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味香 第032章 不凑巧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19-05-10作者:茶暖

    葛长柏瞪了他一眼:“与你无关,不要插手,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你”孟维生往前走了一句,想将葛长柏拉到一旁去。

    沈香苗却是拦住了他:“孟大哥,此事我还能应付。”

    孟维生见沈香苗神情坚定,便道:“那你心些。”之后,便站在了沈香苗的一旁,以防止这葛长柏再做什么过分的事儿。

    沈香苗却是不慌不忙,冲着葛长柏微微一笑。

    这个笑,是真的笑,没有任何怨恨、愤怒以及不满的笑。

    葛长柏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我倒是不能奈你何。”沈香苗嘻嘻一笑之后,开始收拾摊位上的东西,一一都收了起来,一边收一边对面前排队的人道:“都回吧,今儿个不卖了。”

    众人齐刷刷愣在了原地。

    最前头一个大婶儿,怀里抱着得一直吃着手指头,眼巴巴盯着卤串儿的娃娃,一听到不卖了,“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大婶儿心疼孙子,不满的喊了起来:“为啥,凭啥不卖就不卖了?排这么久的队了,轮到我们了,你不卖了?这算什么事?”

    “就是就是,姑娘你这好端端的,怎么就不卖了呢?”

    “是啊,我瞅着也没卖完呢”

    一听卤串儿不卖了,排队排了许久的那些人一下子炸了锅,各个都不依不饶,吵吵嚷嚷起来,越情绪也越激动。

    “各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沈香苗大声喊道,一脸的无奈:“好好的做生意,也不想带出来东西再带回去不卖钱,白白的浪费了,可大家伙儿也看到的,不是我不想卖卤串儿,是有人故意找茬儿,不让我在这里好好摆摊儿呢!”

    沈香苗话的时候,紧紧的盯着葛长柏。

    那些没买到卤串的人,愤怒的目光,立刻就落在了葛长柏的身上。

    就如同刀子似得,扎的身上生疼,葛长柏老脸一红,咳了一声:“你这姑娘好生无理,我可曾过不让你摆摊儿卖串儿?”

    “是不曾亲口过,只是你既不去排队,又非要强买强卖,不是故意找事儿又是作何?我在这儿摆摊儿卖卤串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每日买的人多,也不曾发生这等事情,可偏偏今日有人故意找晦气。我今日若是畏惧与你,破例卖给了你,他日旁人有模学样都如同你一般不顾旁人强买强卖,这如何对得起那些辛苦站了这么久的人?”

    “每日贩售的卤串儿本就数量有限,每个人也都是翘首以盼的等着买,你不管不顾的强行站在最前头,你买了便没有了旁人的,旁人该被置之何处?”

    沈香苗的声音响亮,在场的每一个人也能足以听清,也都觉得,是这个理儿。

    是啊,本来刚刚好好的,轮着一个一个的买,凭什么你就要强行先买?

    那些排队等了许久的人,看葛长柏越发的不顺眼起来,最前头的那个大婶儿先发了话:“就是,看着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竟是不如一个姑娘知是非、明事理,这么多年的饭,怕是都白吃了!”

    “得亏这个姑娘不是个见钱眼开的,若是个爱财的,都把卤串给了你,那我们可是白辛苦站了这么许久!”

    “这么多也是白,我看你还是先行去排队去,免得耽误了大家伙儿,都赶着做旁的事呢!”

    “”

    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语,句句都不留丝毫的情面。

    这一句句的话,就像是一个个的耳光,毫不留情,啪啪的都落在了葛长柏的脸上,他不由自主的摸了摸有些发烫的脸,第二次红了红。

    被这么多人呵斥,葛长柏心里本有些怂了,可一看到沈香苗那张盈盈笑意的稚嫩脸庞,却是又气不打一处来。

    一个丫头片子,竟是把他给整治的不轻,真是

    “我你杵在这里干啥,赶紧后面去!”一个年轻的后生不耐烦起来,拎着葛长柏的衣领子就往后拽。

    葛长柏被拽了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摔倒在地上,气的面红耳赤的要找那后生理论,可见对方生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的,以及其他人那些如刀子一般的目光,葛长柏只好乖乖的站在了最后面。

    但仍旧不服气的啐了一口:“装模作样!”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也能让沈香苗听的一清二楚。

    面对这样奇葩的人,沈香苗只觉得多与她一句话也是浪费,更是无心和他争口舌,也懒得搭理他的抱怨,只安心做自己的生意。

    人一个个的买完卤串儿都走了,很快也就轮到了葛长柏来买。

    这次,葛长柏自然是理直气壮,挺直了腰板,傲慢的扬了扬下巴:“两串猪心,两串土豆,一个鸡腿”

    “呀,真是不凑巧,你要的都卖光了,不如明儿个再来吧。”沈香苗笑意盈盈,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姑娘,你这样怕是不妥吧。”葛长柏眯了眯眼睛:“我这次可是排了队来的,你若是再刁难我的话,怕是也会损了你的名声。”

    葛长柏这话的时候,声音刻意提升了几分,为的就是周围人听的清楚。

    这次他可是占了理的,不怕旁人看热闹。

    “刁难?我为何要刁难与你,卤串儿确实是买完了的。”沈香苗笑意不减。

    “胡,我方才分明看见”葛长柏话了一半,顿时住了口,舌头险些被牙咬到,眼珠子差点惊得掉了出来。

    刚刚还摆在砂锅里长长短短的竹签子穿着的卤味,这会儿竟是全都不见了,那砂锅里现在只剩下了卤汤而已。

    “这”葛长柏揉了揉眼睛,再去看,仍旧是空无一物:“怎会这样”

    “喂,是不是你将卤串全都藏了起来?”葛长柏瞪了眼睛。

    “喏,你尽管可以找。”沈香苗摊开了双手。

    摊位很除了搭建的木板和上面的砂锅,就是底下的竹篓,可每一个地方都是空空如也,而且卤串儿这种吃食,断断也不会藏在了身上。

    可是,刚才分明看到还剩许多的,怎么眨眼功夫全都不见了!

    葛长柏觉得,自己好像遇到了诡异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