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44章 呕血挖坟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大麦场上点着无数火把,将这盛夏的夜空燃的通明。

    举着火把的兵士,沉着一张张黑脸,压得半夜起床集合的村民鹌鹑一样缩着,再不敢抱怨。

    “军爷,俺们村里都是老老实实的庄稼人,人都齐了。”

    里正赔着小心,为首的校尉穿梭在村民中,脸色更加难看了,都是些村妇,哪里有要找的人?

    夜风吹过,掀起的军袍上露出精绣的飞鹰,姚桐呼吸一窒,这是贺铮寒的精锐,凉州城破后,他重新训练的精兵——鹰扬军。

    那校尉忽的停在了她面前。

    挨个报着村民姓名的里正,抹了把汗,“军爷,这是今儿借宿在村里的外乡人,家里遭了难,小两口逃出来的,瞧着他们可怜,才收留的。”

    姚桐心跳如擂鼓。

    “军爷,我家婆子她没见过世面,胆小,您别介意。”杨沐卿憨厚的笑着,不动声色的将姚桐掩在了身后。

    那校尉猛得回神,狠狠抹了把眼,真是昏了头了,这皮肤蜡黄,弓背缩腰的妇人,他竟一时鬼迷心窍,觉得有那么点像王妃。

    “呸,瞎了眼了。”他骂了句,看了看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围过来的兵,脸色更臭了。

    “去去。”他一脸苦相,“这儿没有,去前面接着找,翻天覆地也要找回人。”

    “大人,小的听说......?”

    姚桐耳尖的听到几个字眼,火、烧没了......

    “混球。”那校尉恨不得撕了他,“主子爷说人在就在,给老子闭嘴。”

    “老天保佑,人必须得在,主子爷呕了血......”

    姚桐眉尖狠狠一跳,一股刺疼。

    “人都走了,没事了。”

    杨沐卿紧攥着她的手指,指尖沁凉,低低的安慰。

    “他.....”在这湿热的暑夜,姚桐发冷的颤了颤,回了神,没有再问,那场大火,烧掉了他囚她的牢笼,从此他们再无瓜葛。

    “走吧。”

    ................................

    半个多月后,姚桐闻着空气里腥咸的海味,微微笑了。

    “姚夫子,原来你在这里,快回来,一会儿就要下大雨了。”小鱼笑嘻嘻的跳过来,“锅里焖的鱼虾都熟了,大当家的让我来寻你。”

    姚桐抬头一望,果然乌云翻卷,黑压压的一场大雨就要到来。

    “这天变得真快。”

    “是呀,咱们海边都这样,大雨说来就来。”小鱼亲热的拉着她的手,往回走,“等这雨歇了,天就好了,就能坐船回东寰岛了。”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小鱼哎呀一声,拉着姚桐跑了起来,“哎呀,说下就下了,咱们快点跑,不然就成落汤鸡了。”

    这雨哗啦啦的就倒了下来,两人还没跑回去,已然浑身湿透,姚桐索性不再跑了,仰头任雨水浇下,她许久许久没有这般恣意过,什么体面、身份、风度,统统抛下,她只想活得畅快。

    她迎着大雨,畅意大笑。

    ....................................

    宁县,贺家祖茔,一座新坟,一个憔悴不堪的男人。

    自接到消息,贺铮寒都不相信,到了此刻,他依然不相信。

    她还活着,她必须活着。

    她还活着,立这座坟做什么,贺铮寒赤红着双眸扑了过去。

    “王爷!”

    天枢跪着哭喊,“王妃已经去了,求求您让她泉下安宁吧。”

    贺铮寒疯狂的刨着坟,听了这话,目眦欲裂,“诅咒王妃,杀无赦。”

    他的手一下一下的刨着土,手指很快血淋淋的,血水混着泥土,滴落。

    “王爷,王妃去了,真的去了,属下宁肯死,也不能看着您这么糟蹋自己。”天枢不顾他的暴怒,跪在他面前哀求,“就是王妃泉下有知,也不愿看到您这样,她该多心疼您啊。”

    贺铮寒充耳不闻,染血的双手,疯狂的刨着坟土,疯了一般。

    “王爷,王妃死了。”

    天枢大哭着拉住他的手,说出了这句恶咒般的话。

    噗通,天枢像是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又栽在地上。

    贺铮寒收回脚,血红双眸中彻骨的恐慌一闪而逝,滴血的手,挥舞的越来越快,绝不可能,他不相信,那个字绝不能和她联系在一起。

    地上堆起了一堆土,染血的土,贺铮寒如遭雷击,僵了身子,他的手触碰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坟茔里露出了一角暗红,那是棺木。

    “王爷,节哀。”

    天枢趴在地上,和一众眼眸泛红的亲卫一起,苦苦哀求。

    贺铮寒眸中血色深浓,呆了许久,忽然一声爆吼,撕心裂肺,没人敢拦,也没人拦得住,看着他发疯,看着他将坟茔刨开,看着他扑在棺木上。

    “来人,开棺。”

    他疯了,没人劝得住。

    贺铮寒只看了一眼,喉中腥甜,眼前血色弥漫。

    “王爷!”

    凄厉的呼声中,那顶起北地半壁江山的雄主,倒在了地上。

    .................................

    “王爷,您醒了,太好了。”

    贺铮寒撑着身子坐起,倒地前的一幕幕,无比清晰的印在脑海里,那棺木中的枯骨......他重重的闭眼,一道血痕顺着唇角蜿蜒而下。

    “阿桐,你好狠的心。”

    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双手,雪白的纱布上,被血水洇透。

    靖北郡王发了疯,徒手刨了王妃的坟茔,这骇人听闻的事情,纵然天枢等人遮掩,依然狂风般的传遍了宁县,继而大名府,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

    就在外界议论纷纷,以为靖北郡王贺铮寒非疯即痴时,天枢等人却都松了口气。

    他们的主子爷,终于正常了。

    “天枢大人。”

    刚刚从议事厅里出来的官员,抹了把汗,抱着怀里厚厚的册子,给天枢见礼。

    天枢颔首,目光在那些册子上顿了顿。

    “这是大名府的田亩册,王爷已经全部看完了,让下官抱回去。”这官员吁了口气,语气又紧张又崇敬,刚刚王爷抛出一个又一个犀利的问题,幸好他前些年办事精心,否则绝过不了这关。

    外间的谣传真是信不得,王爷明明比以往还要精明果决,除了越发冷了,还是那个英明神武的主子爷。

    天枢看着他走远,推门进去,走到桌案前,将搜集的信息一一汇报。

    “粮秣都齐了,好。”

    屋子里响起指节敲着桌面的嗒嗒声,天枢目光在那手指上一顿,指骨修长,指尖上却光秃秃的,伤痕累累,没有指甲。

    “下个月十七日,上吉,宜出兵。”

    .............................

    朔风又起,大雪纷飞,寒冷弥漫南北大地,关于靖北郡王疯傻了的传闻,也像这冰寒天气一般冷封住了。

    短短三五个月,贺铮寒打了三场大仗,悍不畏死,彻底的将北地盘踞的藩镇逐个吞下,森冷兵锋直指江南。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