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59章 阿桐,是你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陛......陛下,臣蓟州知府张达参见陛下。”蓟州知府惊魂未定,明明圣驾还有几百里地,怎么皇帝突然就到了府衙?

    “朕微服而来,别弄出动静,走漏了风声拿你是问。”

    “臣......臣遵旨。”蓟州知府点头如捣蒜。

    贺铮寒一行人悄无声息的住进了蓟州知府衙门,除了迅速消瘦的蓟州知府,旁的人没有察觉一点端倪。

    “这么说,那家商行的人不在蓟州府了?”

    蓟州知府面对这么一尊掌握生杀大权的大神,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人也机灵了许多。

    “臣能和商行的人联络上,臣这就让人送信。”

    贺铮寒眸中的冰冷散了点,“速去。”

    东寰岛。

    “夫子,蓟州府送来的信,五当家让交给您。”

    姚桐看完,眉头疑惑的微蹙,最冷的冬天已经过去,怎么蓟州知府还要这么多棉絮?

    “你也觉得不对?”

    姚桐问紧跟着过来的丰五。

    “这贪得无厌的东西,难道那六千两银子还没喂饱他?”丰五低咒。

    那二十万担的棉花,短短三个多月,赚来了一船一船的银子。虽然他们出货时,分散在不同的州府,毕竟量大,还是惹来了人的注意。

    为了行事方便,一路撒下银钱。

    而这蓟州府因为是州治所在,人多繁华,出货的量也大,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丰五更是大手笔的打点了那蓟州知府。

    “那蓟州知府人虽贪了些,却是个聪明人。”姚桐心里有些慌,但是那封信的确是蓟州知府亲笔,思来想去,也想不通除了借此勒索银子,还能是为着什么。

    “要给他送货吗?”丰五问道。

    “送。”姚桐下了决定,“等天气转暖,咱们盐场的盐就晒出来了,蓟州府是个重镇,这条线不能断。”

    东寰岛发展壮大,最缺不了的就是银子。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姚桐眉头一直没有舒展,“给蓟州知府回信,咱们的船不靠岸,让他带人上船搬货。”

    “行,这样最稳妥。”

    除了这点说不清的惴惴不安,其他的事情出奇的顺利,就连初春一向乱刮的风都在起航时,分外的配合,一路顺风。

    眼看快到了蓟州府,丰五不赞成的拿走姚桐涂抹皮肤的粉黛。

    “早知道我就不让你来了。”谁也没想到姚桐脸上忽然长了藓,“长了藓脸上什么都不能涂,否则这藓就来势汹汹,落下疤了。你这张脸蛋,就算你自己不在乎,我也不能任你糟践。”

    丰五摸了摸自己的脸,不无嫉妒:“长成你那样容易么,怎么下得去手?”

    姚桐哭笑不得。

    “再说咱们这船又不靠岸,你就待在舱房里,不露面,没人能看到你。”

    单论抢夺的功夫,姚桐哪里是丰五这积年老匪的对手,只得寻了顶冪离遮着,待在舱房里,打定主意不出去一步。

    船距离岸还有一段距离,看到岸上有不少人等着,便停了下来。

    “一艘一艘的过来,别一下子都涌过来。”丰五喊了一嗓子。

    岸上的人似乎停顿了下,但很快就有一艘小船飞快的摇了过来。

    丰五紧盯着这小船,见船上就四个人,登舷、上船、搬货等也都规矩,装满了小船,老实的划走,换了下一艘小船。

    如此几次,丰五便放松了下来,暗笑自己被姚桐影响,想得太多。

    丰五却没有注意到,那些装满了货物的小船驶到岸边,却并没有卸货。

    眼看货物快要卸完,大变突然发生。

    那些满载着棉絮的小船忽的箭一般的向着大船驶来,四面八方,竟是将大船围在了中间。

    “知府大人你这是何意?”

    丰五万万没想到临了来这一出,大声喝问。

    姚桐在舱房里听到这声爆喝,心口一沉,迅速取出挂在胸口的竹哨,吹响。

    嘹亮的竹哨声一响,大船上忽的冒出一百多号人,提刀拉箭,摆好了阵势。

    “果然是贼匪!抓住他们!”

    蓟州知府火烧到了眉毛,生怕船上的人当众喊出他收银子的事,一见到大船上的人摆出了这阵势,尖声叫道。

    “陛下,不可。”

    天枢眼皮子一跳,急忙拉出就要跳进小船里的贺铮寒。

    他们两人穿着褐色短打,和那些扮作装卸货物的士兵的打扮一模一样,可再怎么装扮,陛下也不能以身涉险啊。

    “放开!”

    贺铮寒低喝,毫不犹豫的跳进了小船。

    当那艘大船露出獠牙,确认了海匪的身份,他整个胸腔都激荡起来,将小船驶得飞快。

    “狗官!”丰五杀气腾腾的咒骂,“狗娘养的,拿了银子,还想要老娘的命,老娘过了这一关,饶不了你的狗命。”

    终日打雁反被啄了眼睛,丰五身为五当家的尊严受到了莫大的挑战。

    “砍绳索,别让一个人爬上来。”

    围过来的小船众多,丰五却不怎么放在眼里,一来他们的船大,撞过去就是,二来论起打水仗,他们东寰岛纵横海域这么些年,还从来没遇到过对手呢。

    果然,大船掉了头,扯足帆力,乘风破浪的一撞,围得密密实实的小船瞬间被撕破了一道口子。

    “崽子们,在海里和老娘斗,你们还嫩着呢,全留这儿喂王八吧。”丰五笑得挑衅又嚣张,手一挥,大船倾斜,向着右边的小船撞了过去。

    明明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全力扬帆就能摆脱被围堵的困境,可丰五恼恨蓟州知府,要给他个教训。

    姚桐待在舱房里,没有出去,猛得一皱眉,丰五太过得意了!

    “陛下。”

    天枢终于赶到了贺铮寒身边,脸色大变。

    贺铮寒一双锐利鹰眸,已将大船上的人看了一遍,没有!

    没有他心心念念的人!

    再听得这贼匪如此恶毒的话,心头火起,“弩机起!”

    “点火!”

    只见一艘艘小船上响起了安装弩机的咔嚓声,伴随着这不绝于耳的咔嚓声,一袋袋从大船上搬下来的棉絮,被放在了机床上。

    “这是.......”

    从舱房窗口向外看的姚桐,脸色一白,再忍不住,冲了出去。

    “转舵,拉帆,全速回岛!”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飞奔,用尽力气的大喊。

    海风呼呼的吹,将她脸上冪离的白纱吹起。

    在这一片乌鸦鸦的黑褐色中,这道纤细婀娜的身影,这飞舞的白纱,瞬时攫住了船上船下众人的眼神。

    姚桐急得冒火,一把扯下碍事的冪离,“回岛,快!”

    “阿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