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785章 听一听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可若是这惠妃挪到了她的宫中,若是出了什么事的话,她这个当皇后的便是不清了,而且人若是在她宫中死的,这也晦气的很,还如何能呆?

    俞氏自然是不同意此事,下意识便张了口:“此事……”

    “此事便如惠妃所吧。”秦铭晟先点了头,转而向俞氏道:“惠妃胆子,这几日一直惶恐不安,夜不能寐,眼都青了一圈,这般的熬着总不是个事,我政务繁忙,总是不能晚上陪着,皇后便多陪一陪惠妃吧。”

    “你到底生养过,多开导一番惠妃,估摸着她也能安心些,你与惠妃一向情谊颇深,趁着这个时候,也能好好体己话。”

    “至于这照料的事儿,凡事到底是有下人们来做的,你也不会太劳累,就是多费些心,等到时候惠妃顺利产子,皇后也是大功一件。”

    “起来,德元一直在光禄寺任少卿一职,一向是勤于政务,不曾有过什么疏漏,备受旁人赞赏,朕想着德元年轻有为,在光禄寺任个少卿着实是过于委屈了,户部现如今有了空缺,朕倒是觉得,可以让德元过去历练历练。”

    秦铭晟笑道。

    这让皇后俞氏略愣了一愣,随后便是一阵的欣喜。

    德元,也就是俞德元,是俞氏唯一同胞哥哥的嫡长子,生的是十分俊朗,更是饱读诗书,十分具备才干,在皇后俞氏看来,是能担当大任,做出一番事业来的。

    然而,本朝有不成文的约定,皇后母族,都不能有过高的官职,只因俞氏的哥哥在工部任职,已算位居高位,因此他的儿子自然不能再位高权重,以免有外戚专权之嫌。

    虽这做了皇后,能够给母家带了无限荣耀,而且又有子嗣,无论是否往后能成为皇帝,这都让母家的荣耀至少百年之内不会衰败,却也是要处处避嫌,不能够在官职上计较太多。

    虽皇后俞氏明白这一层厉害关系,更是也能理解,但眼看着子侄一辈的人不过都是谋的闲置,到底也是觉得十分遗憾,觉得辱没了他们的才能。

    现如今秦铭晟却愿意给了俞德元户部的实职,这自然让俞氏高兴万分,一是欣喜这俞德元往后能够有了出息,再来此次也算是开了先例的,往后这俞家一族再有子孙官职上有所升迁,便没有人再三道四了。

    话到这个份上,若是再推辞,那当真便是有故意和惠妃作对,不给皇帝面子,显得她这个做皇后的刻薄善妒了。

    为了俞氏家族往后的荣耀安乐,为了自己在皇上面前的恩宠,俞氏不得不咬牙点了这个头。

    “多谢皇上恩典。”俞氏十分感激的谢了恩,看了看惠妃那边之后,索性咬了咬牙,道:“惠妃这边有臣妾照拂,皇上放心便是。”

    这便是应下来此事了。

    秦铭晟和惠妃自然都是一阵的轻松。

    秦铭晟自然是欣慰自己后宫皇后与妃嫔和睦,欣慰皇后贤惠识大体,也是欣慰惠妃这有人陪伴,应该会心中安定,不会影响生产。

    惠妃高兴的是,先前先求了秦铭晟此事,秦铭晟已经应允,又提议当面请求皇后,皇后到了最后不得不应下此事。

    如此一来的话,在皇后宫中,但凡她有了些许的差池,秦铭晟必定得怪责皇后俞氏照料不周,有心之人再挑拨几句,皇后便是跑不脱干系了。

    如此一来,皇后便只能心谨慎的护得她的周全,不敢有任何的疏漏之处,更是不敢在自己宫内对惠妃下手。

    她与腹中双生子的安全,便也就能彻底保证了。

    到是俞氏,有些不甘的咬了咬嘴唇,但最后还是将满腹的心绪都平复了下来。

    也罢,也罢,这惠妃此时到是还不曾有做过任何逾越规矩之事,若是往后有了想犯上之心,再找了时机下手也不迟。

    毕竟孩子就算平安生下,长不大的也多的事,来日方长,此事往后再慢慢筹谋,也来得及。

    俞氏这般想着安慰自己。

    三人都坐定,秦铭晟去和大臣们话,俞氏则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看自己面前的菜肴,味如嚼蜡一般的吃着。

    隔壁的惠妃,便往这边来侧了侧身:“往后便是要叨扰皇后娘娘一番了,还望皇后娘娘莫要怪责。”

    “怎会,本宫乃是后宫之主,与皇上乃是夫妻,为皇上分忧照拂后宫妃嫔与诸位皇子,都是应该的。”俞氏见惠妃凑过来话,只当她是想着在她面前炫耀方才秦铭晟对她的疼爱偏袒,故意激怒于她,便坐直了身体,刻意做了一副端庄贤惠的模样。

    惠妃自是瞧了出来她的目的,笑道:“皇后娘娘贤惠,是嫔妾的福气,嫔妾感激不已,往后更是想侍奉皇后娘娘左右,安稳度日。”

    这话,是想低头示好吗?

    俞氏略怔了一怔,但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只微微一笑,算作回应。

    惠妃微微一笑,接着道:“皇后娘娘贤惠宽厚,心善仁慈,嫔妾们感激,只是皇后娘娘可别心软过了头,旁人略示好一番,便什么话都听进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俞氏心中一紧,扬了扬眉梢。

    这话,总觉得话里有话。

    “嫔妾哪里有什么意思,只是嫔妾前几天经历的一件事,皇后娘娘可否愿意听上一听?”惠妃脸上笑意不减,问道。

    “你都这般了,我岂有不听得道理?”俞氏同样笑着回应,只是这笑容里头,多了几分的傲然之感。

    这显然是不满惠妃在这里卖关子之事。

    惠妃到时不甚在意,只笑道:“倒是不算什么大事,就是嫔妾宫中一个宫女,平日里对嫔妾甚是不满,总想着给嫔妾使了绊子,坑害嫔妾一把,可那宫女却也是知道若是贸然行动,被嫔妾发现的话,这往后便是没有了活路,于是她便想了一计策,将自己的恩怨按下不提,只鼓动旁人,再旁人面前嫔妾的坏话,想着让旁人出面害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