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267章 七窍生烟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一旁的玲珑这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眼睛瞥了手足无措的周兰儿一眼,心里啐了一口。

    到底是个乡巴佬,在老爷那得了几天的脸便不知晓天高地厚的想着在旁人面前充大爷了,结果最后大爷没装成,到成了孙子,真是丢脸!

    这样的周兰儿,不晓得老爷究竟看上了她哪点好,即便是那张脸蛋,瞧着是白了些,嫩了些,可若真是论起来,还不如她玲珑长得秀气耐看呢,不过就是有些装病撒娇的手段,就博得了老爷欢心,当真是可恶的很。

    曾经同是张家的丫鬟,现如今周兰儿却一跃成为了半个主子,玲珑却还只是过伺候旁人,看人脸色的日子,这样的差距自然让玲珑深觉不甘心。

    玲珑瞧不上周兰儿,心里头又记恨着,这会儿自然也不去帮周兰儿,只在一旁冷眼瞧起了此时发窘难堪的周兰儿的笑话。

    周兰儿难堪许久,这才回过神来,咬牙道:“几日不见,香苗你怎么也成了见钱眼开的人,原先只表哥闫秋恩的衣裳压在你们这里,回头他拿了三百个钱来赎走便是,怎的到了我这儿,竟是要这么多的银花生来,莫不是瞧着我如今日子好过了,你们便狮子大开口,坐地起价?”

    还勉强算是有丁点的脑子,这会儿还晓得往正事上。

    只可惜先前事做的太过于无脑了些,这会儿怕是也救不了自个儿了。

    沈香苗心底里冷笑了一番,面上却是和声和气,浅浅一笑,道:“兰儿姐糊涂了不成?方才是兰儿姐手里头张员外赏赐的银花生用不着也花不完的,搁在手里头都落了灰了,兰儿姐自个儿都觉得心疼,所以才问我要不要嘛。”

    “我和兰儿姐原先是玩伴,关系也好,兰儿姐既是遇到了难处,我焉有不帮之道理?就算再厌恶这些黄白之物,也得因着这份情谊,伸了手帮忙不是?”

    “起来,我也算是不惜勉强了自个儿,只为了帮兰儿姐这个大忙,怎么反而被兰儿姐我是贪财,见钱眼开之人呢?这倒是让我觉得好生委屈呢。”

    沈香苗故意撇撇了嘴,一副受了很大委屈的模样。

    这下子,就让周兰儿无话可了。

    先前的大话是她自个儿的,简直是搬了石头砸了自个儿的脚,这会儿即便是后悔不已,话却也是收不回去了。

    “怎么了,兰儿姐,这银花生你是不打算给了?这不给也无妨,我也不是那到处兰儿姐出尔反尔,打肿脸充胖子的那种长舌妇,你放心就是了。”沈香苗幽幽的笑道。

    一听到这句,打肿脸充胖子,周兰儿顿时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起脚来:“我才不是那等令人不齿之人……”

    罢,将手中的荷包翻了个底朝天,从里头掏出了五六个银花生来,扔在了沈香苗的跟前儿:“喏,拿去!这样的银花生我那还多的很,今儿个不过是出门来透透气,身上不曾带那么多罢了!”

    “是是,兰儿姐你如今十分富裕,这点银花生自然是不在话下呢,等下回来的时候,必定会给我比今儿个还要多的银花生,指不定还有金瓜子呢,兰儿姐,你是不。”沈香苗笑嘻嘻的将那银花生挨个都收了起来,还不忘又补了一句。

    这句话,倒是把下回的坑也挖好了。

    周兰儿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抿了抿嘴没话。

    到了这个地步,哪里还敢再搭这样的腔,若是让沈香苗顺着杆子往上爬,下回估计又得空一回荷包。

    周兰儿攥着手中已经空空如也的荷包,瞪了沈香苗一眼,心底里对她是越发的记恨。

    这周兰儿今儿个来的目的已经很明显,对沈香苗的态度更是明显恨意满满,沈香苗不介意周兰儿对她再多恨一点。

    因而沈香苗毫不在意,只乐呵呵的将那银花生收了起来,更是十分大方的将那六个银花生拿了三个出来,给了沈文韬,道:“这几日你做活辛苦,给你一颗,剩下的那两颗,拿去给了孟大哥和孟二哥去,我这里还有三颗,我留一颗回头给铁蛋玩,剩下那两个一个给乔大哥,一个给黄越,这刚好六个,咱们六个人分个干净。”

    这六个人,都是前些时日时,处理闫秋恩这件事时的六个人。

    既是今儿个从这个事儿上得了好处,沈香苗自然不介意慷慨一回,将相关人等好好犒赏一番。

    更何况这般做的话,这银花生原先的主人才能越发的气愤。

    果不其然,周兰儿看着沈香苗这幅模样,气的七窍生烟。

    这银花生虽一个不过是不到一两重,是空心的,可她身为姨娘,每个月的月例银子本就不多,虽衣裳吃食由张家供着,样样不缺,可这能拿得出手的赏赐却是少的可怜,就这些银花生,也是她费了心思问张员外要来的。

    可现如今轻易而举的被沈香苗给讨要了过去不,竟是又让她出手大方的随手送给了那些个不相干的人,似乎这些银花生对于沈香苗来不过真的就是花生一般,可以随意送了人去。

    周兰儿自然心疼无比,咬牙切齿的道:“这银花生金贵的很,怎能随意给了旁人去?不许给,全都给我要了回来!”

    “兰儿姐,这话的不对,这银花生你既是给了我,那这银花生便是我的,我想给谁那还不是我了错?兰儿姐这会儿又在这指手画脚的是几个意思?难不成兰儿姐你并不像你所的那般过得富足,是心疼这几个银花生不成?”

    沈香苗咯咯直笑,却是一脸的不怀好意。

    周兰儿何尝不晓得沈香苗这会儿就是在故意气她,可这会儿也只能硬生生的将这口闷气给咽了下去,甚至还硬挤了一个笑出来:“自然不是心疼这银花生,只是看你年纪,怕是不晓得这银钱的重要,随意散了财去,让自个儿吃了亏,所以才好心提醒。”

    “兰儿姐的好意,我心领的就是。”

    只不过仅限于心领,不按照做就是了。

    沈香苗呵呵一笑,却再也不去理会周兰儿,反而连连催促沈文韬去孟记那边送银花生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