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68章 大胜!噩耗!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场场战事下来,北狄的局面越来越糟,突利虽然称了帝,可再这么下去,他可汗的位置都不一定能做得安稳。

    纵横草原的突利,知道局势对他不利,他也算是个枭雄,看得清形势。北狄是草原上崛起的,他们最有利最擅长的不是大军对战,而是在广阔无垠的草原上来去如水。

    赢了,就打,输了,就撤。

    草原极大,而在草原以西还有更广阔的沙漠、戈壁,那些地方,就连他们世世代代在草原上谋生的族人,都要冒着随时失去生命的危险,才能找到路。

    汉人,从来没有继续向西追击的。

    突利动了西撤的心思。

    ............................................................................

    “陛下,该换药了。”

    贺铮寒的伤口没有在姚桐面前表现出的那么严重,不过,骑马奔袭了这么久,伤口还是裂开了。

    “兵分三路,一路奇袭,两路包抄,断了突利西撤的路,朕绝不允许他逃脱。”

    一夜急行军,前军奉命尽数赶到,将领们一一领命。

    贺铮寒身体到底有伤,军医再三劝谏,不得不停下先养伤,最起码得养到伤口结痂。

    “陛下,查到了,那封信出自谢怀远之手。”

    贺铮寒刚刚换了药,披着上衫,坐在篝火边,亲自擦拭着长剑。

    突利要西撤的消息极为隐秘,若不是那封从北狄王庭里送来的信,或许突利真的进了大漠,再要追击就难了。

    “陛下,谢怀远此人,两面三刀,反复无常,不可不防啊。”

    贺铮寒手中的长剑擦拭得雪亮,凛凛一指,映着橘红的篝火,寒光灼灼。

    他轻嗤一笑,谢九那人阴险狡诈,毫无道义可言。他将突利的消息透露出来,安的是什么心,他一清二楚,但是,突利贼子的狗头,定要斩于他的剑下。

    所以,明知谢九不安好心,他还是要来。

    .........................................................................

    突利没想到贺铮寒麾下大军这么精准的找到王庭,雷霆般直击而来。

    “可汗,王庭的勇士死了超过一半了,再打下去,族里的男人都要死光了。”

    突利一双狼眸血红,匍匐在地,“长生天这是要亡我!”

    狄人以狼为图腾,性子也似狼,当狼王强壮之时,狼群的狼都听话,可一旦狼王露出衰弱之相,它们的爪牙便蠢蠢欲动,渴望踩着狼王的尸体成为新一代的狼王。

    突利如今就是那个衰弱的狼王。

    贺铮寒视他为血仇,他的部族死伤最为惨重。

    外,是欲杀他而后快的仇人,内,是想要取而代之的各部族头人,突利红着眼睛,喘着粗气,竟然找不到可以信赖的人。

    “大汗,你看这个。”

    谢怀远就是在这个时候闯进王帐,手里提着的布袋掷在地上,骨碌碌滚出两颗人头,赫然是最嚣张跋扈的两个部族头人的脑袋。

    “大汗早已一统北狄八部,所有部族都只能听大汗一人的,这些人不过是瞧着大汗败了两次,就忘了规矩,谢某不才,替大汗清理清理。”

    突利死死盯着谢怀远,在他这般嗜血的目光中,对方挑了挑眉,天生风留的眉眼波澜不惊,依然是那副锦衣玉带的富贵公子模样。

    他知道谢怀远这副纨绔容貌下,有着怎么一副毒辣心肠,这些日子,他对他客气敬重,却始终没有信任他。

    然而,到了这个时候,北狄贵族,他一个都不敢相信,反而是谢怀远,身为汉人,与北狄八部贵族没有瓜葛,同样与贺铮寒结下血仇,不容于大夏。

    他们利益一致,是天然的同盟。

    突利哈哈大笑,一拳砸在谢怀远胸膛上,“杀得好!不愧是本汗的好兄弟!”

    谢怀远紧紧抓上他的拳头,这是狄人的表示亲近的礼仪,“大汗放心,谢九定会为大汗趟出一条生路。”

    .........................................................................

    “陛下,突利的行踪突然变得诡异难测,臣等几次险些抓住,总是差一点,被他逃脱。”

    请罪的将领憋屈极了,将近三个月,陪着突利绕了个大圈子,被耍得团团转。

    贺铮寒一手摩挲着剑柄,远远望去,草原上遥遥有了层嫩黄色,凛冬已尽,春色在望了。

    “朕亲自去捉他。”

    护着突利左冲右突的,只有智计百出的谢怀远。

    ........................................................................

    “公子,鱼上钩了。”

    谢怀远舔了舔唇,目中露出疯狂之色。

    这一局,他把自己也当做了棋子,布得更是一个死局,他求得本就不是生。他注定得不到的东西,旁人也休想染指。

    痴痴看着面前的画,图中工笔美人巧笑嫣然,秋水明眸有情又似无情,他吻上画,低喃:“姚桐。”

    他不舍得毁了这让他求而不得的女人,那便将所有觊觎她的男人都毁了吧。

    许久,那幅被他珍而重之贴身藏了许久的画,被猩红的火舌舔上,很快化为灰烬。

    ................................................

    冬日的酷寒渐渐消散,姚桐终于脱下那身厚重臃肿的皮裘,换上夹棉的袄裙,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了一圈。

    外面的绿色零零星星,她的帐子里却是满眼翠色,尤其是那大陶瓮泡发的豆芽,嫩嫩白白看着就让人欢喜。

    随着这春风,先是传来了大捷的喜讯。

    突利死了。

    然而,这喜讯就像是这乍暖还寒时节的颤巍巍的连翘花,刚刚绽出嫩黄的蕊,劈头就是一阵狂风暴雨,眨眼消散。

    皇帝最信赖的心腹,日夜不休,跑死了三匹马,急召重兵在手的将领面圣。

    杨沐卿赫然在列。

    “众将只身觐见,唯延平王杨沐卿准带亲兵千人。”

    前来宣旨的帝王心腹,不见一丝喜色,看着一众将领的目光暗藏杀机,将领们纵然千般不解,也不敢露出一丝一毫不满。

    “诸位大人,即刻动身。”

    只有面对延平王杨沐卿时,顿了下:“一路就有劳延平王.....相护了。”

    一句话,说得众将领眼皮齐齐一跳,杨沐卿也狠狠拧了眉。

    可根本不给他们耽搁的时间,杨沐卿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姚桐打声招呼,就被催命似的赶着动身了。

    然而,这种阵势,普通兵士无知无觉,可有足够身份的人,都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深深恐惧。

    姚桐左眼皮剧烈的跳动,大半夜的毫无睡意,起身拿了把剪子剪那瓮繁茂的豆芽,忽的,剪豆芽的剪子一抖,刺破了手心,鲜血洒在嫩白的豆芽上。

    她猛得扔了剪子,捂住狂跳不停的心口,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忽然,一阵震天的哭声传来。

    她脑仁霍霍的疼,想要大声训斥,好好的日子哭什么哭。

    而这哭声却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帐子忽的闯进来几个女子,见她穿戴整齐,猛得都跪了下来,大声悲哭。

    “臣叩见......太后娘娘......”

    进来的人赫然是天枢,姚桐死死盯着他腰上的白布麻绳,像是盯着洪水猛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