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755章 起风了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多谢沈姑娘体谅。”闫世先拱手表示感谢。

    倒是方怀仁,同样身为人父,知道这养育孩子的辛苦,更是能够体会到闫世先现如今的心酸,也安慰道:“闫掌柜也不必着急,慢慢来,好好教导也就是了。”

    “这人心总归是肉长的,现在不过是年少轻狂,往后年岁渐长,也渐渐知道自己父母的辛苦,这自然也就孝顺懂事了。”

    方怀仁开导道。

    话是这么,可闫明宽那个样子,如何能孝顺懂事?

    当真是只要不到处生事,就阿弥陀佛了。

    只是这样的话,闫世先在口中转了个圈之后又咽了下去,只是“嗯”了一声便岔开了别的话题。

    子不教父之过,儿子教育不好,他这个当老子的自然也是脱不开干系的,这般的絮叨抱怨这个事情,倒是也显得他这个当父亲的无能。

    所以,不提也罢。

    闫世先明显不提此事,沈香苗与方怀仁自然也就不再多了,便起了旁的。

    只是,这心里头到底还是对此唏嘘不已。

    眼下这个时代,可谓孝义当先,像闫明宽这般不听父亲之言,甚至据背后还时常辱骂闫世先,有这样举动的人,当真也是少之又少的了。

    就譬如从前一直跟在沈香苗身边的黄越,在为卢少业所用之前,也是清水镇上头谁也不敢招惹的地头蛇,哪怕这样一言不合便要对旁人拳脚相向的人,却是对待自己的母亲言听计从,从不敢有半分忤逆之言。

    相比较而言,这闫明宽当真是相当的不像话了。

    闫世先是个信守承诺,凡事言出必行之人,且看天然居上下对闫世先更是评价颇高,便知道他必定也是待人宽厚之人。

    “闫掌柜摊上了这么一个儿子,往后当真也是有的受了。”

    在回去的路上时,再次谈论起此事来,方怀仁仍旧是唏嘘不已。

    “听闫掌柜早起便丧了发妻,随后一直便不曾续弦,想必也是担忧闫明宽会因此受了委屈,但毕竟是男人,照顾孩子上头难免疏忽,加上若是忙起来这生意上的事,怕是也是顾不上的。”

    沈香苗叹息了一声:“估摸着便是因为这些缘由,才养成了这样的性子吧。”

    此言一出,便又是一阵的唏嘘。

    但唏嘘归唏嘘,终究还是旁人的事情,也只能感慨一番,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眼下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譬如马上八月十五了,这如何来过八月十五,回去还是得商量一下,看看该添置什么样的东西,在哪里过,这团圆饭都备些什么样的菜式。

    沈香苗看着那已经西沉下去的日头,一边微微歪了头,想这些事情。

    起风了,带了些许丝丝的凉意。

    沈福海在最前头甩了个鞭花儿,笑道:“这天儿倒是越发有些见凉了,尤其是这傍晚的,倒是还觉得有些冷了呢。”

    “是啊。”沈香苗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却是忽的愣了愣。

    起来,这里已是有些冷了,那更远一些的京都呢?

    京都比这里更偏西北一些,怕是那里的天,应该会凉的更快了吧,不知道现如今的卢少业可曾添了新衣,现下如何了。

    沈香苗不由得抿了抿唇。

    十分凑巧的是,此时的卢少业,看着外头的风吹起的,已经不如盛夏时节翠绿的柳枝,在风中摇摆之时,喃喃自语道:“起风了,天冷了。”

    “是啊。”友安一边着,一边给卢少业披上了件外衣:“公子衣着单薄,心着凉。”

    他衣着单薄倒是无妨,毕竟身强体壮的,哪怕是数九寒冬的严寒,也不在话下。

    倒是……

    卢少业握了拳头问道:“那边可有消息传来?”

    所谓那边,友安不问自然也晓得究竟是哪边。

    但明白了这事后,友安却是吃吃笑了起来,道:“公子忘了,午饭后您刚问过,的也回过您,前两日刚到的消息,是一切安好,即便是有新的消息,至少也得三四日之后了。”

    是了,他想起来了,的确是来过消息的。

    是沈香苗一切安好,与天然居合作的铺面蜀香阁也已经开业,生意红火。

    至于那个卢少业认为居心叵测的顾长凌,似乎除了和沈香苗签订了往后要和沈香苗合伙开火锅店的字据以后,便没有了异动。

    就连蜀香阁开业当天,似乎也不曾亲自到场,只是派人送了些东西过去。

    除此以外,便没有了旁的事情了,一切都十分平静的样子。

    “是么。”卢少业怅然若失,随后更略带了些许的窘迫之感,捏了捏手指:“只觉得这两日不曾得过消息一般。”

    那是因为,你心心念念沈姑娘的缘故啊。

    友安这句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想了一会儿之后,道:“公子,若你实在思念沈姑娘,大不了过些时日咱们再去一趟嘛。”

    索性不过就是路上辛苦几日,但总归是能让卢少业高兴两天,总好过日日在这里一脸愁容的好。

    卢少业一听这话,眉梢便扬了起来。

    去看沈香苗?

    他如何不想这个事情,只是……

    只是见了之后,短暂的相聚之后,便是更长时间的分别,挥手道别的滋味,着实是让人心中难过,甚至走的时候,连头都不敢回。

    他怕他回了头,看到沈香苗那张俏丽的脸庞,或者看到沈香苗眼中淡淡的哀愁时,便会觉得如万箭穿心一般的难受。

    他一个大男人尚且如此,可知每次分离之时,沈香苗心中又是何等的无奈与伤心?

    既是如此的话,日日这般心头有着淡淡的思念便好,身边有了旁的事情也能不去想这件事情,至少好过每隔一段时间便要经历一次的离别之痛。

    这就像是一根刺一般,长在肉里头,若是你时不时去动一下的话,自然是会痛的,可若是不管不顾的,时间长了,便也就不去注意那根刺了。

    卢少业是这般想的,只是这样的话……

    会不会又让沈香苗觉得他太冷淡了些呢?

    既是如此的话,那便这么来吧。

    卢少业的眼睛顿时亮了一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