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67章 阿桐,我若死了,可会哭一场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正月元日,一岁之首,为正旦,最隆重的节庆。

    这种大节日,贺铮寒才息兵赶回中军驻地,与将领兵士齐聚欢庆。

    大军出征在外,虽然食材缺乏,但火头军们使出了浑身解数,烤了上千头羊,蒸了一锅又一锅的馒头、大饼,热腾腾的肉香混着面香传出几十里地,将士们吃得满嘴流油,极为满足。

    军营里几乎都是青壮男子,征战在外,刀口舔血,生死无常,遇上今日这个大节,军规也没那么严苛了。

    听得外面笑语喧哗,声浪滚滚,姚桐摇头一笑。

    为了防止有喝醉的兵士闹出事来,杨沐卿派了人严严守在医署营帐外,医女们若无事也不外出,只负责这里的伤兵。

    姚桐自己住的小小营帐在最里面,她熬完汤药便回到了住处。

    火炉子烧得通红,炉子上水壶咕嘟咕嘟的响,喷着蒸气,姚桐取下壶盖,放进两颗梅干,很快一股带着梅子的微酸充满营帐。

    小小的桌子上,摆着一盘切好的烤羊肉,一盘凉拌绿豆芽,一盆摊得薄薄的面饼。

    杨沐卿身为杨家军统帅,她在战场上的勇悍,一众将领都看在眼里,再没人敢拿她女子的身份说事,甚至他们打心底里将她当做了男人看待。

    既身为主帅,今日这场欢宴,她就无法和姚桐一样躲闲,在前面和将领们觥筹交错,喝酒吃肉。

    这一桌菜肴,都是为她预备的,姚桐自己倒是没什么胃口,只是握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烫烫的梅子水。

    她思绪乱飘,没有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唰!”帐门被猛的掀起,身披软甲、身姿矫健的男子冲了进来,速度快得带出一阵旋风,姚桐还没看清他的脸,就被紧紧拥在了他的怀里,紧得她差点断气。

    他身上还带着深冬的寒意,喷在她耳边的呼吸却炙热,他吻上她的耳畔,低哑的缠绵的轻呼:“阿桐,你来了。”

    姚桐挣脱不开他的怀抱,呼吸中全是他的气味。

    这个男人剥开了那些温文知礼的伪装,终于露出了他霸道掠夺的本性。

    “你怎么来了这里?为什么不好好的等着我回去?”

    “放开我。”姚桐用力捶打他。

    “别,这甲胄太硬,伤了你的手。”

    贺铮寒将她抱起,放在睡榻上,姚桐奋力挣扎,他低头看他,双眸似火般燃烧。

    “我脱了这甲,你再打,好不好?”

    他口中话语轻柔缠绵,半压在她身上的动作凶狠,一双长腿紧紧锁住她,双手飞快的将甲胄脱下。

    解了甲胄,滚烫的肌肤透过衣料传出炙热的温度,传到姚桐身上,“阿桐,让我抱抱你。”

    话音刚落,她的唇就被堵上了。

    贺铮寒的吻带有极强的侵略性,撬开牙关长驱直入,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一只手摁着,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吻得火热。

    他对她的渴望随着这个吻越烧越旺,再难凭着理智压下去,他终于放开她的唇时,看着她的双眼布满欲念。

    他三两下扯掉她的衣裳,柔嫩雪白的肌肤映入了眼帘,贺铮寒呼吸猛得一窒,俯身将唇印下,细细吮吸啃咬。

    “贺铮寒,无耻之徒。”姚桐敌不过他的力气,一番缠斗中,头发散乱,面颊绯红,怒视着他。

    贺铮寒面上掠过一丝黯然,却将她压得更紧,狠狠的再次吻上她的唇,缠着她的舌头用力吮吸,凶狠得似要将她拆吃入腹。

    姚桐忽然不敢再挣扎。

    “阿桐。”

    姚桐突然的柔顺,贺铮寒大喜,柔情百转的呢喃着她的名字,缠绵的吻着她的唇,并一路顺着下巴、脖颈,吻了下去。

    轻怜蜜爱,如对掌中珠、手中宝。

    汗水一滴滴从他汗湿的鬓发、额头,落下,他的呼吸越加浊重,看着姚桐的目光带上了丝哀求,“阿桐,难受死了,给我吧。”

    她几乎不着寸缕,而他上衣整齐。

    姚桐垂下眼睫,掩住眸中神色。

    贺铮寒欣喜若狂,半伏起身,跪在她的双腿间,俯身,吻了下去。

    姚桐身子重重一颤,唇瓣蓦得咬紧,得了自由的右手终于摸到了东西,拼尽全力砸了过去。

    “嘶。”

    贺铮寒猛得抬起布满浓浓欲念的双眼,那里痛楚之色毫不掩饰。

    姚桐气喘吁吁的挣脱他的桎梏,扯过衣裳披上身,却见贺铮寒半伏在床榻上,一手紧捂着胸膛,一手紧抓着被子,指节用力到泛白,似乎疼痛至极。

    姚桐一惊,她刚刚摸到的是个茶杯,她没想着能一击致命,以贺铮寒的身手,她要的不过是一瞬间脱身的机会。

    可不过挨了一砸,贺铮寒怎么成了这样,看样子还不似做戏。

    她飞快穿好衣裳,本想立即离开这里,忽的闻到一股血腥味。

    姚桐惊疑不定的看向他,这才发现他紧紧捂着的地方,鲜血洇湿了衣裳。

    “你......”

    贺铮寒痛得脸都白了,见她又回来,仍带着欲念的眼中带出点点笑意,“阿桐,差点又死在你手里。”

    姚桐怒目瞪他,“可惜没死成。”

    她说得凶狠,脚步却定在了原处。

    能让他疼白了脸的伤,怕是不轻......

    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拽开了贺铮寒的衣襟,露出厚厚一层绷带,尽数染成红色,都伤成这样了,他竟然还不老实。

    “阿桐别怕,不过是挨了一箭。”

    姚桐手上蓦地一用力,压在伤口上,贺铮寒立时痛得闷哼。

    “活该。”

    姚桐冷冷看他,“老天不长眼,怎么没有一箭穿心呢。”

    贺铮寒捉住她的手,一根一根缠住她的手指,轻声笑:“阿桐,你真狠心,想着我死。”

    姚桐抽不出手,面孔覆了层霜似的,冰冷漠然。

    “来日我真死了,阿桐,你可会为我哭一场。”

    姚桐心尖儿被狠狠蛰了下似的,又疼又蒙上层不祥。

    她再不想理会他,一脚踢上床榻,床沿上的茶杯受了震动,落在地上,“砰”的一声摔成碎片。

    “还不进来!”

    外面先是一片寂静,片刻后,有声音响起:“陛下?”

    贺铮寒依然紧紧看着姚桐,“若我死在战场,只愿得阿桐你一场哭,哭过后,就忘了我吧。”

    “外面的人再不进来,就等着给他收尸吧。”

    姚桐不愿再听他胡说,摔开手,坐得远远的。

    贺铮寒忽的大笑,“进来吧。”

    他伤得着实不清,姚桐忍了又忍,终究说不出将他赶走的话。

    贺铮寒最是会利用她的心软,顺杆子就在这里换了药。

    无论是天枢还是军医,都踞了嘴的葫芦似的,一心办正事,一句话不说,一眼都不乱瞟。很快,止住了血,换好了药,军医嘴唇动了动,终于极其小声的叮嘱了句:“伤口养好之前,陛下......还请克制。”

    说完,立即提着药箱退了出去,天枢紧随其后。

    军医那话声音虽低,可这帐子统共那么点大,姚桐听得清清楚楚。

    “出去。”

    贺铮寒毫不在意她赶人的黑脸,捂着胸口,皱着眉慢慢做到摆了饭菜的桌子前,“匆匆赶回,只喝了几杯酒,腹中还是空空。阿桐,还是你疼我。”

    营帐里暖融融的,贺铮寒也不讲究饭菜都凉了,先喝一口水,他喜甜怕酸,被这梅子水酸得眉头皱在了一起。

    急忙吃一口烤羊肉,再夹一箸绿豆芽,凉凉的,又香又脆,十分爽口。

    “多日不曾吃过这般爽口的菜。”他眯了眼满足的喟叹一声,北地严寒,又是征战杀伐,为了保证体力,吃的都是肉干大饼,这往日普通的绿豆芽,此刻真是千金难得。

    贺铮寒眼睛亮亮的看着姚桐。

    “这可不是给你备的。”姚桐冷声冷气。

    贺铮寒握着筷子的手一紧,依然笑着,“终究还是落在了我腹中,阿桐,你疼的还是我。”

    论起厚颜无耻,姚桐从来不是他的对手,索性闭了眼,不看不理。

    贺铮寒也不再撩拨她,专心致志的吃东西,硬着将这些普通的凉透的饭菜吃出了无上珍馐的香甜。

    “陛下,紧急军情。”

    贺铮寒神色一凛,依然将最后一张吃完,直到桌上盘碗都干干净净,才满足的起身,“阿桐,你先歇着,明日我再来看你。”

    .....................................................................................

    第二日,姚桐并没见到贺铮寒。

    原来,当日夜里,真的来了紧急军情,他当夜带着精锐,悄悄的离开了中军大营。

    北狄王庭。

    突利做梦都没想到,对于汉人最重要的正旦节庆,贺铮寒明明收了兵,却又突然杀了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