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枭宠:弃妃惊天下 第107章 檀夫人

时间:2018-11-05作者:晴丝如线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有了蓟州做对比,临都的消息就更能接受了。

    那位年纪并不大的太后,耐不住寂寞,养了个男人,扮作太监藏在宫里。不想,某日,两人在床上颠鸾倒凤时,小皇帝未经通传,闯了进去,看了个正着。

    小皇帝暴怒,当场杀了那个假太监,太后惊吓过度,也病倒了。

    这两封信都是内帷香艳之事,但因为涉及到的人,暗卫还是加急传了过来。

    “接着盯着,一有动静,立刻回报。”

    姚桐沉吟,让两处的暗卫接着盯着。

    只是,这种内帷之事,最是隐秘。就像老蓟州节度使的堕马、小皇帝恰好在那个时候闯进太后宫里,这要是说巧合,姚桐是不会相信的。

    可里面的阴私,暗卫也无法打探的清楚明白,只能知道最后的结果。

    ............................................................................

    蓟州。

    节度使府中一片白茫茫,老节度使死的突然,事后追查,也没有查出什么问题,只能说是他运气不好。

    已过了头七,老节度使也已入土为安,但为了彰显孝道,节度使府中仍是哭声不绝。

    “檀夫人,素点心奴婢送了过去,大人还在草庐中守孝。”

    姚檀坐在梳妆台前,一身孝服,一下下梳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的样子,她冷冷的笑,满是厌恶。

    侍候她的丫鬟回完事,俱都垂着头,屏气凝神,生怕惹了她的注意。

    尤其是她的心腹侍婢,看着镜中的人,更是心惊肉跳。

    她从小侍候姚檀,从小在郑王府长大,清楚的知道郑王府两位郡主的长相,更知道现在自个主子打扮的有多像大郡主。

    平心而论,两位郡主长得并不十分相似,她依稀听闻,早早死掉的先郑王妃,也就是大郡主姚桐的生母,生得极美,有第一美人的盛名。

    她没见过先郑王妃,但大郡主的长相,是她生平所见最美的,尤其是大郡主出嫁之后,更是雍容华贵、容颜灼灼让人不敢逼视。

    而自个主子,生得也是美的,只是和大郡主一比,总觉得少了什么,没有那股子让人动魄惊心的艳色。

    两位主子自小不和,大郡主年幼丧母,又不得宠爱,从小到大,二郡主在她面前都是高高在上的。

    哪里想到,如今大郡主是赫赫威威的靖北郡王妃,而自家主子只是蓟州节度使的侧室。甚至就连夺宠,都要靠着脸上那一分与大郡主的相似之处。

    这于心高气傲的自个主子而言,是多大的屈辱啊。

    “过来,把这根钗插在后面,斜斜插着。”

    姚檀厌恶极了镜中的样子,然而,她不仅没有发脾气,还逼着自己一直看,一点点的审视着哪里可以改变,改成更相似的样子。

    终于装扮停当,再也没有需要更改的地方。

    她提着只放了一碗参汤的食盒,袅袅娜娜的向着草庐而去。

    古之孝子,结草庐穿麻衣守丧,以此表孝心。

    新任的蓟州节度使,为了宣扬自己的孝心,也结了草庐,穿了麻衣。但进了草庐,才知道外面简陋不堪,里面却铺着厚厚的毛皮,在这呼啸北风里,温暖如春。

    这位从弟媳变成大伯子的侧室的檀夫人,府中下人都知道她的手段,正经的节度使夫人还躺在偏院里养病呢。

    她一来,草庐外侍候的人恭敬相迎,她也畅通无阻的进了草庐。

    “夫君,那些素点心干硬又噎人,喝点参汤润润喉吧。”

    一抬头看清姚檀的装扮,诵经的‘大孝子’喉间滚动了几下,想起了那道让他失魂的倩影。

    姚檀眼中笑意加深,却装作对他这眼神毫不知情,端出参汤,噙住碗沿,先喝了一口,“不冷不烫,正合适。”

    “那让夫君尝尝。”调笑的放肆的压下姚檀的脸。

    里面的动静,让外面守着的人都看向了那密匝匝的白灯笼、白幡,这还是孝期呢。

    “夫君,这块白狐皮檀儿最喜欢了,你又弄脏了。”

    姚檀扭着腰不依,惹得她身上的男人一阵污言秽语,伴随着清脆的噼啪声,“一块皮子,再给你弄......”

    这个男人兴奋起来喜欢动手,姚檀已经习惯了,她继续扭着,“那不是块普通皮子,是北边狄人那边才好的,人家自己舍不得用,心疼夫君,给你铺了地毯......你偏偏要在这块皮子上......”

    “狄人的就狄人的,你让人从狄人那边去买,别说一块,一百块都行......别再说皮子了......快到了.......快夹紧......”

    姚檀的目的达到了,自然乖乖的依了。

    “......檀儿,好檀儿,只有在你身上......”后面的话男人咕哝着谁也听不清,但是,姚檀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有在她身上,他才能出来......

    姚檀嘤咛一声,恼羞了似的藏在他怀里,让他看不到自个的脸色。心中却在冷笑,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撒不手,又怎么会顶着强夺弟媳的恶名给了自己侧室的名分。

    “夫君,一会儿有人来了,让人看见......檀儿先走了......”姚檀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一副乖巧的样子,贴心又周到。

    姚檀穿好衣裳,拢了鬓发,一走出草庐,便对上了一道刻骨仇恨的眼神。

    来人赫然是她原来的夫君,现在的‘弟弟’,如此尴尬难言的关系,姚檀不仅不避,反而走了过来,隔着三五步,近得能看清彼此容貌,才弯腰施礼:“二爷,可是来寻夫君。”

    得不到来人回答,姚檀也不恼,对着负责通传的下人轻嗔,“二爷是夫君的嫡亲弟弟,怎么能拦住不让进呢,还不去通传。”

    她说话气息略有不稳,眼角脸颊红晕未消,鬓发散乱,刚刚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

    望着自己的眼神几乎喷出了火,对方越是恨怒,姚檀心里越是畅快,“不打扰二爷和夫君商谈正事,告辞。”

    身后着火似的眼神一直都在,直到她拐了道弯,才消失。姚檀回头,目光阴沉,前些日子,她险些死在了他手里。

    老头子死了,现在轮到他了。

    不过,她不会让他像老头子那么舒服,死的干净利落,她受过的要十倍百倍的还给他。

    姚檀心情愉悦的回了住处,写了个条子,“大人亲口应了我,把那些北狄的皮货商请到别院,要是有人阻拦,把这张条子给他,让他亲自找大人。”

    “是,檀夫人。”

    北狄强大时,蓟州也时时受到北狄的威胁,也就是这一两年贺铮寒以雷霆手段重创了北狄,蓟州才有了安稳日子。

    可对北狄的恐惧,也深深印在了蓟州人的骨子里。

    尤其是蓟州北部守军,严防北狄人进入蓟州,就是新老两位蓟州节度使,虽然贪婪胆小,但也没想过和北狄勾连。

    毕竟,这些异族野蛮人,一旦铁蹄踏入了中原,那就是狼入羊群,烧杀掠夺,无恶不作。

    但是,姚檀不在乎。

    ...............................................................................

    临都皇宫里,首辅率众臣,上表为宁国长公主请封——摄政宁国长公主。

    风雨欲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