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20章 他疯了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一个直面他怒火的是蓟州。

    面对贺铮寒麾下精兵,防守本就空虚的蓟州,很快就破了城。

    贺铮寒麾下大军纪律严明,对蓟州的老百姓秋毫无犯,然而对于蓟州节度使一府的人和驻扎的那些北狄人,下手狠辣。

    所有的北狄兵将,全被砍了脑袋,挂在了城门口。

    瘫在床上的蓟州节度使,自从姚檀打着他的旗号带着蓟州军投了北狄突利可汗,他这条命已是在苟延残喘。

    面对贺铮寒的滔天怒火,他没熬一天,就一命呜呼了。

    “王爷,都是姚檀那个蛇蝎女人做的。”哭着磕头的人,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赫然是姚檀第一任夫婿,死掉的蓟州节度使的亲弟弟,“那个贱人,水性杨花,勾引了我大哥,将他骗的团团转,我要不是逃的早,也要死在她的手里。”

    这窝囊无比的男人一说起姚檀,恨得咬牙切齿,污秽的话一串串。

    天枢一脚踢过去,“姚檀现在在哪里?”

    “她个不要脸的臭表子,带着蓟州人马投了突利......”

    囚室中,一轮轮酷刑之下,很多人的嘴就撬开了,一些事情也串在了一起。

    “甘州、肃州、沙州,突利不费吹灰之力的收入囊中,这其中不止有蓟州的功劳。”

    刚一听到这些话,天枢眼都红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冀州那边,竟然也会坐视不理。

    贺铮寒沉沉的坐着,相比天枢等人的震惊悲愤,他太过平静。自从接到凉州城破、王妃失踪的消息,他再没有过旁的表情。

    城破之时,北狄八十万大军,王妃在这种境地失踪,时间过的越久,越是不容乐观。

    天枢心里已有不好的预感,可是这话他不敢说,所有的人都不敢说。只有每日的消息到的时候,王爷眼中才会有一点波动,看完,又更死寂了一分。

    王妃......若是王妃已经......天枢不敢想下去了,望向那似乎融入黑暗中的男人,他打了个寒噤。

    主子爷眼中没有了感情,王妃带走了他全部的柔情,现在的他只剩下杀戮。

    他就像那熔岩滚滚的火山,外表越平静,内里越危险。

    “噌。”

    短暂的沉默,忽然被一声利剑破空的声音打断,贺铮寒起身、拔剑,一阵剑光后,地上骨碌碌滚满了人头。

    浓郁的血腥味儿充满了整座囚室,剩下那些身份地位低些,没能接触到姚檀的囚犯,吓得丑态百出,囚室里的味儿越发的不堪起来。

    “天枢,全力缉拿谢簿,生死不论。”

    “章奎,带着你手下的兵马,发兵大名府,若不能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围禁冀王府。”

    天枢、章奎都是只听贺铮寒的命令,只要他一声令下,就算前面是悬崖,他们也毫不犹豫的会跳下去。

    凉州城破,章奎也悲痛欲绝,他还没有迎娶他喜爱的女子,她就随着这座城......粗豪的汉子也红了眼睛,接了命令,立马点兵。

    军中的谋士文臣,听了这道命令,都极力劝阻,却毫无用处。

    “王爷疯了不成,冀王是您的亲生父亲,您若让人围了冀王府,要天下悠悠诸口如何评说?”最得贺铮寒信赖的侍中何大人,拦在他面前,泪流满面。

    “冀王再有不是,王爷可缓缓图之,万万不可用如此激烈的手段。”何侍中跟着贺铮寒不少年头了,知道他辅佐的这位主子的脾性,太过刚烈,不屑用怀柔之力。

    当年他战功赫赫,凭一己之力,抗击诸蛮胡,保边境安稳。可是如此大功,却不得中原权贵、临都朝廷的心,还不是因为他手段酷烈,以血还血,一命还命,将俘获的战俘,全部坑杀。

    那些读书人,一面享受着他打下来的安宁,一面口诛笔伐他的残暴。

    他们劝过,可效果甚小。

    也就着这一两年,他行事才宽仁起来,赢得了很多士子的赞誉。

    等等,何侍中忽然倒抽了口冷气,王爷这一两年,之所以行事宽仁,是因为王妃的劝诫......只有王妃的话,他才会这么重视。

    可......凉州城陷入北狄之手,城被屠了,王妃......说是失踪,怕是已经死在了乱军之中......

    没了王妃,谁还能劝得了王爷?

    何侍中颓然的倒在地上,看着王爷大步离开,他身上那点柔软荡然无存,整个人都似一柄出鞘的宝剑,叫嚣着饮血,只剩下杀戮。

    “冀王,你怎么如此糊涂!”何侍中流下一行浑浊的泪,“毁了......毁了......”

    .................................................................................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定姚桐再没有活着的希望,可贺铮寒不相信,他的阿桐一定还活着。

    为了睡着,他让军医开了很多睡眠的药物,可这么多个夜里,他一次都没有梦到过阿桐。

    她不肯出现在他的梦里,那她一定还活着。

    贺铮寒又一次大汗淋漓的醒了过来,梦里有无边的血与火,就是没有他的阿桐。

    他再也睡不着了。

    这里距离蓟州几百里地,他亲自带着的精锐骑兵,从蓟州向北,入草原,一人双骑,只携带少少口粮,精兵突进,突利那贼子欠下的人命,他要他全数奉还。

    “王爷,前方百里处有狄人营帐。”

    这两千精骑,困了倚着马眯一会儿,几乎马不停蹄的深入这茫茫草原,眼前是北狄八部族中哪个部族的领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用来偿还血债的人头。

    “马衔枚,冲杀!”

    时已深夜,营帐中的狄人睡得正香,忽然闷雷似的马蹄声从天而降,带来了死神。

    贺铮寒麾下两千精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营帐,如狼入羊群,毫无防备的狄人顿时一阵混乱,毫无反抗之力的成为刀下亡魂。

    “全部杀光,放火。”

    冲天火焰在草原上升腾,贺铮寒领着二千精骑逆火而行,这处大火尚未熄灭,他们已到了第二处狄人的营帐。

    北狄八部迎来了煞神,一处处的营帐成为废墟,一座座狄人村落,被屠戮一空。贺铮寒率着精骑,一路杀过去,直将留在草原上的八部狄人杀得肝胆俱裂。

    他们的兄弟丈夫随着突利可汗在中原抢掠,他们这些人,也用着那些抢夺来的财物过上了好日子,不曾想到,同样的事情也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远在凉州等地的八部首领很快接到了后院起火的消息,暴跳如雷,匆匆去找突利可汗,要求带着自个部族的人回救。

    沉浸在胜利喜悦中的突利,得到这个消息,绿眸狠狠眯起。

    “可汗,你要救救我的母亲和孩儿啊。”

    左山瞻王跌跌撞撞的进来,拿着个木匣,还未打开,熏人的血腥味迎面扑来,“这是我那三个儿子的小手指,贺铮寒那煞神冲进了我的王庭,我的母亲和儿子都在他手里。可汗,他要他的王妃,明日若见不到他的王妃,他就杀了我的儿子们。可汗,求你将他的王妃还给他吧。”

    突利可汗脸色阴沉的可怕,劈手砸了手里的酒壶,他又想起了这场胜利唯一的遗憾,他没能得到那个女人。

    再大的喜悦,都因为这一点,少了甘美。

    “可汗,你要什么美人,我都献给你。我就那三个儿子,求你用那煞神的王妃将我的儿子换回来吧。”左山瞻王以为突利可汗舍不得,扑过去抱着他的大腿哭嚎。

    “本汗没有。”突利可汗恶狠狠的说:“本汗也在找那个女人。”

    第二日,左山瞻王收到了三个儿子的头颅,当场就晕了过去。

    北狄留在草原上的王帐接连被屠,那个煞神,只留一句话,拿他的王妃来换。

    北狄八部首领心焦如焚,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自己,看着突利的眼神越来越不善。突利也焦头烂额,贺铮寒这打法分明就是他们狄人的作风,凶悍如狼、残虐无道。

    他根本不在乎他们这些攻陷的城池里如何的肆虐,他会用同样的手段在草原上施展。

    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王妃。

    这一刻,嗜血残忍的突利都感觉到悚然。

    “他疯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