算是经历过事情的,到是也没有大惊怪,态度依旧还是十分恳切:“我家大人……”

    而不等友安完,卢少业便已经翻身下马,径直往门口走来,直接伸手就去推门。

    “你是何人!”那奴仆被卢少业惊得不轻,惶恐之余更是张口喝道:“这可是穆王府,竟敢在这里撒野?”

    “撒野?好大一顶的帽子,我可担当不起。”卢少业手中拿着马鞭抵着门,一边冷冷的道:“寻常人家,就算不见客,那也都是大大方方的开上半扇门,礼貌回应此时不便见客,打发对方回去,再不济的也是打开两人宽的宽度,到是这里甚是奇怪,就把门拉开这两寸宽的缝隙来。”

    “这人都看不全的,也算是待客之道?知道的呢,是知道穆王妃身子不适,不宜见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穆王府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生怕别人瞅上一眼了。”

    卢少业的话刚落地,那奴仆似被踩了尾巴一般,顿时跳起脚来:“别以为你身为大理寺的人就可以在这里胡八道的,更别仗着在皇上面前得了几分的宠信就可以四处撒野,不过就是有个得宠的姑姑,当真觉得在这满京都就可以放肆妄为!”

    这话里不曾,但卢少业也能瞧的出来,这奴仆显然是因为方才他那句“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些恼羞成怒了。

    卢少业是正四品官阶,即便是这穆王府的奴仆,却也不过是奴仆而已,断然不敢不将官员放在眼中,而这奴仆,显然是知晓他的身份,还这样的嚣张跋扈……

    当真是有意思了呢。

    “友安,去拿了绳索,将这人绑走。”卢少业面无表情的冲友安道。

    “是!”

    友安虽然不知道卢少业突然这么有什么用意,但只要是公子吩咐的,必定是有用意的,照做就是了!

    所以,友安兴冲冲的应了之后,便去马匹那取绳子去。

    “你……”那奴仆顿时有些惊慌,但很快到是也冷静下来,道:“卢大人,老奴到是奇怪了,大人若是要带走老奴,总得给个理由才是,难不成要对外头人,卢大人看我们穆王府现如今没落了,所以想着欺负我们穆王府去了?”

    当真是刁钻无比的奴仆,动不动就随便扣上一顶大帽子。

    先是他无故撒野,再者他仰仗圣恩目中无人,这会子连欺人太甚,不将穆王府放在眼中的话都了出来。

    若是旁人听到了,必定要感慨一番世态炎凉,今时不同往日等类的话,唏嘘一番从前的王公贵族,不如现下一个四品大理寺少卿。

    若是寻常人遇到这样的事,只怕是早就有些心生胆怯,不敢再和他对着来,只能好声好语的和他话,完全的坠入到这个奴仆以退为进的圈套之中。

    只可惜,今日他遇到的,是卢少业。

    难缠无比的卢少业。

    卢少业丝毫不在意那奴仆所之言,反而是越发的冷傲,道:“绑你自是有绑你的道理,你不过一介奴仆,就可以对我大呼叫,目中无人的,是何等的刁钻,可见平日里穆王妃受了你们多少委屈,怪不平日里连门都不敢开个大缝,恐怕就是怕被人发觉你们平日里恶奴欺主吧。”

    “这穆王妃也当真是可怜,丈夫儿女相继离世,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苦无依的了此残生,却还要被你们这些恶奴恶语相加,此事我看不单是光绑了你这样简单,需得奏明圣上,让圣上彻底查明此事,也好还了穆王妃一个公道!”

    “穆王是当今圣上的亲叔叔,自幼感情深厚,穆王妃便是当今圣上的亲婶婶,想来圣上必定不会坐视不理的。”

    扣帽子的事情,不单这刁奴会,他卢少业也会,而且是运用的更加纯熟。

    一个恶奴欺主的罪名下来,这刁奴必定是承受不住。

    更何况,他所的话,也是有做到的可能。

    所以那奴仆,在听到卢少业这话时,自然也是十分的慌张,但大约是方才一直十分嚣张,现在若是要直接服软又觉得着实是丢了面子的,想继续横下去却又不晓得该拿什么话来压卢少业,只是恶狠狠的瞪着他,似要吃了他一般。

    “看来,到现在都还执迷不悟?”卢少业嘴角的寒意越发的有些浓,笑容也越发的冷:“看来,现在就进宫面圣比较合适了……”

    “你这厮怎的老毛病又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