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 171章 大结局上这一世我绝不会放开你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贺铮寒能不能醒来,什么时候能醒来,谁也不知道。偏偏他“驾崩”的消息传遍天下,普天下知道他还有一口气的只有姚桐、张东桓和一众暗卫。

    “娘娘,京城的急信又来了,还请起驾回京。”

    姚桐看着一封又一封从京城发来的急信,面色一冷,那些人也太迫不及待了。

    “陛下为国征战,踏平北狄,功业彪炳,却.....”她喉头哽咽,那个铁血勇武的男人此刻无知无识的躺在那里,他如此的虚弱无助,还要防备着至亲的利爪。

    进来禀报的大臣以为她还在伤心陛下的崩逝,忙低下头。

    姚桐强行收敛了情绪,“本宫不能让陛下的魂魄留在这草原上,皇济寺的大师们快要到了,待他们做了法事,带着陛下的魂魄.......一道回京.....”

    “娘娘,这......这......”

    想要反对的大臣,冷不防触到她的冰冷的眼神,咽下了口中的话。

    “怎么,你要将陛下留在这不毛之地吗?”

    “臣不敢。”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再反对了。

    姚桐冷冷扫了一圈,一片寂静。

    她似乎疲惫的闭了眼睛,无声的沉压。

    俯首帖耳的大臣们彼此对视了几眼,对这位年轻的太后再不敢有一点轻视。他们终于想了起来,这位太后不是仅靠着容色得到陛下的独宠,陛下登基之前,出征在外,军政之事就委于她了。

    “宣本宫懿旨,命冀王府二公子、三公子、四公子即刻赶来为陛下......守灵。”

    来到这里的人没一个不是心活眼亮之辈,听了这道懿旨,俱是一颤,陛下无子,血脉最近的便是冀王府。

    冀王为生父,然从古至今,从未有过子传父,再者冀王早几年前就搬出了冀王府独自住在道观里,似已看破红尘,一心问道。

    然冀王府的一众公子爷,却都是陛下的弟弟,兄终弟及,亦是传承之道。

    尤其是冀王府二公子,与陛下一母同胞,年又最长,据说冀王妃最疼爱这个儿子......难怪他们如此笼络臣子,上蹿下跳。

    不过,冀王妃和二公子再怎么迫不及待,嗣帝的选择权还是在这位年轻的太后手上。太后未必愿意立一位年纪与她仿佛的皇帝。

    这道懿旨,便是太后对他们的试探。

    来了,再想走就不容易了,不来,连为先帝守灵都不愿意,其心可诛。

    招魂守灵,姚桐态度强硬的将大军銮驾留在了这里。

    “娘娘,延平王来了。”

    杨沐卿认真的打量了她片刻,见她虽然满面疲惫,可精气神比之前好了不知多少,心下一松,“阿桐,无论你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姚桐笑了,“阿卿,我暂时没法向你解释,可我一定要留在这里。”

    “你只管去做,外面的事,交给我。”

    皇济寺的大师们到来后,营中梵唱声声,檀香缭绕,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为皇帝做的法事,贺铮寒极得军心,将士视他为神。这种时候,再浮动的人心,都不敢在这时候闹出事情。

    所有人也都知道姚桐为了虔诚感动佛祖,在静室里一心念经求佛,大事交给了延平王,琐事交给了天枢,她什么也不管,谁也不见。

    谁也没有对她的避而不见,产生疑惑。

    .....................................................................................

    “娘娘,您将陛下照顾得很好。”

    张东桓和暗卫们都是大老爷们,一来心思不够细腻,二来躺在床上的可是皇帝,他们也不敢扒光他的衣裳,上下其手。

    “他喜洁,这么躺着,怕是难受得紧。”姚桐微微一笑。

    张东桓就喜欢她这样子的,无论心里如何,面上绝不带出悲苦,似乎完全笃信陛下一定能醒来。

    给他们这些承担着莫大压力的人定了心。

    张东桓将手里的独参汤交给姚桐,“娘娘,先喂陛下参汤,一个时辰后,臣再为陛下扎针。”

    说完,脚步轻轻的退了下去。

    屋子里面只有姚桐和昏迷不醒的贺铮寒。

    喂完独参汤,姚桐用巾帕擦干净汁水,出神的望了一会儿。

    贺铮寒昏迷这些天,全靠着参汤吊命,脸颊瘦削了些,越发显得五官锋锐,棱角分明。然而,他一双眼睛闭着,将那冷峻凌厉的气势压了下去,她这么么看着看着,甚至觉得此时的他有种可怜巴巴的感觉。

    她其实许久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他了,如今,似要将这副面容刻在心里。

    “你再不醒来,就丑得不能看了。”

    姚桐轻轻的描摹着他的脸,高高的眉骨,斜飞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硬朗的下颌,他长得极好,是那种极有侵略性的好,若那双眼眸能睁开,便是睥睨天下的霸道。

    “都说男人唇薄寡情,真是诚不我欺。”

    指尖点在他的唇上,因为多日昏迷,他的唇泛白还有些发干,姚桐怔怔的看着。

    她曾经恨极了他的霸道和无情,如今,却只希望他尽快醒来。

    “快点醒过来吧,我真的......”姚桐深深藏起的恐惧再也忍不住了,她俯身,用唇碰着他的唇,从那柔软而微温的触感,汲取坚持的力量。

    一滴滴温热的眼泪,落在他面上。

    .......................................................................................

    一日一日过去,外面局势云诡波谲。

    冀王府三子从大名府出发,一路北上,而二公子贺铮平在距离一百多里地的一座土山上驻扎,那里易守难攻,极易撤退。

    三公子、四公子则赶来守灵,还带着一封冀王妃的亲笔信。

    冀王妃是个厉害的女人,她一面命冀王府三子赶来,大义上不会落了口实,一面又在信中将姚桐骂得体无完肤。

    骂她的出身,生父阴狠歹毒,身为仇人之女,两家不共戴天。

    骂她善妒不贤,自己不能生,也不许旁的女人生,致使先帝膝下空虚,死不瞑目。

    骂她水性杨花,抛头露面,甚至远遁多时,污损先帝名声。

    总之,冀王妃以贺铮寒生母的身份,不承认姚桐做她的儿媳,不承认姚桐嫁入贺家,更不承认她皇后的身份,更遑论太后。

    虽然贺铮寒登基之后对冀王府的冷淡,一众大臣都有目共睹。可冀王妃到底是他的生身之母,占着天然的伦常,她这么一封书信,一霎撕破了姚桐这位年轻太后与冀王妃之间那层薄薄的纱,将两人的水火不容大白于天下。

    许多人开始动了心思,若是冀王妃的儿子成了皇帝,姚桐这太后绝讨不了好,他们得做出选择了。

    .......................................................................................

    “娘娘,陛下的脉息又有力了些,您再和陛下多说些话,陛下或许就能早日醒过来了。”张东桓很是激动,这些天陛下的状况一日比一日好转,能醒来的成数也在不断的增加。

    “今天我给你念点东西.......”

    张东桓听了两句,惊讶的张大了嘴,这.......这是冀王妃那封刻薄至极的骂信啊。

    “娘娘,这......这.......”

    姚桐不理会他,将整封信全都读完了。

    “听到了吗?有人欺负我呢。”

    她扔掉信,点了点他的唇,嫣然而笑,“可我不会不还手的。你再不醒,我就要和他们打一场了。输了,我就先你一步死了。赢了,我......就如你所愿,做一个权势无双的年轻太后,立个傀儡皇帝,养几个鲜嫩的面首,过我的逍遥日子,你说好不好?”

    张东桓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娘娘......”

    姚桐毫不在意,“像你这么冷的就算了,我喜欢年轻的开朗的爱笑的少年,招来我身边陪着解闷,比你有趣多了.......”

    她似乎想得有趣,吃吃的笑了起来,手指一不小心,伸进了他唇内。

    微麻的细小的疼痛从手指上传来,这感觉太细微了,好几次之后,她才惊觉。

    姚桐蓦地睁大眼睛。

    “张太医,你......过来.......”她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颤了起来。

    张东桓急忙上前,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喜得胡子都飘了,“动了......嘴唇动了......娘娘......”

    他激动不已,深深吸了几口气,才止住双手的颤抖,扑过去诊脉。

    他生怕错过一点,诊了左手诊右手,一次诊半个时辰,漫长的等待,却一点没有浇灭姚桐的激动。

    她有种预感,她一直紧紧盯着他。

    当张东桓擦拭额上汗珠的时候,姚桐似乎看到那双一直紧闭的眼睛动了动。

    她扑到床边,一动不敢动。

    “阿......桐......”

    姚桐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

    ..........................................................................................

    贺铮寒本就受了不小的伤,体内余毒未清,又昏迷了这么多天,上天护佑醒了过来,也没多少精气神,每日能清醒的时间并不多。

    可他只要醒来,必定要看见姚桐,每次睡过去的时候,也要紧紧抓着姚桐的手,生怕他一睡着,她就不见了。

    “你既然醒了,外面的事情该你处理了。”

    随着他的恢复情况越来越好,姚桐对他的态度也在转变,甚至有些冷淡。

    贺铮寒心里叹息,手上用力,将她拉到身前。

    “嘶。”

    姚桐挣扎,听到他压抑的闷哼,立即不再动了,眼中的焦色掩都掩不住。

    她还是在意他的,贺铮寒心里美滋滋的。

    “刚才心口疼了一下,现在不疼了。”

    姚桐脸色又冷了下来。

    “唉。”他叹了口气,明白不可操之过急,只紧紧握着她的手,“趁着这个机会,让那些牛鬼蛇神都跳出来,再一网打尽。”

    “阿桐,欺负了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贺铮寒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脉脉含情,只觉心口满得要溢出来,无比的满足。

    “你养着吧,我出去一下。”

    姚桐被他看得极不自在,面颊要着火似的,热腾腾的,她猛得起身,冷声冷语。

    贺铮寒就是不放手。

    “阿桐,别再离开我。”他把她拉到身前,额头抵上她的,有些沙哑的嗓音带着渴盼与乞求,“我知道你还恼着我,可是......你还是想要我活着,我这条命是你拉回来的,你不能再离开我。”

    姚桐心绪杂陈,多种情绪揉织,她难受,说话也带上了刺,“我是想你活着,可不代表我想日日看着你.......”

    贺铮寒叹息了声,大拇指的指腹拭掉她眼角滚出的泪水,低语:“阿桐,我以前做过的事情,我都记的,我是个混账,伤了你。可是,阿桐,别离开我,就算你一直恼我,也要留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过得不好,好不好?”

    “何苦......”姚桐突然委屈的不能自已,“相忘于江湖,放了彼此吧。”

    “不。”贺铮寒凝着她的双眸,漩涡般深沉,“就算彼此折磨,这一生一世,我也绝不会放开你,你也不许放开我。”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