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53章 疑心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趁着贺铮寒突然倒下,侍卫们一片慌乱,在天权的暗中帮助下,杨沐卿带着姚桐飞速离开。

    马车一路飞驰,连夜离开大名府。

    .......................

    贺铮寒在香积庵遇刺受伤之时,霎时掀起巨浪。

    “陛下,您必须静养。”

    天枢嘴角起了个大泡,这几天焦头烂额,那日贺铮寒在香积庵吐血昏倒,在场的人太多了,这消息瞒是瞒不住的。

    他只得放出风声,说是刺客的刀上涂了毒药,陛下才会吐血。

    中毒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可陛下有暗疾的消息万万不能传出去。

    “朕起来透透气。”

    贺铮寒在床上躺了三四天了,一身骨头躺得生疼。

    “就算他们猜到了朕身体有恙,也不是什么大事。”贺铮寒瞧见天枢嘴角挂泡,显然是毒火上攻引起的,到底是他的得力心腹,罕见的心平气和的解释了一番。

    天枢不仅没有感到欣慰,心头不祥的阴霾越发的浓重。

    “陛下,就算不将这些跳梁小丑放在眼里,可也不能不顾龙体,用这种激烈的方法,还请陛下缓缓图之。”

    贺铮寒不置可否。

    可他漫不经心的模样,分明是没有听进心里。

    “有一句话,就算陛下不爱听,臣也要斗胆劝一劝。”天枢噗通跪下,“陛下正值春秋鼎盛,可......内帷空寂,膝下无子......臣等每每思及此,就忧虑的寝食难安......求陛下广纳淑女,早上诞下龙嗣,江山后继有人......”

    这番话,天枢隐忍多日,终于在香积庵那日察觉到贺铮寒对生死毫不在意时,彻底的恐惧了。就算陛下要处罚,他也要说出来。

    身为大夏朝开国帝王的陛下,不能没有子嗣,不能没有继承人。

    贺铮寒脸色极为难看,却也没有发怒,而是沉默。

    这让天枢有了一点希望,既然已经开了口,他再接再厉:“陛下,礼部拟好了谥号,恭请陛下过目。”

    “谥号?谁的谥号?”贺铮寒暗沉沉的眸子风雷凝聚。

    “王妃......”天枢额头触地,“王妃身为陛下的发妻,按礼节该追谥为皇后......”

    贺铮寒登基称帝已有一年,可每每说起他的妻子,还是以姚王妃相呼,这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不清楚昔日旧事的大臣,会以为贺铮寒这个皇帝对以往的妻子不满意,毕竟他连亲身父母都没有封赏,更何况一个没有家世的妻子呢。

    可天枢却知道,陛下不追封,是他不能接受,一旦追谥了个冷冰冰的封号,王妃就彻底的成了个死人,陛下心里还是不肯相信王妃已经死了。

    “砰。”

    天枢伏在地上,任碎裂的瓷片打在脸上,滚烫的热水湿了身上的衣裳,依然坚决。

    “陛下,臣不是一个人,满朝重臣都期盼着陛下追谥姚王妃,广纳后宫,诞下子嗣。”天枢连连叩头,说出的话却带着逼迫的味道。

    以他对陛下的了解,只有追谥了姚王妃,将她彻底的刻在那冰冷的木牌上,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死人。

    陛下才会宠幸别的女子,才会降下龙子。

    就算陛下要杀了他,他也要说着番话。

    陛下连自身的生死都不在乎了,若连个子嗣都没有,一旦......出了意外,这大夏朝岂不是便宜了那些魑魅魍魉。

    “出去!”

    天枢被赶了出去,他站在空荡荡的庑廊下,寒风凛冽,身上都冻透了,脸上却带着笑。

    虽然陛下砸了茶杯,冷冷的将他赶了出来,却没有被触了逆鳞的杀意,没有暴跳如雷,看来陛下......终究还是愿意承认姚王妃已死了......

    ..............................................

    贺铮寒赶走了天枢,谁也不见。

    每日的奏折也是内侍捧进去,再抱出来。

    就连正旦之日,他也只是在大殿里露了一面,和朝臣们说了两三句话,就走了。

    他身着大冕服,戴着九旒冠,长长的玉石串遮住了面容,大臣们看不清他的神色,却见他只匆匆露了一面,人就走了,心里止不住的七上八下。

    难道那毒分外霸道,伤了陛下的身子?

    更有些人,隐蔽的交换了视线,眼神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喜悦。

    ..........................................

    贺铮寒心情不虞,但他是个极为克制的人,并未让整座宫廷都死气沉沉。

    所以,从正旦到元宵灯节,宫廷里都喜气洋洋,变着花儿的庆祝。

    这日,贺铮寒站在高处,看着天上一轮皎洁圆月,宫中爆竹声声,千姿百态的灯笼,映亮了半个宫廷。

    他看着这片繁华富丽,心中唯有孤寂。

    “宣天权来见朕。”

    这种喜庆的时候,他不愿见天枢,更不愿见旁的大臣,却突然想见见天权,想听听他那不中听的话。

    去传旨的内侍,这一去就用了许久,天权来时,月已升到了半空。

    “参见陛下。”

    天权老老实实的磕头行礼。

    贺铮寒没想到他这些老实,扫了他一眼,却见他胖了一圈。眉头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积香庵那日,还是瘦骨嶙峋,这才将将不足一个月,整个人竟然丰腴了一圈。

    天权等了又等,既没有等到他开口叫起,又没有听到其他的吩咐,似乎这位陛下忘了他的存在。

    他不自禁的吞咽了下,陛下唤他来做什么?

    “你最近过的不错。”

    过了许久,天权听到这声辨不出喜怒的话,心口忍不住砰砰的跳了起来。

    “赖陛下洪福,国泰民安,属下过得还可以。”

    贺铮寒眉头骤然拧紧,跪着的天权并没有发现。

    又回答了几个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天权被人带下去,还晕乎乎的摸不着头脑。

    可贺铮寒眉头拧得越来越紧,直到就寝,躺在床上,仍然没有一丝睡意,将天权的神态举止和言语翻来覆去的琢磨。

    忽的,他心口一颤,猛得从床上弹起,“来人。”

    “将天权这些日子的事情说一遍,巨细靡遗。”

    影卫们负责盯人,皇帝亲自问话,他们不知道皇帝要什么,既然特意说了巨细靡遗,便将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就连天权每日多吃了几碗饭都没漏下。

    “从北狄回来的那些女子呢?尤其是那个.......”贺铮寒拧着眉,一时想不起阿桐身边婢女的名字。

    影卫们机灵,“陛下要问的是那个毁了容貌的女子吗?”

    贺铮寒点头。

    影卫们一样事无巨细的说了起来。

    “等等......怎么香料的用量突然少了?”

    影卫们一怔,他们只负责记住大大小小的事,被陛下一问,立马思索回忆了起来,“臣想起来了,以前她们供了牌位,早晚点香,后来撤了牌位,便不怎么用香了。”

    “香料从那日少了的?”

    贺铮寒自己都没察觉到脸上的凝重。

    “腊月二十一。”

    “什么牌位?”

    “臣等不知......”影卫们被他凝重的神色惊到了,那牌位放在她们的闺房之中,他们虽然日夜盯梢,可到底男女有别,她们的遭遇心性又让人可敬可佩,他们也不是下作之人,怎会盯着闺房?

    “马上给朕去查!”

    影卫们一骇,头皮发麻,立马去查那牌位。

    锦霞和穆娘子之前供着牌位,也不是什么隐秘之事,很快就查清了,影卫了查到了供得牌位是何人的,这才感动了惊吓。

    飞快的回宫禀报,没想到这段时间,贺铮寒一直没睡。

    “回陛下,牌位上供得是姚王妃!”

    贺铮寒身子晃了一晃,眸子爆出惊人的光亮,“再说一遍。”

    影卫们忍着恐惧,又重复了一遍。

    “积香庵、腊月二十一、撤去牌位.......”贺铮寒喃喃着影卫们听不懂的词语,忽然爆出一阵大笑,笑着笑着竟然流出了泪,“阿桐,阿桐!”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