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25章 王妃不好了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以后冀王府来人,直接带进来。”

    打发走了冀王太妃派来的人,姚桐仿似心情很好。

    “可是......”婢女小心翼翼,“回王妃,王爷有令,所有人都得经过王爷的允许,才能到您面前。”

    “我的话,你们不听是吗?”

    “奴婢们不敢。”

    事情传到贺铮寒那儿,他略略皱了皱眉,“听王妃。但是要寸步不离的守着,确保王妃的安全。”

    算着时间,姚桐的“肚子”越来越大,距离分娩之日也越来越近。

    “阿桐。”贺铮寒从睡梦中醒来,手一伸,摸了个空,里面的被褥空空的,他倏然翻身而起,“王妃呢?”

    “王妃一刻钟前起身,去了瑞麟楼。”

    贺铮寒飞快的穿好衣裳,脚步急促,天色未明,还有些昏暗。

    瑞麟楼,建在西院,一路上草木葱郁,还带着晨起的露珠,贺铮寒为了尽快赶过去,抄了近路,露珠打湿了他的袍角。

    他衣履带风,眉头深锁。

    “怎么没有拦下王妃?”

    所谓的瑞麟楼,是姚桐为了腹中孩子特意建造的,布置的精巧,她为孩子准备的所有小玩意、小衣裳都放在那里。

    再心肠冷硬的人,只要进了瑞麟楼,都能感受到布置这个庭院之人对孩子的殷殷期盼、深深母爱。

    这瑞麟楼是姚桐一手布置出来的,她沉溺在虚幻的喜乐的,却是他贺铮寒最真实的梦魇。

    “王爷。”

    守在外面的婢女行礼,“王妃一直待在里面。”

    贺铮寒眼中露出挣扎的痛色,每一次来这里,都是一场灵魂的受刑,麒麟儿,多么美好的字眼,如今,却是一场空。

    “夫君,你怎么不进来?”

    他站在门口的时间太长了,姚桐从里面走出来,微垂着眼睫望他。

    “天色还没亮,露水深重,你的身子怎么能受得了?”贺铮寒捉住她的手,就算在这么热的天气里,她的手也是凉的。

    “裙摆都被露水浸透了,回去换件衣裳,别染上了风寒。”贺铮寒高大的身子微微一弯,托着她的膝窝抱了起来。

    姚桐没有再说什么,似乎疲累了,一直保持着扭头回望的姿势,直到贺铮寒迈着大步,转入一条小径,再望不到了,才转回头。

    “阿桐,你若闷了,我让人送些女先生、戏班子进来,给你解闷,好不好?”贺铮寒突然开口,打破了一路沉默。

    姚桐终于抬眼看向了他,“你怎么这么想?”

    “这几日,冀王府的人来得频繁,你每次都见她们。”贺铮寒凝视着她,“你......以往并不喜欢冀王府的人。”

    “是吗?”姚桐也望着他,“我怎么会不喜欢冀王府的人呢,她们都是夫君你的亲人啊。太妃她老人家虽然严厉了些,可是很慈爱,昨儿她还让身边嬷嬷送来双虎头靴呢。那双虎头靴,做得极精致,颜色绚丽,虎头绣的栩栩如生。咱们孩子穿上,一定极威风。”

    “夫君,太妃她老人家疼爱咱们的孩子呢。”

    贺铮寒脸色沉如水,面对着这样子的姚桐,他一腔话一句都无法说出来。

    “夫君,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冀王府不喜欢我,你故意说成我不喜欢冀王府。”姚桐语调忧伤。

    “不是,你不要胡思乱想。”

    姚桐又高兴起来,“这样我就放心了,那冀王府的人夫君你不要拦着他们。”

    “好。”

    只要她笑一笑,贺铮寒冷硬的心就软成水,什么都能答应。

    ......................................................

    “王爷,即将临盆的孕妇已经安排好了。”

    贺铮寒揉了揉眉心,听着天枢的回报,连着多日睡眠不足,眼底青影深深。

    “药都备好了吗?”

    负责给姚桐诊治的大夫回话:“都备好了。第一碗药服用后,会有一阵阵的疼痛,像是怀胎十月的妇人临盆之痛。这时候再服第二碗安睡药,沉沉睡去,不会记得睡着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姚桐若喝了这两碗药,只需一痛一睡,再醒来,“孩子”便已经生好了。

    “待安排好的那几个妇人,那个产下健康的女婴,当日安排王妃服药。”贺铮寒吩咐完,打发了人,露出了疲弱之态。

    他坐在暗影里,脸上阴翳沉沉,流着他们的骨血的孩子没了,他只能用旁人的孩子来欺瞒她。

    ...................................................

    四日后,一座密不透风的院子里响起一声婴儿的啼哭,是个健康有力的女婴。

    按照贺铮寒的安排,姚桐喝下了第一碗药,不久,她抱着肚子喊痛,那些侍候她的婢女们一声声王妃要生了,整个北苑都忙乱了起来。

    贺铮寒安排的很好,几乎所有的细节都想到了,只要事情按照他的安排进行,不久,靖北郡王府就将迎来嫡长女的降生。

    可惜,姚桐忍受着肚子阵阵绞痛,眼中寒光烁烁,她不会让他如愿的。

    “冀王府的人该来了,带她来见我。”

    婢女满头大汗的求,“王妃,您快要生了,这种时候不能让人打扰啊。”

    “去,还不快去。”姚桐厉喝。

    婢女不敢拂了她的意,只得将候在门房的冀王府来人带了进来。

    后门,一骑快马飞驰而去,去给远在济河上游钓鱼的贺铮寒报信。

    “王爷,可有伤到?”

    鱼钩尖锐,一不小心戳到了手指上,一滴滴血珠滚了出来。贺铮寒眉宇间蕴上燥色,昨日姚桐想要吃金鲤鱼,还要他亲手钓上的,必须一掌大小,大了肉柴了,小了不够鲜美。

    他看不得她露出难过失望的神色,今早天色未亮,就赶到了济河上游。只因为这里的金鲤味道最鲜美。

    可是这么长时间了,钓了那么多条鱼,不是太大,就是太小,竟然没有一条是一掌之大。

    他忍不住焦躁,看着手上冒个不停的血珠,右眼皮忽的跳的剧烈,没有来由的心慌意乱、心惊肉跳。

    “王爷,王妃要生了。”

    贺铮寒悚然一惊,扔下手上的渔具,翻身上了马,箭一般的飞奔回去。

    他做了那么多的准备,料想不会发生意外,可那股子心慌压抑不下去,砰砰的心跳似乎要蹦出腔子。

    “王爷,不好了。王妃......不好了.......”

    贺铮寒将将赶回来,听到这句话,眼前一黑,高大有力的身子承受不住似的晃了晃,毫无形象的向着哭声震天的地方狂奔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