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30章 无法忍受他的碰触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听完姚桐的话,杨沐卿的目光直直望向丰五。

    “大当家的,你可真是偏心。”丰五挑了挑眉,“奴家在你面前这就失宠了。”

    原来,丰五虽然也会些武艺,在一众匪头子里却算不得好,她能坐稳当家之位,靠的却是与生俱来的玲珑手腕。

    “如此,阿姚的事就交给你了。”

    杨沐卿发了话,丰五自然没有意见,再者她也挺喜欢这个不同流俗的王妃的。

    虽然是第二次见面,可性情出奇的相投,姚桐许久都没有如此放松过,等听到一阵轻轻的铃声时,她才惊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她与沈宝瑱约定好,若外面有急事,以铃声做信号。

    “阿姚,我们先告辞了。”

    杨沐卿也听到了声音,怕给姚桐惹来了麻烦,带着丰五告辞。

    “阿姚王妃,你若是腻了这种日子,一定要来东寰岛啊。”丰五似乎认定了她适合东寰岛,极力游说,“东寰岛为你留着把当家的交椅,一定要来啊。”

    ..............................................................................

    “宝瑱,怎么了?”姚桐走出梅林,见沈宝瑱面上带着焦色,问道。

    “王爷醉酒了。”沈宝瑱见了她松了口气,“都是三哥,都不知道劝着点王爷。”

    “王爷醉了后,一直叫着王妃你的名字,三哥也喝得半醉,拦不住王爷。刚刚王爷差点走到这边,我都快吓死了。”

    贺铮寒喝多了,姚桐微微一愣,“那他人呢?”

    沈宝瑱还没来得及回答,一阵急急踩踏着积雪的脚步声响起,是沈璟身边小厮,“小的见过王妃。”

    见了姚桐,他露出一副谢天谢地的表情,“王爷在前面暖阁,谁都不许近身,王妃您去瞧瞧吧。”

    贺铮寒在的暖阁距离这儿很近,姚桐走了片刻就到了。沈璟领着一群人围在外面,见了她眼前一亮。

    姚桐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瞬,就收了回来,她态度的冷淡,沈璟微微一愕,收回迈出的脚步。

    谢怀远趁凉州城破之危掳走她,这事,他沈璟虽然没有为虎作伥,却也是一干坐视凉州城危的人里的一员。

    他问心有愧。

    “都散了。”

    看着姚桐进了暖阁,沈璟命一干仆婢散了,他也离开了这里。

    暖阁里温暖如春,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这味道说不上好闻,姚桐眉头皱起,顿住步子看着横躺在榻上的男人,衣袍紧紧裹着,脚上的靴子也没有脱。

    他喝的酒应是不少,紧闭的眼皮都泛着微红,领口、衣襟**的,泛着酒味。

    这样子睡下,他很不舒服,眉眼紧紧皱着,嘴里一直咕哝着什么,平时那股子冷硬之气,反而柔和了下来。

    “阿桐......”

    走进了才听清他一直嘟囔的是她的名字。

    姚桐静静的打量着他,听着他喃喃自语,仿佛无动于衷。

    “阿桐......”贺铮寒似乎也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睁开氤氲着酒气的眼睛,看清了是她,喜色难以自抑,“阿桐,难受。”

    他曾经很多次在姚桐面前醉酒,几乎每一次都能得到她无微不至的照料,而这次,却让他失望了。

    姚桐打开他的手,声音冷冷:“我去叫人来。”

    贺铮寒看似醉了的眼眸越来越黯淡,眼见她毫不犹豫的走向门口,他嘶哑着嗓子开口:“回来,除了你,我谁都不要。”

    “抱歉了,我手疼,不能侍候你脱衣擦脸了。”姚桐淡声开口,没有一点儿动容。

    呼吸声骤然浊重,忽然一阵响动,贺铮寒翻身而起,脚刚一落地,醉醺醺的身子一阵踉跄,撞倒了一旁的桌案,东西落地,噼里啪啦声不绝。

    姚桐束手旁观,漠然的面容上毫不在意。

    “王爷?”

    守在外面的王府侍从小声问。

    “扶本王回去。”贺铮寒扶住床角,勉力稳住身子。

    “王妃随我坐一辆车。”

    快要上马车时,贺铮寒忽的攥住姚桐的手,拉住她的脚步,直直盯着她,泛着血色的眸子极为执拗。

    姚桐不愿当着这么多人和他拉扯,又实在挣不开他铁钳似的手掌,只得和他一道踏入了马车。

    马车空间密闭而狭小,他身上酒味浓重的呛人,姚桐皱眉,尽可能的挪动的离他远一点。

    肩头忽然一重,贺铮寒带着怒气的面孔近在咫尺,他身上的气息太浓烈而富于侵略性,姚桐悚然一惊,本能的推了他一掌。

    “你嫌弃我。”带着醉意的声音沉沉,贺铮寒就像一头被伤透了的兽,失去理智。

    “不......”

    他骨子里就带着掠夺的天性,为了她,一再压抑本性。却被她毫不掩饰的嫌弃彻底击溃,他压着她,突然的猛烈的掠夺她一再吐出伤他话语的唇瓣。

    姚桐的低呼声,淹没在他的急速猛进中。双手恼怒的捶打他,用尽一切力气。

    然而,她的力气对于他,一向都是微不足道的。

    唇瓣被吮咬的又麻又疼,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而这该死的男人吻得越来越深,一双手更是不客气的伸入她衣衫里,又捏又揉。

    喷洒在脸上、脖颈上的呼吸灼热,身子被他用力的搂紧,似乎要嵌进骨子里,他身上的变化,姚桐感受得清清楚楚。

    这一瞬,她浑身颤抖,肌肤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疙瘩,痛楚如潮水漫上来。

    上面的衣衫被用力的撩了上去,贺铮寒终于放过被他蹂凛的红肿不堪的唇,密密吻上绽放在眼前的雪白肌肤。

    很快,他就察觉到了她的异样。

    她不再反抗,可脸上的红晕褪得一干二净,惨白如纸,雪白肌肤上颤起一层一层的疙瘩,这是在恐惧或痛楚中才会出现。

    而姚桐眼神木木的,紧闭的唇瓣偶尔逸出压抑不住的痛吟,这是痛的。

    贺铮寒一身酒意全都消散,他紧紧的抱住她,对待脆弱的珍宝那般安抚,“阿桐,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别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姚桐才慢慢的缓了过来,“不要碰我。”

    她无法忍受他的碰触,这会让她想起她那无缘的孩子,想起失去他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绝望与痛楚。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