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55章 谁要做皇后?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转眼又到了盛夏。

    膳房呈上碗清爽的冰碗,一盏精致的天青色小碗里,盛着鲜藕嫩片、鲜莲子、鲜菱角肉,去了衣的鲜核桃肉、鲜甜杏仁等等,脆嫩雪白,加了洁白的绵糖,再放一块冰。舀一勺,又香、又脆、又凉。

    这般滋味爽口鲜甜的消暑佳品,贺铮寒却只吃了一勺,就放下了。

    “陛下,可是奴才们做的不好?”

    内侍惶恐的跪下,这冰碗子就是按照陛下的吩咐做的,怎么陛下脸色如此难看?

    “和你们无关,膳房有赏,下去吧。”

    内侍忐忑不已,既然味道没问题,还赏了膳房,陛下却再也没动一下,脸色也不好看,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贺铮寒怔怔的看着这一碗冰碗子,他并不是个贪图口腹之欲的人,这么香嫩消暑的东西,是她一贯喜爱吃的。

    “阿桐......”贺铮寒捏着那柄淡淡青色的小匙,眼神哀伤,今日是她的生辰,他又忆起那年盛夏和她在避暑山庄里的日子,鬼使神差的让膳房做了这冰碗子。

    只吃了一口,他就知道他想念的不是这碗冰碗子,是陪他吃冰碗子的人。

    “天枢,进来。”

    眼中的哀伤一霎转成锐利,这些日子翻天覆地的找,都没有一点消息,他再忍不住了。

    “臣参见陛下。”

    天枢跪地,安静的等待吩咐。

    “按计行事。”

    “臣遵旨。”天枢知道陛下这是下定了决心。

    ...............................................

    秋风起,瓜果熟。

    东寰岛上,一片欢声笑语。

    “姚夫子,再过几天,库房都要塞满布匹了。”

    姚桐一身利落的短打,头上包着布巾,手腕、脚踝都缠得紧紧的,一路走来,都有人和她打招呼,她微笑着点头回应。

    东寰岛的女人们都很能干,又有杨沐卿从崖州带来的织娘指点,今年秋季,蓟州、徐州等地的棉花大丰收,东寰岛用比别的商家高近一倍的价格大肆采购,一船一船的运到岛上。

    等两地的官府终于反应过来,不许商家从百姓手里采购棉花,东寰岛已经收购了近二十万担的棉花。

    姚桐算了个数,满打满算两地的棉花产量有五十万担,东寰岛就收购了近一半。

    这些棉花一部分囤了起来,以备来年。

    其余的全都纺了布,做了棉衣和棉被。

    这些棉花数量极为庞大,幸好姚桐早有准备,一早就按照崖州织娘的指导,从去棉籽的轧棉籽机,到纺车,织布机等等工具,都做了一大批趁手好用的。

    作坊里做工的妇人,也分了组,流水分工。

    这年头的妇人,个个手巧,纺棉花、织布、做衣服等等,全都会做。

    平日里在家,每个人都是做全套,然而,这样一来,用的时间就多,东寰岛如今缺的就是时间。

    姚桐便将这上千名妇人集中起来,先做了初步统计,每个人最擅长什么,做那样最快,然后分成不同的组,手脚笨力气却大的组成去籽组,手脚利索年纪有些大的组成纺花组,伶俐手巧的年纪又不太大的织布,凡此种种。

    如此一来,效率大增,很快库房就堆满了织好的布匹。

    这一库房的棉布,让姚桐心里略略定了些。

    再过一个多月,天气就冷了下来,这年头,除了富贵人家用得起丝绸锦缎,老百姓们防寒御暖靠得全是棉花。

    也就是今年蓟州、徐州两地官府没有经验,直到两地棉花被快被各大商行收购完了,才反应过来。

    当然,东寰岛这么大手笔的买进,以往从没有出现过,两地官府也是没想到。

    北地冬季酷冷,百姓们每年的冬天都是一次生死考验,若是往年,各地的藩镇才不在乎冻死了多少人呢。

    可如今坐在皇位上的是贺铮寒。

    姚桐吁了口气,不知怎的,这些日子她时不时都会做梦,梦中都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鲜血蜿蜒在白雪上,红得刺眼。

    每次醒来,她都会出一身的冷汗,心神恍惚,久久不能回神。

    “贺铮寒......”

    只是想起这个人,那梦中的惶惧又笼上心头,偏又清醒的知道那不是梦,是她真实的看到,他流得血染红了雪地。

    姚桐一时怔怔出神。

    “姚夫子,您怎么啦?”

    脆生生的一嗓子,姚桐恍惚了下回神,“小鱼......”

    “夫子,怎么了?”小鱼担忧的又问了句。

    “没事啊。”姚桐笑笑。

    “可是夫子您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眼神.....我形容不出来,就觉得看到很难受。”

    姚桐眨了眨眼,伸手拂过眉头,果然蹙成一团,她都没有察觉到。

    “夫子,您是在想什么人吗?”

    姚桐脸上的笑一凝,“怎么这么说?”

    “我娘想我爹的时候也会这样,可我爹早早就去了......”

    小鱼有些低落起来,还好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孩子,没有注意到姚桐脸色都有些变了,“夫子,您别难过,您有大当家还有我们呢。”

    “我没事。”姚桐将目光定在小鱼手里的花束上,“这花真漂亮,谁送的啊?”

    小鱼一下红了脸,不敢再看姚桐揶揄的目光,抱着花就跑了,“夫子,我去帮忙干活了。”

    小鱼一走,姚桐脸上的笑霎时烟消云散,她拍了拍额头,竭力将那个人、那道血迹从脑海中赶走,“祸害遗千年,他怎么可能有事?就算他.....和你也没关系了......姚桐,别忘了他是怎么对你的!”

    ........................................................

    第一场冬雪飘落,北边各州府棉花、布匹大涨。

    “阿卿,你放心,我扮成这样子,没人认得出来。”

    姚桐扮作了中年妇人的样子,身形臃肿,脸色蜡黄,就算杨沐卿也瞧不出破绽。

    东寰岛这边不缺舞刀弄枪的武夫,偏偏识字的人少,而能记账的人更是少了。这寥寥几人,杨沐卿还得带走几个,留下的更少了。

    这一次大批量的出货,能总管账目的竟然只有姚桐一人。

    “要不我将财叔留下,让他照应着。”

    姚桐不赞成的摇头,“阿卿,你们要带着商队出海,财叔不仅能关账,他观风望水的本事更是高明,每次出海都得他跟着,这次怎能不带他?再说,这次出货,我并不出面,只是坐在后面管总账,不会有事的。”

    杨沐卿思来想去,也没有能替代她的人,只得再三叮嘱,又将丰五等人嘱咐了再嘱咐,才同意了。

    这一日,姚桐带着东寰岛的人踏入了彭城府,打着周家商行的名义,敛去身上的匪气,低调的开始贩卖棉布、棉花等物。

    今年的冬天依然极冷,彭城府产的棉花在秋季几乎被购买一空,城中格外的缺,各地赶来的商贾也很多,周家商行这一行人并不引人注意。

    如此过了几天,丰五等人紧绷的神经都松了些,爱热闹的性子也压不住了。

    又过了些日子,带来的这批货快要出完,丰五终于禁不住手下兄弟的歪缠,同意让他们去瓦肆里去耍。

    又可怜姚桐闷在屋子里这么些天,非要拉着她也去瓦肆里耍一耍,“放心吧,绝对不会有事的。”

    姚桐不忍拂了他们的兴致,也确实待得闷了,精心修饰了中年妇人的妆容,和丰五等人去了瓦肆。

    她对那些闹腾的没兴趣,便进了家茶馆,要了一壶清茶,几碟干果,悠闲自得的听着台上说书人的故事。

    “.......且说咱们万岁爷......”说书人说完了上个故事,忽然竟然说起了当朝皇帝,姚桐一口茶水卡在嗓子里。

    说书人一连串誉美之词,听得姚桐目瞪口呆,没想到底下众人群情激昂,连声呼喝,万岁之声不绝于耳。

    没想到贺铮寒在民间声名如此之盛,姚桐不知不觉陷入了自己的思绪,说书人后面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直到惊堂木一声脆响,说书人激动高昂的声调:“万岁爷龙章凤姿、英雄无双,宁国长公主殿下金枝玉叶、花容月貌,正是龙凤呈祥,普天大喜......”

    姚桐一霎清醒,讲这些话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胡言乱语的,咱们走!”

    姚桐扣住丰五的手,“他说什么?”

    丰五竭力装作没事的样子,“胡说八道呢,咱别听他的。”

    姚桐一动不动,“她不是死了吗?”

    丰五触到她的眼神,碰到她冷如冰雪的指尖,头皮发炸,耳旁偏又响起了“大喜,大喜。”的欢呼声。

    “是死了的......”

    她这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

    一个死了的人,怎么就快要成了大夏朝的皇后?

    “龙凤和鸣、天作之合......”姚桐忽然呛咳起来,天青色的帕子绽出朵朵红梅。

    大悲大怒,以致呕血。

    丰五大惊,怕她出了事,顾不得引人注意,一个手刀将姚桐弄晕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