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067章 法子不错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咋这会儿过来了,家里头不忙?”徐氏接了毛豆过来,随口问了一句。

    徐栓子眯了眯眼睛:“忙,怎么不忙,今年姐和姐夫也不帮我们收麦子,家里头忙的团团转,本来好去做工挣钱的,也去不了了,白白亏了好几百个钱呢!家里头孩子又多,少挣这些钱,今年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徐氏一听这话,顿时心疼不已,急忙冲沈福田道:“当家的,明儿个家里头的活儿放一放,我和静秋在家里头忙,你去给栓子帮帮忙去。”

    沈福田“嗯”了一声。

    “辛苦姐夫了。”徐栓子嬉皮笑脸的道:“这两年家里头手头紧,人也忙,多亏有姐夫帮忙,这大恩大德真是无以为报,等以后我徐栓子发达了,一定好好报答姐和姐夫一家。”

    徐氏顿感欣慰:“你有这份心就够了,报答不报答的都是后话,是吧,当家的。”

    沈福田没吭声。

    自个儿当家的不爱话,徐氏倒是知晓的,压根也没放在心上,张口喊了沈静秋一声:“成了,别哭了,赶紧过来烧火,菜还没炒呢!”

    “我……我不去!你……你不应了我,我就……就不去!”沈静秋这会儿正伤心呢,哪里肯去,只呜呜咽咽的抹眼泪。

    “哟,这是咋回事,啥事让我这外甥女哭这么痛,来,跟舅。”徐栓子道。

    “娘了跟我扯新衣裳,又,又不肯了……舅,你娘,人不能话不算话。”沈静秋抽泣着,呜呜咽咽的回答。

    “这事……”徐栓子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转,转头道:“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既是应了给孩子扯衣裳,怎还有反悔的道理类?”

    “这事啊,你不知道……”徐氏强忍着头疼,把事情原委都与徐栓子讲了一遍,末了愤愤不平的骂了两句:“起来,都是二房沈香苗那死丫头的不好,连着几次坏我好事。”

    沈香苗?

    徐栓子时常到徐氏一家来走动,往常倒是也见过沈香苗几次,忽的笑了笑:“那丫头我也是见过的,长得瘦,性子又随了她娘,懦弱不爱话,怎的现在吃了熊心豹子胆,还跟姐你叫起板来了?”

    “这啊,你就不知道了,这丫头最近不知怎的就机灵起来了,又厉害,上次给张员外家找丫鬟那事,就让她生生给搅和黄了,现在又哄得那俩老的不跟我们一起过,这会儿据还在镇上卖什么卤串儿挣钱,现在人二房一家日子过得可好了,天天有肉吃,连铁蛋都去上学堂读书去了呢!本身我还寻摸着能沾点人二房的光,可俩老的却发了话,什么谁挣的就是谁的,要是别人敢惦记,就打断谁的腿!你瞧瞧这话的,那二房以前穷的时候,咱们还帮衬不少呢,这会儿有钱了,倒是想跟咱撇清关系了,什么人呐这是……”

    徐氏越越生气,气的把手里的豆子都拽了几片叶子下来。

    “就是,这些人也忒没良心了,姐嫁到沈家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那些人倒是会过河拆桥了!”徐栓子也忿忿不平的,帮着了两句。

    “成了,不那个,谁让咱们家人心眼实诚呢,他们爱咋咋,咱不亏良心就成。”徐氏摆摆手,满脸的无奈和可怜相儿。

    “话不能这么,是咱的就得要回来!”徐栓子这会儿倒是来了劲儿,咧嘴摸着鼻子笑了一会儿,道:“姐方才不是还头疼文松上学堂束修的钱呢,依我看那,咱们……”

    徐栓子在徐氏耳边嘀嘀咕咕上了好一阵子。

    徐氏起初是满脸的气愤与不解,而随后却是喜笑颜开,笑声响亮:“这法子倒是不错,还是栓子有主意。”

    “那是,也没看我是谁!”徐栓子亦是得意洋洋,扭头对沈静秋笑道:“成了,外甥女也别哭了,这衣裳料子舅替你娘应下来,等这事儿成了,给你扯上一身好料子衣裳,再买两个花儿戴!”

    “真的?”沈静秋一听这话,立刻就止了哭。

    “这还有假,你要不信就算了,当你舅没!”

    徐栓子常年在镇上做工,时常去有钱人的大宅院里头做活,可是见过不少市面的,主意也多,他既然应下来了,这事十之八九算是成了。

    沈静秋伸手抹了抹眼泪:“信,我信。”

    随后,就跟着徐氏去灶房里头忙活去了。

    沈福田瞧着这一幕,低头寻思了一会儿,张口了话:“栓子你先坐着,我去打斤新酒去,家里头的酒放时候长了,没啥味了,喝着浮。”

    “成。”徐栓子眯着眼睛笑了笑。

    各家吃各家的饭,各家忙各家的事儿,倒是都相安无事。

    只是沈福田家的院落里晚上格外的热闹,两个大男人喝酒划拳到了半夜才算停歇。

    等第二天早起的时候,沈福田不等徐氏催促,就主动往徐栓子家走了。

    到底是自己当家的,还是心疼自个儿,知道帮衬着她娘家呢!

    徐氏笑的嘴角都咧到了耳朵根儿。

    这几日沈香苗在月满楼的生意越发的好了,每天早起过来开张,往往午饭的点儿没过,就卖的一干二净,需要收摊回家了。

    沈香苗的卤串儿生意好,月满楼的客人这几日也明显比平常多了起来,方怀仁看在眼里,乐在了心上。

    但很快,方怀仁也有了新的苦恼,便去寻了沈香苗去商量。

    “沈姑娘的卤串做的好吃,卖的也快,这是好事,只是总是午时左右便卖完了,晚上来吃饭的客人们想吃卤串也买不到,时常抱怨不,若是遇到脾气差的,兴许还要骂上大有他们一通才肯罢休,闹得不得安生,生意也不能做了。”方怀仁脸皱的像苦瓜一般。

    “我也是逼不得已,找了沈姑娘来商议,这卤串能不能多做一些,也让晚上的人能买到一些,兴许也能好一些。”

    沈香苗略思付了一番,道:“我这几日也在寻思着这件事儿,这卤味串成串儿,起先就是让人觉得稀罕些,生意能好做一些,现如今这生意也算是能看,再做成串儿一是签字削起来费劲,第二若是来月满楼吃饭的人,也不必拿签子吃,我就想着不如做上一些串儿,更多的是做成整块的卤肉来切份儿,在月满楼吃饭的可以论份儿买,外头的人若是只是当零嘴吃,也可以按串儿来买,这样灵活掌握,倒也算是兼顾大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