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19章 剜骨挖心,痛不可抑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就在七八日前,他们还收到凉州报平安的书信,而今日却接到确切消息,城破,全城被屠,王妃失踪,生日不明。

    “叛贼。”天枢牙齿紧咬,下颚凸起,“暗卫里出了叛贼!”

    “殿下,凉州城破了,消息拦不住,靖北郡王知道了。”

    宁国长公主为贺铮寒挡了一箭,那箭上还淬了毒,她受尽苦楚,终于挺了过来,保住了一条命。

    然而身子还是虚弱,前段日子,伤势反复,人也昏昏沉沉,却在每次短暂的清醒中,声声唤着寒哥哥,死死的拖着贺铮寒守着她。

    “该来的总会来。”宁国长公主的脸孔隐在暗处,看不到她的表情,她一说话,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那一箭到底还是伤了她的身子,伤了肺腑,以后这咳嗽畏冷的毛病要伴她一辈子了。

    “那个女人再也不会碍我的眼了。”宁国长公主轻轻触碰伤处,用这一道伤,留下她要留的人,值了。

    “你还有什么话说?”

    “殿下。”来人颤了颤,“靖北郡王得到消息,太过悲伤,吐了血,随即点了大军,挥师北上了。”

    宁国长公主猛的直起身,脸上的平静终于维持不住,“他人呢?”

    “已经走了,宫里的奴才拦不住。”

    “他连见都不见我一面,就走了。”宁国长公主嫉恨不已,愤怒的将手边的东西砸了下去,发泄了之后,又神经质的笑了起来,“晚了,那个女人死得透透的了,死了。”

    笑完又流泪,“寒哥哥,你骗我,你明明说过只有我的,你为什么要变心?”

    侍候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刺激了她。

    又哭又笑,宁国长公主就像是个疯子,等她终于平静下来,她又是那个手握大权的摄政长公主,她掌握权力,权力也改变了她。

    “传旨,封禁卫军统领为威远将军,领六千步卒北上,助力靖北郡王。一应事项,悉听靖北郡王吩咐。”宁国长公主冷静的吩咐。

    那个女人死了,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在这个时候,她要全力相助寒哥哥,他一定会明白她的好的。

    .......................................................................................

    无边无际的血,从她身下流出,那么多,她拼了命的去堵,可是没用,那血还在流,一直流。

    她绝望无助的浸在血泊里,一声声细小的悲啼,从那滩鲜血里发出,那么痛,那么不舍。那是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还没能看到这个世界,就成了一滩血水。

    撕心裂肺的痛,肝肠寸断的痛,她的孩子,没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它没了,她护不住它,灵魂痛到窒息,痛到不肯承认这个事实,宁肯跌落深渊,永不超生,也不愿睁开眼接受这个事实。

    床上的女人,又一次痛到痉挛,紧闭的双眼不停的流着泪,包着厚厚白纱的十个手指,向着虚空用力的抓着。

    却什么都没有抓到,她布满汗水的脸上全是惊惶与焦躁,抓挠的动作越来越大,牙关紧咬,唇角不断的开始往外渗血。

    “哐当。”

    匆匆进屋的男人,摔了手里的药,疾风似的奔了过来,掰开她的嘴,用手指抵住她的牙关,清理口中的血。

    “咬我的手指吧,不要再伤了自己。”男子嗓音里带着怜惜。

    手指被牙齿咬破,男子表情动都没有动一下。

    直到带着医囊赶来的名医秦缓,将干净的松江白棉布折成一叠递了过去,男子动作轻柔的垫在她口中,才抽出了手指。

    “九爷,您的手指渗血了。”饶是这场景见过多次,秦缓头皮仍是一麻,他祖上世代为谢家效力,这位谢九爷的性情,他极为了解,凉薄到了骨血里。

    不想,他对这昏迷的女子,如此柔情,怕她伤自己,宁肯用自己的手指相待,若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自私凉薄的谢九爷能为了旁人做到这一步。

    “不用管我。”谢怀远满眼担忧,“你看看她,都这么久了,她的情况怎么一点都没有好转?”

    “九爷,必须得让她吃宁神丸了。否则,她会伤到自己。”秦缓拿出药丸,再一次劝诫,“她太痛苦了,超过了承受极限,她会崩溃的。”

    谢怀远目光凝在药丸上,许久没有出声,这宁神丸是能减缓她的痛苦,可里面镇痛的几味药,却有致幻的后果,除非逼不得已,秦缓是不会让人服用的。

    这是秦缓第二次说了,谢怀远目光投向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姚桐身上,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露出极度痛苦之色。

    “药丸给我,我喂她吃。”谢怀远捏着药丸,心中苦笑,等她醒了,应是会恨自己的。

    可他已经做了那么多让她恨的事情,再做这一件,也无所谓了。

    吃了安神丸,姚桐蜷缩痉挛的身子渐渐软了下来,一双四处抓挠的手也放下了,呼吸渐渐轻缓,安静的陷入沉睡。

    “她手上的伤都裂开了,把药膏给我。”

    谢怀远揭开她手指上的白纱,指甲光秃秃的,指甲下的柔嫩肌肤渗出血,十指连心,这种伤看一眼都知道有多疼。

    可这伤是她自己弄出来的。

    谢怀远神色复杂的看着姚桐安静酣睡的容颜,她性情太刚烈了,或许,眼下的处境,她昏睡着比醒来更好。

    “她身体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挪动?”十根手指,谢怀远温柔细致的一一上药,亲自缠上白纱,每个动作都透着怜惜。

    “她身体很糟糕。”秦缓眉头深皱,“她身子骨本来就不好,这次滑胎,伤了元气,若是养不好,她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子嗣。”

    秦缓知道谢怀远焦急,困在这山崖里,危险重重,可是,眼下她这情况,真的不能挪动。

    “不会再有子嗣?”谢怀远喃喃,那双生气也似有情的桃花眸滞了一滞。

    “不止是不能再有子嗣。”秦缓觑着他的脸色,他跟着谢怀远多年,太清楚他的性情,这人血都是冷的,世人在乎的东西他未必放在心上,就像这子嗣,这人估计一点都不在乎。

    “也会影响到她的寿命。她本已有六个月的身孕,胎儿几乎孕育完全,这时候落胎,对母亲的身子骨伤害极大。瓜熟蒂落尚且要好好坐月子补元气,她这伤害比那更大。若是此时颠簸,即使保下了性命,也会落下一身疾病,折损寿命。”

    谢怀远桃花眼泛起冷色,“好生医治,绝不能损了她的身子。”

    如果只是不能再孕育子嗣,他不在乎,可若是损了她的寿命,他决不允许。

    “是,九爷。”

    .................................................................................

    深山之中,姚桐昏睡在痛楚之中。

    山外,烽火连天,贺铮寒像是一头被剜骨挖心的兽,受了致命的打击,痛不可抑的要将他的仇人撕成碎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